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 第九百五十章 不好消化
    常乐拉着姜常喜的手,晃了晃:“我也是惦记常喜的。时常惦记。也惦记圆圆同姜姜,怕我不在,她们太淘气了惹常喜生气。我回来了,以后他们两个我来管,不会让常喜为了他们淘气着恼的。”好吧,气氛烘托的,让姜常喜眼眶都红了,太煽情了,大利出嫁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个效果好。

    而且常乐一点都没觉得他抢了周大人的活。周大人若是在边上,也只有攥拳头的份,主要是明白自己的地位,这时候凑上去,也没人搭理他。

    然后边上两个小的,看到小舅舅同亲娘手拉手,还晃悠,圆圆同姜姜过来,拉着姜常喜的手,一阵摇晃。

    这是发现新玩法了,两个孩子注意力,立刻就换了。说真的,也就是姜常喜力气大,换一个人,得被两个娃娃给摇晃散架。

    常乐赶紧抱起来一个:“好了,好了,这个可不能总是玩,舅舅给你们带回来玩具了,去玩那个就好。”姐俩一人拉着一个娃娃,场面好看的让人嫉妒。

    常乐再次开口,有点不着边际,好在少了欲语还羞:“大贵同我们一同回来的。”常喜没在意,大贵能回来太好了,她也想大贵了:“可惜回来的稍晚了两天,不然定然能赶上大利成亲。”常乐还是知道大贵,大利她们几个的情谊的:“确实有点不巧,天气冷,先生有些风寒,不适合长途赶路。”姜常喜:“先生的身体重要,早知道就该让先生多修养些时日,不该在这样的天气让先生赶路。”跟着说道:“回头请大夫过来,为先生好好看看,可别落下了毛病。”常乐瞧着常喜的重点似乎没找到,再次剃了一句大贵:“有大贵一路照看,倒是没让先生受罪。”说完不开口了,等常喜慢慢消化。

    自家常喜聪慧,有些话,不用说的明白。两次提到大贵了,姜常喜还是了解常乐的,若是没有需要注意的,根本就不会提。

    大贵回去,是在忙保定府庄子上的事情,能同先生同常乐遇到,本身就值得深思。

    还就这么陪着先生同常乐去游学了,这可真是放得下,银子都不赚了。

    谣言也不在乎了。姜常喜不能同常乐说这些:“大贵向来仔细,有她在你们身边,自然是放心的。你们在庄子上碰到大贵的?”常乐:“保定府的时候遇到了,大贵就一直照顾着先生同我,一路上多亏有她。”姜常喜挑眉,自家常乐在说大贵的重要性,心下啧啧两声。

    然后这个话题就过去了,常乐带着外甥外甥女,把一路上买来的玩具都拿出来献宝。

    虽然有些东西到了圆圆同姜姜手里就坏了,可挡不住这三人自己高兴,愿意这么折腾。

    都是小舅舅对外甥外甥女的情谊同惦记。姜常喜在一边,都顾不上常乐了,琢磨的都是大贵那点事。

    有点刺手。如今先生对大贵这算是怎么一个章程,先生是收徒,还是收义女,或者收……。

    无论如何姜常喜还是明白,有些事情不能想的,根本就不可能。探花郎能娶大利,先生不会娶大贵,这点姜常喜看的通透。

    姜常喜心说,若是大贵愿意,她可以把大贵捧成任何人都高攀不起的女掌柜,或者女师傅。

    可同先生比肩,还是差了点。没办法,她肯定不会自贬,更不会看不起大利。

    仟千仦哾可是先生认可世俗的偏见。先生有自己的坚持,主要是大先生名满天下的地位,怪什么?

    怪大贵自己没眼光,还是怪大贵太有眼光?当然了也可能是姜常喜自己想多了。

    大贵或许都没有考虑这么多呢。大贵的事情不好说,事关先生,姜常喜不能开口问,只能等。

    等先生或许能给大贵个交代,或者等大贵愿意同她说说。常乐陪着两个孩子玩的时候,扫一眼姜常喜这边,就知道常喜走心了。

    大贵过来的时候,说的也都是保定府那边的账目,庄子,作坊,铺子,连一路上先生同常乐的吃喝住行都说了一遍,可其她的,关于她同先生的,一句话没说。

    姜常喜能如何,这不是大利,随便说什么都不走心的,越是不说,那越是心事重。

    姜常喜:“常乐同先生这里,多亏了有你。你在,他们师徒跑到哪我都不担心的。”大贵:“是我应该做的,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姜常喜心说,哪那么应该呀。

    再说了,如今大贵同大利他们一样,那都是自己有小丫头的女主子了。

    这话也没法点明白的。就这么含糊的,人家大贵走人了。姜常喜长叹口气,当真是明白,什么叫力不从心了。

    自己关在屋里多半日,对大贵就这么含糊的跟在先生身边这事,都有点想不开,替大贵委屈。

    内室,夫妻二人相对而坐,自家夫人眼神放空,视他如无物,周大人就不高兴了:“常喜,你说,常乐同圆圆姜姜相比,在你心里哪个更重要。”姜常喜终于把眼神对焦到周澜身上了,这都不拿自己说事了,竟然把常乐同圆圆、姜姜拿出来说话,这是要找事的节奏。

    姜常喜先检讨了一下自己,没有做出来什么让周大人严重心里不平衡的事情,然后才虚心求教:“请问,周大人,可是为妻做了什么让周大人不舒服的事情?”周大人郁郁不平,开口就八分幽怨:“为夫知道,常乐在夫人身边长大,少有离开夫人的时候,常乐回来夫人高兴,那是应该的,可也不至于为夫就在眼前,夫人眼里都看不到。”酸的,姜常喜想要吃饺子了:“误会,真是误会,刚才绝对没有想常乐。”周大人一点没开怀,竟然还有其他人让他夫人眼里没有他这个夫君,更幽怨了:“你还不如惦记常乐呢。”姜常喜那边就笑了,这男人怎么年龄长了之后,胸怀倒是小了,越来越放不开了。

    不过表达的可真是直白。周大人见夫人心情好了,蹭过去开口:“咳咳,问一句,你心里到底常乐重还是圆圆同姜姜重。”这话题,周大人还是很计较的,关键是他自己评判不出来。

    姜常喜:“这是没事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