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港综从追龙开始 > 第804章 认出来也不敢翻脸
    推开凑过来的李向东,大大端起可乐啜了一口。

    坐在两人对面的戚京生和郭学军见到,脸色有点难看,李向东冲二人打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忍下。

    吃饱走出麦当劳,大大带着三人走上马路。

    对着街上的车水马龙指指点点,大大的语速很快,表情很不耐,如果不是李向东压着,戚京生和郭学军早就揍他了。

    接着大大带三人来到寻呼机商店,为每人买了一只Call机,然后显摆Call机信号咻上月球卫星,再咻回来的‘砖家’理论。

    戚京生可是华清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实在受不了大大将三人当做土包子忽悠的态度。

    他忍不住用专业知识,怼了一下大大,终于让对方收敛了一些。

    几日后,大大安排长洲与三人见面。

    看到人高马大,相貌威武的李向东。

    长洲很满意,他带几人过去中国城潇洒了一晚,还约好明晚,在江南邨海鲜大排档,帮他同江家四兄弟讲数。

    一日无话,隔日夜晚,8点钟,大大开着一部套牌的计程车,载着李向东三人过来江南邨,长洲提前到场安排好酒席,热情在门口招呼几人进去。

    李向东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说自己转业去桂市警队的第一年,抓到一个名叫江勇的抢劫犯。

    对方号称有三兄弟,长洲约来的人也姓江,却是有四兄弟,让他内心有点不安。

    戚京生和郭学军认为,事情应该没有那么巧。

    当然,做好翻脸开打的准备,也是很有必要的。

    “来来来,大家随便坐,他们等下就来,对了,你们习惯喝什么茶?”长洲有求于人,很热情招呼三人。

    李向东淡定回道:“随便了……”

    话音未落,江家四兄弟就从门口走了过来,走在第二位置的人,正是当初他在桂市抓捕的江勇。

    “坏了,真是他们,走在第二位那人就是江勇。

    看来这家伙跑到港岛改名字,现在叫做江河了。”李向东扭过身,对着戚京生二人说道。

    戚京生低声问道:“东哥,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先下手为强?”

    “不要冲动,见招拆招,总之我们的身份不能暴露……

    等糊弄不过去,就做掉他们,然后找丁先生帮忙想办法……”李向东迅速吩咐几声,扭身端正坐好。

    长洲出门迎客,刚与江家四兄弟说了几句,突然撇下他们,快步走向饭店大门进来的一大波人。

    “太子哥,强哥,大傻哥,请请请,快快请进。

    细佬是和联图老四九长洲,难得今晚有缘分遇到几位大佬,务必给细佬一个面子,让我好好招呼各位。”长洲点头哈腰,给三人敬上香烟,然后叫来酒楼经理,让他开最好的包厢,上最贵的海鲜。

    江家四兄弟茶还没喝,就被长洲抛在一边,个个都被气得不轻。

    可他们也是认出来,现在进门这帮人,任何一个人的名头都比他们这边大得多。

    有洪兴新龙头太子、

    和连胜皇帝之称的苦力强、

    骆驼见了摇头,擒龙虎看了发愁的西贡大傻哥。

    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大傻狠狠扫了江家兄弟一眼,用手背拍了拍长洲胸膛:“给你面子?你特么算老几啊?我们缺你这一口吃的吗?”

    长洲示好不成,反被大傻抢白了一顿,可他一个屁都不敢放,反而讪讪陪着笑容,不断道歉。

    太子拍了拍大傻的肩膀:“傻哥,长洲仔有孝心,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啦,何况,他也是和字头的,强哥还在这里呢。”

    “喂,别看我,我没见过他啊。”苦力强上下打量了一下长洲:“和记每年举办尾牙,你是和联图的人,没道理我不认识你啊?”

    “强哥,我拜门的大佬是臭嘴兴。

    几年前,兴哥他被抓进去,社团挑选参加尾牙的人,自然没了我咯……”长洲表情很尴尬,可既然是苦力强问了,他唯有硬着头皮回答。

    苦力强听到臭嘴兴这个绰号,就知长洲在为自己的脸上贴金。

    事实是他大佬就算没有进去,也没资格带他去参加和记尾牙。

    在和连胜当了好多年的无冕之王,苦力强待人处事的能力,同十年前刚刚跟着丁云峰的时候,不知进步多少倍。

    “既然都是和记的,你就不用客套了。”看破不点破,苦力强搭着长洲的肩膀,对着江家兄弟说道:“你约了朋友?那去招呼他们吧,这边不用麻烦你了。”

    “那……强哥,下次有机会的话……”长洲被苦力强搭着肩膀,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别看他每年帮人销赃过手几千万的货,可事实上,除了要打点各路神仙的花费,以及还给货主的一份,落到他手上真没多少的。

    原因很简单,背后没靠山。

    如果他跟的人是苦力强,给江家兄弟十个胆子,对方敢在他出货之后临时提价?

    这个时候,苦力强的注意力,早就飘去包厢里面。

    他给了李向东一个安心的眼神,漫不经心回道:“下次有机会,一定让你请,行了,你去忙吧。

    太子、大傻,我看这里的包厢坐不下,干脆在大厅凑合摆几桌就行了。”

    “我无所谓。”太子对大傻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用力拍着桌子:“经理呢!特么死哪去了?没看到我们这边六十多个人在等位置坐啊!”

    ……

    看到大傻对着大排档的人发飙,一共开了六张台子,将长洲开的包厢围了起来。

    江家老大江海,对着几兄弟说道:“今晚在场的江湖猛人太多了,等下进去,看我眼色行事。”

    “知道了,大哥。”

    长洲与苦力强几人搭上话,回来江家兄弟的面前,他的底气瞬间足了好几倍。

    收起之前刻意讨好的笑容,长洲很淡定推开包厢门:“几位大哥,请吧。”

    几人进门,江河看到李向东,他内心一突,凑近江海耳边:“大哥,不对头!你看,对面那个大胡子,就是在老家桂市抓我的李向东。”

    “镇定点,外头都是洪兴、和连胜和东星的人,现在翻脸,万一将他们牵扯进来,我们四个人,一定要被斩成肉酱的。”江海眼神微凝,低声回道。

    江河用力点了一下头,愤然坐下,怒目看着李向东。

    李向东毫不畏惧同他对视,长洲不知道,现场的情况有多危急,他指着江家四兄弟说道:“这几位是海哥、河哥、民哥和川哥。

    几位大佬,这仨位是我的朋友,东哥、生哥和军哥。

    你们双方都是从老家过来港岛发财的,一定很有共同话题!

    对了,你们四位,饮咩茶啊?”

    江河举起杯子,用力敲在桌面:“下火茶啊!”

    “没问题。阿水!抓壶熟地过来。”长洲以为李向东镇住江家兄弟,他得意对着包厢外面喊道。

    江海左手按在桌面,右手探入怀里握住黑星:“东哥,你看上去很面熟,请问,你是哪里人?”

    “我是鲁省人,兄弟,大家长话短说。

    你我过来港岛不容易,俗话说,求财不要求气!

    长洲他跟我们说,你们有一批劳力士请他脱手。

    事前谈好35万,可等他把货出了,你们却要他拿45万出来,这不合规矩吧。”李向东同样一手按在桌面,一手在下边握住武器。

    长洲接上话头:“没错,哪有人这样做生意的……”

    “收声!现在是你在话事,还是这位老乡话事啊?”江海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吓得长洲马上闭嘴。

    看到对方没有揭穿自己,李向东心中大定,干脆将黑星拍在桌面:“江海,有事说事,用不着嚷这么大声!

    一句话,今晚你要么给我李向东一个面子,收35万了结这单生意,要么你们把家伙摆出来,看看我们谁命大,能够走出这个房间。”

    李向东一言落下,戚京生、郭学军一个在脚下掏出AK47,一个从风衣里面掏出雷明顿。

    江河三人不甘示弱,不过掏出来的武器,长度却是短了一点点,清一色的黑星手枪。

    3对4,李向东这边人数少了一个,火力猛出几个档次,江家四兄弟人数多了一个,火力却有亿点不足。

    长洲站在两波人的中间,足足被7条枪口对着,额头脖颈,不断流下汗水:“各位……各位大佬,大家冷静一点。

    没必要为了细佬那10万元,搞到火并这么严重啊。”

    “怎么说?想跟我们赌命,还是直接收钱?”李向东盯着江海喊道。

    江海右眼跳了跳,内心很想扣下扳机,怼冧李向东这个假冒大圈的桂市警员,可在行动上,他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低头。

    “行!今天就给东哥你一个面子!”缓缓放下枪口,江海对着长洲伸出右手:“钱呢?”

    “哦哦哦,在这里,我都带来了。”长洲喜出望外,抓起手提包,取出4叠钞票。

    江海让江河收起钞票,自己举着黑星,护住三个兄弟退往门口:“山水有相逢,东哥,我现在很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了。”

    李向东没有接话,而是举起枪,护在长洲的身边。

    因为,他发现鬼王站在太子身边,正在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江家兄弟退出包厢,马上收好武器,他们低头穿过太子他们那几桌,大步走出大排档。

    走出江南邨,江河忍不住骂道:“今晚要不是刚好遇到太子他们,我绝对一枪打死那个死条子!”

    “少废话,快走,老家派这些人假冒我们大圈,肯定不安好心,我们必须快点回去告诉豺狼他们。”江海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车门。

    江河骂骂咧咧钻进副驾座,还没坐稳,后座突然冒出两个人影,唰的一声就给他和大哥江海抹了喉咙。

    于此同时,正要开门上来的江民和江川,胸口突然冒出几朵血花,身体犹如电击颤抖两下,斜斜倒在地上。

    一部金杯面包车开了过来,司机是面无表情的飞机,他扭头盯着对面马路,那有一部套牌的计程车,大大同样坐在驾驶座上面,他嘴叼香烟,摇头晃脑翻着一本咸湿杂志。

    天养义和天养志从江海车子的后座推门下来,手脚麻利,不到15秒就将江家四人的尸体丢上面包车。

    天养义开走江海的车子,天养志穿着提前换好的江南邨服务员制服,取来拖把,用力洗去地面残留的血迹。

    前后不到30秒,江家兄弟领好饭盒杀青,这个时候,李向东三人护着长洲刚好出来,

    长洲惊魂未定,唠叨数落三人太过冒险。

    早知会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他还不如认栽,多给江家兄弟10万元呢。

    李向东看了一眼天养志,没有说话,拉着长洲走向负责接应的大大。

    大大见到四人表情严肃走过来,赶紧丢掉咸书:“什么情况?”

    “唉,别提了,今晚我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开车开车,回去再说。”长洲被戚京生二人夹入车后座,对着大大抱怨道。

    大大不敢多话,点火挂档踩油门,计程车串了出去。

    李向东兜里的Call机震了一下,他偷偷摸出来看了一眼,上面有一行简单的留言:摆平那四个了——阿鬼。

    嘴角微勾,李向东放心闭上双眼假寐休息。

    隔日早晨,丁云峰在占米的口中,得知江家兄弟,已被大家送去下面卖咸鸭蛋的消息。

    “峰哥,通过长洲这条线,以及韩坤的配合,太子他们摸到江家四人的底。

    那个老二曾名江勇,在桂市抢劫被捕,前几年从赤坭劳改场越狱跑来港岛,改名为江河。

    根据韩坤提供的消息,当初抓捕江勇的人,姓李。

    我们当时就有怀疑,这个警官,可能就是李向东。

    所以,我们决定趁着长洲安排他们双方见面的机会,判断江河是不是被李向东抓捕过的江勇,如果是,就启动备选计划做掉他们四个,保护李向东三人的身份。”占米将事情经过,详细对丁云峰汇报。

    丁云峰满意点了点头:“这样处理很妥当,不过,江家兄弟死了,如何抓住躲在他们后面的豺狼,你们可有计划?”

    “有,韩坤告诉我们,甫光认识豺狼,他愿意提供线索,换取在坐监期间,生活待遇的提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