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我家仙子多有病 > 第401章 先干
    自入秘界以来,眼睁睁的看着月诡从一个两个,组成十个二十个的小队,然后又百个千个的大队,所有修士都知道,再单独行动的话,那就是找死。

    当然,当月诡的队伍越来越大后,哪怕刀大胆毛巧琳等,也开始谨慎起来。

    “一通前辈,再往前就到天星火山了。”

    “唔~”

    一通很满意这小丫头的一路护送,“一起进去吧,老衲帮你找无伤道友多拿点补给。”

    毛巧琳:“……”

    根本拒绝不了好吧!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

    毛巧琳喜的嘴角梨涡都露了出来。

    “哈哈哈,也许不用老衲出口,你师父也知道这里,她要是早到的话,应该已经在无伤道友那,帮你预定过了。”

    是吗?

    毛巧琳觉得不太可能。

    师父生平最佩服的就是肖盟主,可不会因为她是她徒弟,给半点后门。

    “前辈,您也知道我师父脾气的。”

    毛巧琳卖惨,“就算在无伤前辈那里有预定的加料天雷子,肯定也不是给我的。”

    师父觉得她有十面埋伏,足够自保了。

    “您刚刚的话,可不能不算数。”

    “……哈哈哈!行,你的加料天雷子,老衲帮你要。”

    小娃们看样子是挺惨的。

    一通知道他的两个徒孙,看到他就想叹气,就想装着不认识。

    因为他老是给他们算死卦。

    唉~

    他也不想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谁能舒服?

    为防再落一个伤心的结局,玄珠和玄中这两个佛子佛女,他压根就没有亲近过。

    难得的,两个孩子自己遇到了贵人,避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死劫。

    这一次……

    “不过,老衲也有事想要请你帮个忙。”

    “您说。”

    “要是看到我家玄珠玄中……”

    说到这里,老和尚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耳朵动了动,“有月诡,不多。”

    那还等什么?

    天星火山这边的月诡,必须清了。

    两个人很快进入战斗模式。

    巡逻到这一段的月诡小队只有十个人,它们暂时还不知道,在天星火山的另一边,它们的魔王大人等到了自进秘界以来,最最高光的时刻,很快就又要财大气粗起来。

    “其实守在这里有什么用?”

    “巡逻更没用。”

    十个人都蔫哒哒的。

    可是魔王大人的命令,谁敢不听?

    “再坚持坚持吧!”

    小队长也没辙,“焕光大人不是替魔王大人去寻找我们的队伍了吗?这么长时间了,或许它带的人正在来的路上呢。”

    “……”

    “……”

    没人说话了。

    焕光都那个样子了,带的护卫又不多,也许在路上就遇到厉害的修士,被人家当精纯灵气团给灭了呢。

    而且看魔王大人的样子,它后来对焕光大人可是非常不耐烦的。

    “好在我们现在不需要攻阵了,阵里的修士也没有打出来的意思。”

    大家就这么保持暂时的和平吧!

    “情况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能被选为小队长的脑子正常都更足些,“就算有修士到天星火山,也不会来多少。倒是我们有魔王大人在,只要过来的队伍,就都会并入大人处。”

    人手一足,平衡打破,那也是它们占据有利的一方。

    “我们……”

    它突然感觉不对,可是已经迟了,额前颈间突然冒出来的无数小刀,在它们就要惊叫前,呼啸如狂风掠过。

    卟卟卟~~~~

    在一通大师帮忙下,隐匿一旁的刀大胆重点招呼了月诡们的脑袋。

    一柄又一柄的飞刀冲过,十个月诡的身影在虚与实间晃了晃后,很快就爆成了精纯灵气团。

    此时,一通大师的结界已经掩住了这边的动静,“快收!”

    十人的巡查小队,人数不多,说明这边的月诡队伍并不是很大,那就要趁它们还没反应过来前,和刀大胆一起,一点点的蚕食过去。

    一路行来,一老一少已经合作默契。

    只看一通大师的样子,毛巧琳都知道,她的大活又来了。

    用联盟特制的乾坤葫芦收取精纯灵气团后,毛巧琳朝原地连手几抓,“前辈,一人一半儿。”

    晶核和储物戒指,他们都是一人一半儿,“下一波精纯灵气团您收。”

    “那还愣着干什么?走!”

    说话间,一通大师已经走在了前面,他是顺着月诡们来的方向走的,“多干点活,回头到了天星火山,老衲亲自给你请功。”

    虽然他并不是灵界联盟的长老,可是,因为值守截魔台多年,在联盟处的权限,也仅次于九大常务长老了。

    两人未进天星火山,直接就在外围开干了。

    近千里外,苏源也正带着他的爹娘和娄正明、席东平等一百一十九人往这边来。

    没想到啊!

    因为九方机枢阵椅,因为席东平父亲席老前辈的影响力,所有与他们碰面的修士,基本都归附了过来。

    几个月下来,苏源借着九方机枢阵椅对月诡的行动,每次都能分到两成战利品,可以说是大赚特赚了。不过,得到的越多,责任也就越大。

    百人队伍看着也挺多的,但是对比月诡的千人队伍,真是少得可怜。

    当然,这也不是最主要的,最最主要的是,九方机枢阵它就不是以人数为取胜的大阵。

    跟着的人多了,不仅战利品就分薄了,目标也大,想要跟月诡玩阴的,就更不容易了。

    没办法,苏源只能带着大家往天星火山这里来。

    这里就需要人多。

    毕竟还要开矿。

    人多了,大家轮换着一边开矿,一边修炼,正正好啊!

    “也不知道无伤前辈,这一会在不在天星火山。”

    苏光重有些想叹气。

    秘界的残酷他早就领教,那天若不是儿子到的及时,他早就成了月诡口中的人丹。

    无伤前辈……

    “肯定在的。”

    方灵君白了自家夫君一眼,“那位前辈涉猎甚广,听我师父说在天演数上也很有造诣。”

    苏光重:“……”

    他想反驳的。

    无伤前辈在天演数上就是半吊子。

    顾文成假死,老头子不知道,成姝小时被人欺负,他也不知道。

    罢了罢了,只希望他在自己安危上,能算得准些。

    “你现在不应该想无伤前辈在不在天星火山。”

    方灵君叹了一口气,“还是想想我们自己吧,我们是跟着大家一起,就待天星火山,还是跟着儿子。他的阵椅虽然厉害,可秘界的百丈神识禁制太麻烦了,区区百丈根本不能铺开大阵,遇到小股的月诡还好,遇大到大股的……,反而有可能是他陷进危险。”

    这段时间,大空仗着人多,都是人为的帮忙把阵旗插得更远。

    “那你跟着儿子一起,还是待天星火山呢?”

    苏光重反问。

    在这件事上,他做不了主。

    儿子厉害了,儿子那里,他做不了主。

    夫人……

    一直都是他听她的话。

    “我想跟着苏源。”

    方灵君道:“不仅你我要跟着苏源,秘界这里,所有我们神意门的人,最好都集中到了儿子处。”

    啥?

    苏光重听不懂了。

    他家儿子就是嫌人多,才不惜万里奔走,要把大家送到天星火山来的。

    “月诡的队伍太大了,”方灵君道:“百年的时间太长,别的人我也不放心,倒是我们自己人,是绝对不会拖后腿的。”

    神意门擅长配合。

    飞旗可分可合。

    “我的意思是,以儿子的九方机枢阵为阵基,联合我们神意门的人,不再躲躲藏藏,一路杀出去。

    遇到像那天那样,一时啃不动的月诡大队,九方机枢阵就可以是最安全的堡垒,不仅能箍住一定数量的月诡,拼杀在外的神意门弟子,还能随时可以退入阵中,给予阵外月诡最强反击。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害怕月诡的大队了。”

    方灵君对上次没吃着的月诡大队,耿耿于怀。

    “……可是大家分散在各方。”

    苏光重被自家夫人说动了,忍不住的心痛,“想找……太难了。”

    秘界的伤亡挺大的,同门中的一些人可能这辈子都见不着了。

    “确实很难。”

    方灵君叹了一口气,“所以,我还有第二个方案。”

    “你说。”

    “七星宗的修士也擅长配合,他们的七星阵与我们的飞旗有异曲同工之妙,另外,像成姝、郭鳞他们善十面埋伏的,也都可以合作在一起。”

    方灵君道:“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情况,他们分散开来,只能对小队月诡出手,对付大队的都有一定危险。与其如此,不如合作起来,就在秘界做一把尖刀,一路横扫。”

    这?

    夫人的设想很好,可是……

    “儿子在成姝他们那里,并不占多少优势吧?”

    苏光重想了想,“他只有一个九方机枢阵椅,我记得成姝也有一个九方机枢阵呢。”

    阵椅只在一个快捷。

    但秘界百丈的神识禁制,这份快捷并不占多少。

    对善于布阵的成姝、郭鳞四人而言,可能就是拿着阵旗,一把甩出的时间。

    “我也没说,非要儿子占主导。”

    方灵君好像并不明白他的纠结,“当然是他们谁更厉害,谁来主持后方。”

    很可能她儿子更喜欢拼杀在前呢。

    “你就直接说,我这主意行不行吧?”

    “行!肯定行!”

    苏光重忙大力点头。

    “那就行了,你去跟儿子谈吧!”

    方灵君摆手,“告诉他,他老娘我这个好主意就白送给他了。”

    苏光重忍不住笑着滚蛋。

    ……

    天星火山,借着镜光阵,看到新来的大队月诡,徐大方的面容异常凝重。

    肖盟主之前的遭遇,乔雁已经跟他说了。

    幻阵也加紧的布了出去。

    但是,月诡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徐大方长长的呼气吐气。

    他并没有惊动肖盟主,也没有惊动无伤。

    只悄悄的喊了乔雁。

    “我们得想一下退路。”

    蚁多咬死象,更何况他们还不是象。

    师祖的加料天雷子是很多,可是,月诡若分散攻阵,再像肖盟主说的那样,搞个十几、二十个人假扮成百能的样子,就算他们能杀一定量的月诡,九方机枢阵肯定也会被它们一点点的蚕食。

    后果可以预料。

    “就算我们两个无所谓,肖盟主和师祖的安全我们总要保证。”

    这?

    乔雁看着镜光阵中,一队队分散围来的月诡,眼中杀意大盛。

    “大家都知道天星火山对我们的重要性,该来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后路这个东西一旦布了,就没有一往无前的心了。

    乔雁朝自家师兄一笑,“我去给他们指指路。”

    “……”

    徐大方震惊,“你现在就要出手?”

    “趁着它们的人还很集中,炸起来才更有看头。”

    师祖新制的加料天雷子都在她这里。

    乔雁翻手,摸出六个装满加料天雷子的玉盒,去除其中两盒的盒盖,“这四盒先放你这,我拿它们先给肖盟主报个小仇。”

    说话间,借着阵牌,她已经一闪到了边界处。

    徐大方紧紧盯着。

    他都不敢让自己的心跳异常。

    因为一个不好,就会影响他的发挥。

    他要随时做好乔雁退回的准备。

    嘭~

    嘭嘭~~

    三声炸响,让有经验的月诡们迅速分散开来。

    当然也惊动了正在慰问百能的独方魔王。

    “损坏的飞旗,百能,你得尽快想办法修复。”

    独方感觉大地的震动,眉头忍不住拧拧,“所有需要的材料,你列个清单出来,我们先凑一凑,看能不能凑齐。”

    未来的日子太长了,这破阵的宝贝,它得学过来。

    “不死,你……”

    独方正要给不死再分派点任务,又是几声炸响,离它们这里更近了些。

    “这些修士真是好大的胆子。”

    同是恶人的大鹏一下子站了起来,“大人,属下去……”

    嘭嘭嘭~~~~~

    更大的炸响,把它的声音掩盖了下去。

    一瞬间,天地灵气都充足的不像样。

    都不知道有多少族人,死在这场大爆炸中。

    “大人,快退……”

    外面传来护卫的声音。

    可是,他们还没做出反应,又是一连串的炸响,嘭嘭嘭~~~~~

    这一次,似乎就炸在了不远的地方。

    哪怕百能都急切的往外跑了。

    外面,乔雁以加料天雷子开道,正快速的往它们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