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 > 三百三十四、能者居上
    听到传音,文采薇心中冷笑不已。

    兄父尚在人世时,还知道装模作样地做些表面功夫,可文孟月这位祖母,从没露过面。

    如今叛族,倒不忘自己这“唯一的血脉”。

    真是可笑至极!

    文采薇没有挣扎,只为免去不必要的皮肉之苦。

    落在文孟月眼中,却是懦弱胆怯,毫无阳刚血性,难成大器!

    这世所罕见的混沌灵根在她身上,简直暴殄天物。

    文孟月带着文采薇遁出百里,收了法术,落在一处密林之中。

    血遁之法,消耗极大。

    她从怀里取出一块传音玉符捏碎,又将文采薇随手一扔,便自顾自盘坐调息起来。

    文采薇额头撞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她闷哼一声,眼中直冒金星。

    文采薇扶着额头翻身坐起,收手一看,掌中竟有一抹殷红。

    灵力被禁,修复肉身的速度自然变慢了许多。

    若不是入道修至元婴期,以文孟月的力道,她刚才怕是已经脑壳开花了。

    上一次这么狼狈,还是为了拜入归一派而拼死一搏的时候。

    林中远远传来樵夫伐木声,似断似续。

    文采薇神色微动,刚想开口便觉喉间一紧,竟无法出声了。

    借着捂嘴的动作,血玉珠入口,泛出一丝海水的苦咸。

    文孟月本不想解释,但考虑到这丫头的价值,她还是压下心头的烦躁与厌恶,耐着性子传音:“你先别出声,只管听着就是。”

    她一边引气调息,一边分神传音说起了文氏的传承。

    “文氏向来是能者居上,强者生存。且不说族中子侄,只与你同辈的几个丫头,采芫、采蓝、采菱、采荷,修为皆远胜于你,怎会甘愿听你这区区元婴的差遣?”

    文孟月唇角微勾,多了几分意味深长:“你留在文氏,就是死路一条。由不得你不信,文氏八姝只剩我一个,便是铁证!”

    文采薇低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却斜斜向上,翻了个大白眼。

    好个颠倒黑白的老东西!

    那四位同族的姐姐与她虽是同辈,年岁却差了许多,其中采芫、采蓝,还是她幼时在文氏学塾的棋艺和书画师傅。

    当初自己拖着病弱的身子还能成功逃婚,也离不开她们的暗中帮助。

    文采薇摸了摸已经愈合的额头,暗想道,退一万步说,四位姐姐可没有把她脑袋开瓢!

    文孟月继续传音说道:“文宗易当初也是打败了半数家老,才坐稳家主之位。你呢?文宗易可不是什么好人,他顺你惯你宠你,就是在害你!你好好想想,若文氏上下当真认可你接任家主,还能任由我将你带出文氏?”

    文采薇闻言,抬起头来,睁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多新鲜呐!

    要不是文孟月无论如何都不肯退,伯父顾念母子之情,他何须与半数家老交手才获得家主之位?

    还有,兄长们是不想被伯父顺着惯着宠着吗?

    伯父的宠爱是她应得的,幼时鸡兔同笼、少时病榻理账换的。

    至于那些吃里扒外的老家伙,等她回去可以拿他们好好立个威。

    文孟月深深看了文采薇一眼,说道:“你放心,有祖母在,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文采薇微微一怔,慌乱起身,给文孟月行了个大礼,再抬头已泪盈于睫。

    伯父教诲,在文孟月面前,做戏要做全套,可不能学师父那样。

    见她感激涕零,满眼孺慕,文孟月心中生出一丝怀疑。

    不是说文采薇自幼灵慧么?

    怎么……

    倒是和文宗思有几分亲父女的样子。

    文宗易不肯多给她孙儿们半点好处,却对文采薇这不带把的侄女百般呵护……

    文孟月恍然,无非是那孽子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好博取自己的关注罢了。

    她打消了心头的疑虑,集中精力运行周天,恢复血遁大法所耗费的灵力。

    不多时,天边出现了一个黑点。

    由远及近,几乎只是一眨眼,一艘没有任何徽记的飞舟,便停在了两人头顶。

    飞舟上落下一老一少两人,一长脸一圆脸,五官无一处出彩,身上青色法衣式样更是寻常,叫人猜不透来处。

    两人对着文孟月齐齐拱手,道:“文夫人,尊上有请。”

    文孟月收了功,对两人颔首示意后,指了指文采薇,说道:“我给她下了禁制,她没法动用灵力,也不会乱说。那些规矩,能免则免吧!”

    年长些的那位苦着一张脸,摇头道:“尊上的规矩,我等做不得主。”

    文孟月面色一僵,怫然大怒:“我也做不得主?”

    年少些的那位笑眯眯地说道:“尊上爱重夫人,准许夫人做主,免去一人规矩。”

    ……

    文孟月顿了顿,瞄了文采薇一眼,“等见了他,看我不收拾你们!”

    说罢,便一甩袖子,径直上了飞舟。

    年长那位看向文采薇,上下扫了一眼,便扔出一物。

    文采薇还没反应过来,只听铃铛碎响,颈上便多了条细细的银链,紧接着腕上一凉,又多了两条银链。

    脚下地面一晃,她发现自己被装在了一个巨大的鸟笼里。

    年少那位一招手,鸟笼也随之腾空,上了飞舟。

    两人默契非凡,像是重复过千百遍。

    即使被文采薇狠狠瞪着,也是面色如常。

    飞舟穿梭在云层之上,文采薇发现这鸟笼能隔绝自己的神识,便干脆倚靠在笼子上闭目养神。

    文孟月隔着笼子安抚道:“那人的规矩便是如此,等到了地方,就给你解开所有禁制。”

    文采薇握紧拳头,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她心中早已恢复了平静。

    手里掌管着归一派和文氏,加起来好几千号人,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规矩只是有点怪,没什么大不了的。

    六师伯画的避火图,比这可离谱多了。

    若想脱身,咬碎口中血玉珠护符便是,鲛人王黑德自会以秘法现身。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飞舟速度极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伏牛山脚下。

    采薇险些被金漆所书的“听风阁”晃瞎了眼。

    文采薇:理账的成就感,谁懂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