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 第八十三章 丹劫
    唐缘的双眸睁开,黑瞳明亮,白轮清澈,隐隐见有一股莫名的韵味在其内流转,让人看了就为之入迷。

    实则是唐缘将《阴阳参同契》修持到了某种程度的表现。

    《阴阳参同契》乃是道门阐述阴阳之道的无上典籍之一。

    虽非灵宝大道尊亲著,却也是门下弟子所整备的他关于阴阳之道的理解。

    太上化道,原始阐道,灵宝截道。

    此是三清道尊对于大道的不同理念,所以太上一脉最讲究缘法,开悟。

    而原始一脉则偏向于苦学,感知。

    至于灵宝一脉就更长于截取,利用。

    三者并无高低之分,不过是对于大道的不同学习方式。

    截教所奉行的便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万事万物都有一线生机。

    若想窥得大道,就要从这一线中去寻。

    所以灵宝道的《阴阳参同契》中所载的阴阳之道,便可通过截用五行,生死,雷法,元磁这般阴阳变化,反去体悟阴阳之妙。

    若是论起修行之方便,要胜过太上,原始一脉颇多。

    “当年的截教号称万仙来朝,也未必没有其中道理。”唐缘在心中感叹道。

    若非阐教的气运之子们的修行进度太过逆天,以截教更为雄厚的实力,当年未必会败下阵来。

    唐缘之所以精心的选择了这门经典作为此世之基,便有这番原因。

    哪怕他前世贵为道君,但之于雷法五行阴阳的理解只能说是泛泛,今生能够如此快的修成了掌握五雷,五行大遁,颠倒阴阳这三道大神通。

    《阴阳参同契》对于大道深入浅出的讲述以及他前世的高屋建瓴,二者缺一不可。

    与樊湘的临阵突破不同,唐缘的积累底蕴早已达到了顶点,突破与否完全取决于他自己,而非天地。

    待到天际由明转暗,尽显变化的一瞬,唐缘知道此刻便是突破的最佳时机。

    是以他不再抑制自身,顿有一股玄妙感应涌上心头,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从他身上浮现。

    阴阳不二,以壹而待之。壹者太极是也,统领二物,相互作用,运化万千。

    天罡大神通中排在第二的颠倒阴阳,已是水到渠成!

    修成这道大神通之种后,唐缘却并未像之前一样,停下结丹的进程。

    ……

    “醒一醒,醒一醒。”

    一道熟悉的声音叫醒了唐缘,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丑脸。

    他略显发懵的揉了揉脑袋,“你是…李强!?”

    李强摸了摸他的额头,嘀咕道:“这也没烧的那么严重啊,怎么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呢?”

    “这是怎么回事?”唐缘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我怎么在这里”

    李强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真是写小说写糊涂了,不在这又能在哪里?之前熬夜更新,一个没挺住,直接倒在了桌子上,如果不是爸爸我及时带你去的校医室,你就交待在这里了。”

    说着,他挤眉弄眼道:“如此大恩大德,你说说怎么报答我,要不帮我要一下隔壁班花的电话号,如何?”

    李强那熟悉的欠揍语气,让唐缘也找回了几分大学时的感觉,笑骂道:“你先给为父打份饭来再说,我现在饿的很,连门都出不了,怎么帮你!”

    听到唐缘的承诺,李强兴奋的蹦起来一米多高,手舞足蹈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点上两个大鸭腿,好好犒劳一下我们缘哥!”

    唐缘正色道:“是缘父!”

    李强为了美女的电话,只能用最快的语气嘟囔了一句,“缘父。”

    同时在心中忙道:“老爸,我也不是随便认爹,这都是为了您老人家的儿媳妇,才受此屈辱,您一定得体谅我啊!”

    看着李强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出寝室门,唐缘才皱眉暗道:“难道那修真世界,真的只是我做的一个梦?”

    脑中关于地仙界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同时关于这一生的记忆却不断浮现,越加完整。

    唐缘,男,父母双全,有妹有房,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舞蹈教师。

    他自小便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父亲的智商,模样清秀帅气不说,成绩还一直很好,通过奥赛金牌保送进了国家排名第一的学府。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颇有名气的网络写手,平日里赚的稿费,便足够自己生活的很是宽裕。

    但也正是如此,他更新的欲望就没那么强烈,前两天被读者怼这私聊,才狠下心来,熬夜加更,却不想一下子晕了过去,低血糖外带低烧。

    若非是李强这个好儿子,他还真有几分危险。

    唐缘翻看了一下自己写的小说,心中笑道:“看来我真是写书写糊涂了,竟然做了那么清晰的一梦。”

    说着,他赶紧敲出了一个单章,宣布停更半個月,外出取材,找找灵感。

    吃过李强带回来的饭后,唐缘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天直接和导员请了个小长假,说想回家看看。

    当然李强也如愿的拿到了那个电话。

    坐在高铁上,唐缘按耐不住的感到了一丝紧张,哪怕父母的脸是那么清晰,仿佛昨日刚见过一般,他的心脏仍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唐缘长吸了一口气,敲响了熟悉的家门,静等的这一分钟,对他而言却那么漫长,无数思念杂绪翻涌而出。

    但这一切都在门后那个人的面前烟消云散,看见母亲那张已经被岁月写上了些许细纹的脸庞,唐缘什么都没说,只是狠狠的抱住了她。

    他这一抱不要紧,反倒把王将安吓了一跳,一边轻拍着唐缘,一边焦急道:“怎么了,儿子,在学校挨欺负了?”

    不觉间,已有两行清泪抚过了脸颊,“妈,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了。”

    老唐骑着单车回家之后,开锁入门,就看到了正在狂吃饺子的唐缘,眼神深处虽然露出一丝喜色,仍板着脸道:“你怎么回来了,学校放假了?”

    听到这话的王将安拎着锅铲,怒气冲冲的从厨房冲了出来,吼道:“我儿子想回家,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老唐嘟囔着嘴想要反驳些什么,看着柳眉倒竖的妻子,只得识时务者为俊杰,闭上了嘴。

    唐缘看着拌嘴的两人,嘴角上扬,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