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之都市枭雄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上门寻仇
    胡顺本以为自己是个硬汉,和平常人相比,他的确是,但和久经沙场的兵王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英雄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宁死不屈不难,但是死前的酷刑和恐惧就很少有人熬的过去了。

    被弄的浑身是血的胡顺终于可以挨着树桩坐到地上,一只手已经废了。

    姜夏塞了一支烟到他嘴里,他抽了两口苦笑道:“姜夏,你狗*的就是个疯子。”

    “疯子?你看到的不过十之一二罢了。既然你开口了,不如就说清楚一点,我可以让你少受点罪。”

    “其实很简单。当年华世安风头太盛,那股锐气让江城商界元老的欧阳家感到威胁,偏偏他又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对欧阳剑的一些暗示丝毫不理,这才动了杀心。当时欧阳剑找到我,让我找个人解决了华世安,这样才能保他欧阳家在江城的地位不受威胁,最后我找到了丁元山,因为这是个大事,找惯犯容易出事。丁元山一辈子也就做了那一单要人命的,后来即便收手了,白头鹰还是给他一些钱,就是要留着他威胁欧阳剑。”

    “丁元山虽然杀了人,但还有几分情意,也敢担当,和他比你就是个渣,你还做了什么坏事,干脆一起交代了吧!”

    胡顺笑了一声道:“姜夏,这你就过分了,你不是警察,还是就事论事的好。我不知道你为啥要帮那个华世安报仇翻案,你是看上华家那个小妞?长得是不错,你这个年纪动心也难怪,不过这代价大了点吧,不是个好买卖!”

    郭奉之骂了句:“狗改不了吃屎”,一脚踩在他那只刚刚被匕首刺穿的手掌上,踩出几声狗哭狼嚎。

    姜夏鄙视的哼了一声,下意识的转头去看谷雪,却不想看了个空。

    “奉之,谷雪哪去了?”

    郭奉之也回头看去,“不知道啊,刚才还在这里呢!”

    姜夏想了一下,大喊一声:“不好,他八成是去找欧阳剑了!”

    郭奉之抬起了脚,担心道:“她一个姑娘家,到欧阳家不是自投罗网?”

    “那不至于,你还不知道,她其实一直跟着谷伯练武的,身上有些功夫。奉之,带上这家伙,我们现在去追!”

    姜夏猜的没错,当谷雪听到欧阳剑这个名字从胡顺口中说出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这里直奔欧阳家大宅。

    杀害他父亲的有三个凶手,一个丁元山已经跳崖,一个胡顺也已经落网,还有一个最可恨的就是这个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欧阳剑。

    每一个江城人平日里都能隔三差五的在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关于欧阳剑的新闻,各种露头露脸的场合经常有他的参与,谷雪对他的印象就是那个永远不会摘下来的大墨镜和那些考究的衣装。

    谷雪到了欧阳家大宅的时候七点还不到,保姆已经起来准备早饭。听到有人敲门,一个保镖觉得诧异,透过眺望口向外看去,竟然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

    他刚刚将大门打开一条缝,就被谷雪一脚踹开。

    “喂,姑娘,你要干嘛?”那保镖喊着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只手就抓在了她的肩膀上。

    谷雪就势将他背摔过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竟然是个高手。

    保镖一看情形不对,爬起来急忙去房间里去叫另外两名同事。

    “欧阳剑!滚出来!”谷雪站在院子里怒喊。

    喊声惊醒了张合玉,披件衣服站到窗前看着院子里的姑娘。

    “欧阳剑,我跟你说过,你在外面随便怎么搞,起码不能影响到家里,这是我的底线……”,显然,她下意识的以为这个姑娘是欧阳剑在外面欠下的情债。

    欧阳剑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朝下看去,“这谁啊,我不认识!”

    张合玉抱着双臂生闷气,欧阳剑戴上墨镜,然后简单的穿上衣服跑下楼。

    “董事长……是她一脚踹开的门,我没有拦住!”此时三个保镖已经拦在了谷雪前面。

    欧阳剑朝他们摆摆手,转而向谷雪问道:“你谁啊?大早上闯到我家里来?”

    谷雪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是华世安的女儿!”

    欧阳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你……”

    谷雪向前一步,“欧阳剑,十五年前,你买凶杀了我的父亲,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胡说!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是我做的?我欧阳家好赖都是江城第一大家族,岂是你一个丫头随意污蔑的?”不愧是在商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很快就恢复了情绪。

    “那你看,这个人能证明吗?”说话的是姜夏,一进门就把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的胡顺扔到地上。

    “你……你要干嘛?我不认识这个人!”

    姜夏淡定道:“欧阳剑,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再狡辩还有意思吗?”

    主楼客厅里,张合玉感到一阵眩晕,问身旁的女儿道:“菲菲啊,难道你爸他真的……”

    “妈……是的,我早就知道,那真是我爸做的。”

    张合玉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被欧阳菲菲和苗凤一起扶到沙发坐下。

    “散了……这个家不就散了吗?苏文进了医院,现在你爸又这样……菲菲,你得想办法救救你爸啊!”

    欧阳菲菲皱眉不语。

    门外,欧阳剑脸色铁青,他知道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被警方抓去,弄不好就要当场丧命于此。这姜夏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还有眼前华世安的女儿,仇恨恐怕早就让她丧失了理智。

    谷雪手中的飞镖好像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正准备出手的时候,欧阳菲菲突然走出来道:“哎呦,我说姜大董事长,这是干嘛?机械厂刚刚搞定,今天你就弄这么大阵仗,这是要砸场子吗?”

    姜夏略显尴尬,走到她身边道:“菲菲对不起,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些内幕,谷雪报仇心切,所以就……”

    不料欧阳菲菲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满脸的委屈表情极其生动感人,“好歹我们也是合作伙伴,为了你的机械厂,我把整个董事会都得罪了!你就这么欺负人?姜夏你说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姜夏给整懵圈了,下意识的朝谷雪看过去。

    谷雪看自己的眼神里已是愤怒不已,她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一节,她一直以为的姜夏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万万没有想到他跟欧阳家族还有这种牵连,这让她忽然感觉到无助和心寒。

    对于谷雪来说,这么多年活着的意义,就是报仇,现在仇人就在眼前,她可以一切都不顾!

    于是一只手一抖,飞镖直接朝欧阳剑飞去。

    在场的也许只有姜夏和郭奉之能看出其中的眉目,说时迟那时快,姜夏飞跃而起将欧阳剑推倒在地。

    那飞镖贴着姜夏的耳边飞过,哐啷一声打在石头制作的墙壁上掉落在地。

    谷雪恨意更甚,抽出一把匕首朝欧阳剑刺过去。

    姜夏无奈,只好扑过去将她抱住,“谷雪,不要冲动,你现在杀了他,你这辈子也算是完了!”

    “我这辈子早就完了,在我爸妈去世的时候我这辈子就已经完了,我活着就是为了今天的复仇!”

    “谷雪,你想想谷伯,想想小翠,想想你死去的爸妈,他们想看到你的余生都在监狱中度过吗?”

    谷雪还在姜夏怀里挣扎,欧阳剑从地上爬起来,对三个保镖喊道:“你们三个还不快去开车送我离开这里,养你们干什么吃的?”

    三人终于反应过来,其中一人赶紧去开车,另外两人拉他起来。

    郭奉之看不下去了,飞身而起,拳脚凌厉,几招就把那三个保镖直接放倒,轻声道:“刚才路上我们已经报警了,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院子!”

    谷雪还在挣扎,突然在姜夏身上掐了一下才挣脱,然后指着欧阳菲菲质问道:“你不愿意我杀了欧阳剑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吗?”

    “不是。谷雪,这是夏国,你在这个院子里杀了人,你的一辈子也就都赔进去了,你才二十多岁,我不能看着你这样!”

    这时门卫警笛声大起,一对警察冲进来,“所有人呆在原地不要动,全都带回警局调查!”

    谷雪又在姜夏身上掐了一下,“我的仇报不了了,姜夏,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