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成为领主的我被迫种田 > 第383章成人礼
    百分之三十用于军队建设,包括购买武器,药草粮食、军饷等等。每月大约六千灵晶

    百分之十五用于妖灵花费支出,大约每月三千灵晶。

    百分之十用于教育,包括教师夫子的酬劳、优秀学子的奖励等等,每月两千灵晶。

    百分之十给县上的官员,包括军队里的小官吏,各个村的里长,目前,宿岭县的官员有近百人。

    宿岭的发展速度极快,今天四月春季选官考,县上的官员规模是要进一步扩大的,预计扩张到两百人规模。

    按照两百人一共两千灵晶的支出算,那么平均到每人头上有十块灵晶。

    不过官员的俸禄肯定会有参差,还需具体调整。

    另外,官员的俸禄一经确定,基本便是固定的,随着官员数目的变化,整个支出百分比也会发生变化。

    百分之五用于基础建设,比如修建城墙、道路、造船等等,每月一千灵晶

    百分之十五用于特殊研制支出,比如白厉飞木溪炼制法器丹药需要的材料,研究新法器新丹药的的花费,每月支出大概在三千灵晶。

    百分之一奖励给领地内的修士,大越是每月两百灵晶。

    修士的修炼需要耗费大量资源,比如,一个开脉境的修士真的修炼起来,一天至少可以吸纳一颗粹晶,一个月就是三十颗粹晶。

    姜苒想减轻修士的压力,激励更多的人成为修士,让宿岭快速成长起来,因此特地划出一部分资金。

    如今,包括洞天村的村民,刚进入修道的宿宏菜鸟学子们,县上修士人数一千两百三十六人。

    目前,县上一共有开脉境修士一千零五十二人,聚灵境修士九十三人,炼灵境修士八十一人,玄骨境九人,识海境境一人,每个境界的修士每人分别可以领取三十粹晶、一百粹晶、一灵晶、五灵晶与二十灵晶。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六,就作为领地的其他花费或者方仓剩余。

    吴云看着这份预算折子,心头在滴血,“县主,一个月真的要奖励修士那么多钱吗?”

    “也是笼络人才的一个手段吧。”姜苒笑着道,“修士的本领大,到哪个领地都会得到尊重,我这也是让他们看看,到底哪个领地会让他们待得更舒服。”

    况且,一个月两百灵晶并不多,传送阵一来一回就两百灵晶了。可对一些贫寒的底层修士来说,那几十粹晶好比雪中送碳般。

    等有一天,宿岭的名声打出去了,会不会有大量底层的修士因为这些奖励归顺于她宿岭呢?

    吴云只是想开源节流,但并不是守财奴,听姜苒这样说,也觉得有舍才有得,“县主说得有理。”

    姜苒道,“有些支出是必要,绝不能吝啬投入。另外,宿岭县级别不高,每天都在发生巨大变化,你要灵活变动,至少每半年重新制作一张预算表呈上来。”

    “是!”

    ……

    阳光和煦旦洁,温柔地洒在白雪之上。

    今日,是一月二十三号,姜苒的成年礼,十六岁生辰。

    姜苒虽然上位的时间不长,但一举让宿岭从周围最穷的镇子变成富饶有名的县城,让百姓有吃有住,便足以让宿岭县的百姓们感恩戴德。

    因此,民间问来了县主大人的生辰,并将这一天唤做千秋节。

    千秋节,意味万岁千秋,承载了百姓对姜苒的祝福。

    宿岭的官员收到百姓的请愿之后,便把千秋节这一称呼正式引入。说起来,除了代表新年度起始的春节,以及建立宿岭之日的城庆节之外,这是宿岭的第三个节日。

    礼部官员杨圭颖提出,在千秋节,宿岭的所有百姓都可以休沐回家,为领主祈福。

    宿岭县没有什么可以娱乐的活动,千秋节日的诞生也是百姓们对娱乐的一种向往和追求,在这一天,街道锣鼓喧天,比以往要来的喧嚷。

    百姓们会放下手中的忙碌,与朋友准备宴饮和节目表演,为领主献礼。

    晚膳时刻,大部分人家的饭桌上菜肴丰盛,众人桌子上大都会摆放五种物品。

    这五种物品并不是用于吃,而是摆放在桌子上用于祈祷祝福。

    这五种物品分别是:

    一碗清澈的灵泉水、一把麦种、一条海鱼或者一块贝壳、一杆笔、一把白花花的食盐。

    灵泉水意味着生命之水,代表了强壮安康,感激县主发现灵泉水并将这份福气赐予众人。

    麦种代表着田地丰收,感激县主教导他们正确的侍弄田地,祈祷来年能种出妖灵。

    海鱼和贝壳则代表了宝藏和财富。百姓们感激姜苒带领着他们探索海洋,他们认为姜苒领主是海神的化身,将会带给他们无尽的财富。

    一杆笔是祈求智慧,是学子们感激领主大人愿意免费为开学院,代表了对未来的憧憬和探索。

    食盐象徽着永恒的承诺,代表了纯洁。服下食盐之后身体的软弱无力就消散了,百姓认为是食盐驱散了身体中邪恶的东西。

    *

    群臣布置的宴会之上,姜苒一身华服坐于上位,一一地接受官员以及民间的代表献礼。

    说实话,姜苒已经见过不少市面,群臣献上的礼物对她来说算不上珍奇。

    但礼物,收的是心意,被人崇拜爱戴,让姜苒很舒服。

    不过,姜苒还真收到了几分让她觉得惊喜的礼物。

    想要送礼的人太多,姜苒无法一一觐见,都是百姓们在礼盒上贴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官员预先选出值得一看的献礼,然后再在宴会上为领主陈列。

    “县主大人,这是振源镇一位叫葛璃的手艺人献上的礼物,分别为香灰琉璃盏和四方玻璃杯。”

    杨圭颖呈出一个精美的木盒,底下有柔软的厚绸布垫着,盒子中央装着两个风格各异的被子。

    香灰琉璃盏呈烟灰色,底端一抹朱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边角口不规则,一份自由随性的感觉扑面而来。

    四方玻璃杯没有琉璃盏那么漂亮惊艳,就是正正方方的普通玻璃瓶。

    可姜苒的惊喜就是这方正的玻璃杯带来的,“玻璃杯,葛璃竟是已经把玻璃研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