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不浪了 > 277、废了
    一顿饭,有惊无险的吃完。

    苏建国手机揣在兜里,紧紧贴着肉,期间他再次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两下,却也不敢掏出来。

    虽然,刚才母老虎老婆放了自己一马……

    但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在高度警惕的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他甚至压根不敢多看手机一眼。

    心里如同百抓挠心。

    更有一种当小偷的感觉。

    但,只能硬挺着。

    准备等待一个合情合理合适的时机,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时,再暗中销毁“罪证。”

    “那啥,你们坐着吧,我去洗碗。”

    饭吃完了,苏建国当即主动捡盘子捡碗,自告奋勇收拾厨房。

    李玉玲看了他一眼。

    哪里会给他单独呆着的时间和空间?

    当即也站起身来。

    笑着帮忙一起收拾。

    苏建国:……

    于是两人就忙活起来,端着各种盘子碗筷,一起去了厨房。

    收拾的时候,趁苏建国不注意,李玉玲忽然一只手,轻轻探到他裤兜里,就把手机给摸了出来。

    苏建国:!!!

    感觉到手机被摸了。

    瞬间转身。

    差点魂飞魄散。

    但,手机此刻已经到了老婆手中。

    而她脸上带着笑,另外一只手,则是放在案板上的刀旁。

    “你这……这又是干啥呢?”

    苏建国无奈又着急的说道。

    心惊肉跳。

    这下是真的要死了。

    李玉玲输入四个数字的密码,这会儿已经解锁手机。

    先看刚才的通讯记录。

    一共三个未接来电。

    备注都是:沫沫。

    她脸色当即就阴沉下来了。

    这玩意儿……

    这名字……

    一看就是个女人的名字。

    而且不是那种上了岁数的,四十来岁的。

    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大概率都叫兰兰啊、芳芳啊、娟之类的……

    这個沫沫,一看就是二十来岁出头的小姑娘。

    “可以啊,苏建国,长本事了,还特么沫沫……”

    李玉玲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楚尧其实一直关注着两人的动静,竖着耳朵听厨房的对话,这时也不由走了过来。

    “什么陌陌?”

    “叔叔阿姨,这家公司,我也投资了的。”

    楚尧笑着说道。

    李玉玲看了他一眼,扬了扬手机,勉强挤出个笑容:“不是公司,是个人名。”

    “好啦,你带婕儿和小舞先去外面溜达一下。”

    她解释一句,然后支开楚尧。

    楚尧:……咳咳。

    看着两人。

    “别介,这厨房里,刀啥的,要不还是你俩出去聊?好不好?好好沟通一下。”

    楚尧也无奈。

    这种情况下,自己当小辈的,能说什么?

    况且,这也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苏婕的爸妈。

    现在都还没改口呢。

    即便改了口,中间,多少也差点意思。

    而且,老丈人真要做了什么,自己也不好给他洗地。

    站哪一边都不好说。

    李玉玲深吸口气。

    “行,那就我俩出去聊。”

    “苏建国,走!”

    她一把拉起苏建国的胳膊,就朝着门外走去。

    苏建国看着楚尧,满脸尴尬和窘迫,几番欲言又止,却也说不出口。

    两人就这样拉扯着出了大门。

    ……

    “怎么办?”

    苏舞此刻满脸担忧的问道,很紧张。

    她现在都感觉,这件事,多多少少,可能都和自己有点关系,要不是自己多嘴,姑父也不会被发现。

    楚尧嘴角微微抽搐:“没事儿,应该是小事,两人过了一辈子,还能离咋的?”

    苏婕:……

    一时也是不由长长叹了口气。

    愁人。

    这叫个什么事儿嘛?

    “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忽然说道,站起身来,也跟着朝门外走去。

    楚尧看了她一眼,略一思索,也是点头。

    “行,你的任务是灭火,别拱火啊。虎了吧唧的。”

    苏婕脸色无奈的点头。

    “我知道!”

    应了一声,她就着急忙慌的朝门外跑。

    看着苏婕出门,楚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烧水,泡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茶香氤氲中,楚尧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看向苏舞。

    “小舞,以前他俩吵过吗?”

    苏舞抿了抿嘴唇,眼神无辜:“那可太能吵了,整个小区都知道,我大姑脾气有多爆,那就是一煤气罐,说炸就炸。我姑父,一直都是妻管严。为这事儿,都没少被他那些朋友调侃。”

    楚尧:……

    点点头,没多说什么,默默喝着茶。

    苏舞看了他一会儿,这时脑海中也冒出一个问题,想了想,犹豫一下,还是大着胆子问道:“姐夫?”

    “嗯?”

    “你……你有没有在外面玩过?就是那种小三,情人之类的。”

    楚尧呵呵一笑,淡淡说道:“我肯定没有,我向来洁身自好。”

    苏舞:……撇嘴。

    这个梗,真的是过不去了。

    马潇潇没少拿这点吐槽她亲爹。

    她有点将信将疑的看着楚尧,幽幽道:“可是那句话怎么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

    楚尧白了她一眼。

    “我是例外。人群中独一无二的。我要是那种人,你……”

    楚尧的话戛然而止。

    苏舞微微愣了一下,脸色瞬间通红,感觉心跳飞快,脸上火辣辣的,下意识站起身来。

    “那个……我……我也出去看看。”

    怎么就……聊到这儿了?

    ……

    约莫半个小时后。

    苏婕和苏舞,李玉玲,三人回来了。

    李玉玲眼眶通红,似乎是强忍着眼泪,也可能是已经哭过了,头发也有些散乱。

    “怎么啦?什么情况?”

    “我叔呢?”

    楚尧赶紧问道。

    三人表情都很凝重,甚至可以说阴沉。

    苏婕深吸口气:“我爸……呵,给女主播打赏,就在斗鱼,还天天跟人聊天。人家那女孩,天天管他叫干爸,嘘寒问暖,比我还贴心,给他迷的五迷三道的……到现在,冲了有个五六万块钱。”

    “刚被问急眼了,打了我妈一巴掌。”

    “现在人跑了。”

    跑了?

    楚尧:……

    目瞪口呆。

    我草?

    这是啥操作?

    转念一想,倒也可以理解。

    社死了。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楚啊,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好了,这个事儿,到此为止吧。”

    “老东西,老实了一辈子,现在跟我玩这个,可真行啊……”

    “明儿我就去跟他离婚!”

    李玉玲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又是有水雾氤氲。

    苏婕和苏舞,也是满脸担忧,赶紧安慰她。

    楚尧:……

    “不至于不至于,那啥?就……就在网上聊吧?没见过面吧?”

    苏婕摇摇头:“没有。他还不至于。也没那个胆子。”

    楚尧微微舒了口气。

    “那就没什么事儿吧?以后不聊,不就行了吗?至于花可几万块钱,那不叫个事儿。”

    “是吧,阿姨?”

    “多少给我叔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楚尧说着……

    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儿。

    三个人,都是眼神略奇怪的,看着自己。

    楚尧:……

    得。

    引火烧身了。

    “好啦,楚,你也别给他说话了,我心里有数,你是个好孩子,和那个老逼登不一样。”

    “行了,这个事儿,让你看笑话了。”

    “伱别管了。”

    李玉玲长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拍了拍楚尧的手,然后就朝楼上走去。

    苏婕和苏舞扶着她。

    看着三人上楼的背影,楚尧一时间也有点无语,想了想,还是换鞋,出门。

    去找找苏建国。

    也不能不管人啊。

    快六十的老头了。

    刚出门,楚尧就看到苏建国蹲在院子外,大门口,闷闷抽着烟。

    烟头一明一暗,甚至发出滋滋的声音,可见他抽的用力之猛。

    “叔?”

    楚尧轻轻叫了一声。

    苏建国:……

    长长叹了口气,猛抽口烟。

    这次,是真完蛋了,废了,说啥都不好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