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辞凤阙 > 第375章:精神折磨
    七日!

    君辞抛给高车一记惊雷,炸得整个高车前来的部落酋长与王族脑袋嗡嗡嗡作响。

    能保全,谁愿意做亡国人?

    高车内部出现了两道声音:一道主降,历数君辞种种战绩,以及柔然被迫的事实,企图让这些人断掉异想天开的妄念,早些看清现实,不做无谓挣扎,他们能保存更多势力。

    日后和柔然共同在君辞手底下讨生活,也能和柔然势均力敌。

    另一道自然是主战。

    他们言之凿凿分析利弊,他们的实力,君辞的实力,短短七天时间,他们可以固守不攻,只要熬过七日君辞就必须放过他们,还得归还两翼部落。

    主和方不服力辩:“我们当真守城成功,北朝女王今日应诺放过我们,归还两翼。明日再攻,亦不算违约!”

    多苟延残喘几日有何意义?

    这些狂热的战斗野蛮人,看不清他们是北朝女王盯上的肥肉?

    北朝女王岂会轻易放过他们?

    事到如今,不若早些乖巧臣服,争取长远利益。

    主战方嗤之以鼻:“北朝女王当真如此,就是出尔反尔。如今南朝北朝大乱,她今日失信我们,他日再战其他城池,何人敢降服于她?早晚是死,不若挺直脊梁,死得轰轰烈烈!”

    他们承认君辞有能耐,但想要七天之内灭掉高车,他们不信!

    他们可不是柔然被君辞出其不意攻入,更没有北镇守将从中作梗,使得六镇为她冲锋陷阵,轻易攻破六镇,又拿下北镇!

    主战:“不战而屈,无颜对族人!”

    主和:“识时务,计长远,才对得起族人!”

    两方吵得不可开交,可汗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怒喝一声:“都闭嘴!”

    他目光冷热,扫了两方人,大步朝着君辞所在的帐篷走去:“北朝女王,我若坚守七日,你还我左右两翼,他日是否还会再攻我族?”

    君辞递到唇边的酒樽顿住,她笑意盈盈:“可汗似乎忘了,你若能撑过七日,我便接受你归顺,日后你年年向我朝贡,只要高车不违约,我自不会亏待属臣。”

    可汗松了一口气,他仍旧不信任君辞:“我要将此写入契书。”

    “可。”君辞无所谓。

    君辞表现得过于云淡风轻和成竹在胸,可汗凝视了她好一会儿,转头看着身后跟来的两对主战主和的下属,他长舒一口气,眉目坚定:“我在王帐,恭迎北朝女王!”

    这就是要主战了。

    君辞抬眉,高看高车可汗一眼:“好。”

    她带着人迅速离开和谈之地,就在王帐外的部落扎营,同时下令珲诃带兵回柔然,接下来她要用自己的镇北军。

    “王,您不信我?”珲诃对君辞的调令很震惊,也有些受伤,他不是个心思重之人,直言不讳问出口。

    “我若不信你,便不会让你带兵回柔然。”君辞笑着解释,“我手中镇北军尚且稚嫩,带他们历练历练。”

    珲诃心里仍旧很失落。

    “你可留下。”君辞略一思索,便明白珲诃心中所想,比起北朝,柔然对高车显然有心结。

    他们在一片土地上厮杀了许多年,如今柔然败在君辞手中,能够亲眼见证君辞同样拿下高车,且其中有他一份巨大的功劳,对于珲诃意义非凡。

    “诺!”珲诃果然眉目舒展,他立刻执行君辞的命令。

    将大部分柔然军调回柔然镇守,君辞撤离镇北军,就只能用柔然军镇守领地,同时威胁一些仍在伺机而动的柔然部落。

    “王,我们只有七日,大军变动足足需要四日……”下达完命令的珲诃想起耽误的时间,立时奔来禀报。

    “我若迟迟不攻,高车部落的人会如何?”君辞不介意点拨珲诃几句。

    珲诃霎时醍醐灌顶:“害怕、焦急。”

    高车王赌上王族灭族拉开这一场捍卫尊严之战,自此刻起必会全神戒备,如拉满弓的弦。

    君辞立时攻打,反而会让他们誓死一战,此刻是整个高车士气最为高涨之时,他们的王为了不让他们沦为奴,宁可拿王族一族的性命拼搏。

    多么鼓舞士气和人心?

    君辞偏偏不攻打,不是一日而是四日,足足四日会让他们这张弓拉得太久,轻易崩断。

    “王!”想明白的珲诃对君辞钦佩更深,高大魁梧的汉子满目振奋,一头乱糟糟的披肩发都透着敬仰。

    君辞哑然:“方才我提议七日,使得高车分为两派,你不妨这几日私下去接触接触有归服之心的人。”

    这些人明显唱衰,他们没有斗志,又想获得更多的利益,对这一战毫无信心。

    给他们立功机会,绝不会轻易放弃。

    如此一来,不就能策反高车可汗信赖之人?

    还能这样!

    珲诃眼睛亮得出奇。

    他们这些生在野蛮之地的人,更多的是靠武力,厮杀、搏斗。

    作战也有属于他们单刀直入的法子,也有阴谋诡计,但这样算计人心,委实给珲诃打开一道新世界大门!

    他响亮应声下去,斗志昂扬。

    望着珲诃远去的身影,君辞仰头灌了一口酒:“北方的儿郎,真好。”

    无论是柔然还是高车,都是蛮横坦率之人居多,他们只服从绝对的实力,也只习惯使用彪悍的武力,比起那些盘踞朝堂的政客,对付他们于君辞而言,无疑是极其轻松之事。

    高车可汗回去之后立刻调兵遣将,争分夺秒部署,就怕君辞忽然就带大军杀上门。

    如此心惊胆战将所有部署落实,君辞和她的大军都毫无踪迹,派在前方打探的斥候回来禀报,君辞毫无点兵打仗之意,使得觉得布置妥帖,刚松一口气的可汗心口一紧。

    他焦虑地来回踱步,召唤所有心腹商讨,君辞究竟会如何?

    甚至夜里都不敢安眠,就怕君辞深夜潜伏到王帐,手起刀落,割了他的人头。

    一日、两日、三日。

    高度紧绷了三日,整个高车上下都神色萎靡,精神高度紧绷到疑神疑鬼,听到类似号角的声音,都会下意识做出防御之态。

    君辞这边完成了两轮大军的替换,数万柔然军离去,两万镇北军悉数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