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神秘复苏之诡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遗像上的媒介
    陆安目光看去。发现遗像没有任何异常,不过看这个男人惊恐的模样,不会是说谎,陆安来到了摆放遗像的位置,带着人皮手套的右手拿起了遗像

    遗像看上去非常的正常,陆安没有感受到一丝灵异力量的残留,不过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遗像流血,是一种警示吗?

    “陆安,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闯进来。”华哥远远的喊道

    陆安脸色一变,吩咐一声让中年男人看好长生烛,随后就离开了灵堂。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比上一次更加的用力,也更加的急促

    陆安看着打开的宅院大门传出敲门的声音,有一直看不见的鬼正在敲门,虽然不知道鬼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必须要阻止他继续敲门

    “要关上大门吗?”华哥道

    “不用,鬼在敲门,却没有直接入侵进来,说明门的开关并不是关键,而是宅院里的灵异力量阻拦了外面鬼的入侵。”陆安道

    此时众人也都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听着门外的敲门声,有不少人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这里只需要几个人看着就行,剩下的人去灵堂守着,灵堂才是重中之重。”陆安命令道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陆安直接张开了自身三种状态的叠加鬼域,他要看看此时宅院外究竟有几只鬼,是不是跟陆安他之前的某种猜测契合了

    四周的光线又阴暗了几分,让这里仿佛是伸手不见五指,当即王胜利华哥掏出了手电筒照亮,但是手电筒的光亮可见度很低

    陆安看到了外面密密麻麻的鬼影,远处有一些特殊的鬼像是在伺机而动,而敲门的鬼正是这密密麻麻鬼影中的其中一个

    “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恶战了,不能让外面的鬼进入灵堂,或者是进入宅院内,鬼的数量有些多。”陆安道

    “彭芳,王胜利,你们两个也去灵堂,鬼的目标应该就是灵堂,不能让鬼进入灵堂,这次入侵的鬼恐怖层次很高。”陆安道

    “好。”

    “好。”

    两人快步返回了灵堂,此时站在陆安身后的只剩下了华哥和耿天成,耿天成脖子上的红色痕迹已经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耿天成道

    “我们的报丧起到了作用,这些村民或者这些鬼收到了消息,他们今天晚上就要进入灵堂,但是这是不合规矩的。”

    “所以为了规矩不被破坏,我们必须将他们拦住,也不用太长的时间,等到天亮,大概五点的时候就可以了。”陆安道

    “现在看样子顶多凌晨一点,可是要坚持到五点,我们要和鬼对抗将近四个多小时,这怎么可能?我们会厉鬼复苏的。”华哥道

    “不用主动对付外面的鬼,宅院内似乎有某种灵异力量阻拦了鬼的入侵,但是这种力量在面对一些特殊的鬼事,应该是不生效的,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动手了。”陆安道

    “明白。”华哥道

    “明白。”耿天成道

    另一边灵堂内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刘金道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观察动静,不要让鬼靠近灵堂,另外长生烛绝对不能熄灭。”彭芳道

    “要不我去帮陆安吧。”杨立道

    “好啊你去吧!那里是最危险的地方,不然陆安也不会选择在院子里,让我们这些实力弱的一点的看灵堂。”彭芳道

    “那我还是看灵堂吧,大家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杨立讪讪道

    “你们快看,遗像上的老人眨眼睛了。”刘金道

    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遗像,这时那个之前醉酒的男人接茬道“这个遗像肯定有问题,之前我都看到遗像流血了,不过陆安并没有在遗像上察觉到有灵异的力量。”

    “咯吱~咯吱”

    众人听到了一阵骨骼摩擦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大家小心。”彭芳道

    然后众人就看到从遗像上走出了一道鬼影,然后王胜利和崔子胜当即动用了各自的灵异力量直接抹除了鬼影

    彭芳微微皱眉,然后开口道“虽然遗像里走出来的鬼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我们不能这么消耗,根据我的推测,我们可能要坚持到天明,差不多是凌晨五点。”

    “也就是说我们要注意看四个多小时的鬼,这怎么可能?我们都会厉鬼复苏的。”崔子胜道

    “轮流着来,灵异力量都用到极限的休息,剩下的驭鬼者跟上,我们现在的处境是这样,那么在外面的陆安几人呢?”彭芳道

    “我们这些信使也能帮上点忙,我们手上还有一些可以对抗灵异力量的消耗道具,现在刚出现的鬼实力并不强,可以先用对抗灵异力量的消耗道具顶上。”刘金道

    “如果从遗像上走出来的鬼是无穷无尽的,或者说是越来越强,我们终究会抵不住的,我们应该想想如何把这个通道关闭。”陈蝉道

    “说得不错,遗像应该只是一个通道,根据我的推测,这应该是某只鬼的能力,这个遗像一定是达成了某种灵异的媒介。”彭芳道

    “或许是镜框上面的玻璃,老人的遗像照片肯定不会有问题,那么,这个一项框架自然也不会那么唯一,可能会产生媒介的就只剩下了遗像上的玻璃。”王胜利道

    “所以我们需要用某种东西将玻璃盖住,或者是失去他玻璃的特性。”陈蝉道

    “普通的东西肯定没用,或许只有蕴含灵异力量的东西,才能让这块玻璃失去作用。”彭芳道

    那些信使手中的对抗厉鬼的一次性消耗道具跟不要钱一样,向着遗像里不断出现的鬼的身上撒去

    这些鬼应该只是鬼奴或者本身是比较残缺的鬼,在面对这种灵异道具时展现得如此不堪,但是鬼是无法被杀死的,所以遗像内涌现出来的鬼是无穷无尽的

    彭芳的目光来回扫视,他的目光最后看向了老人身上盖着的白布,白布或许能够遮挡住遗像上的媒介

    当即彭芳从口袋取出一把多功能工具,按照她的想法,只需要剪下镜框大小的白布就可以了,但是剪刀接触到白布,却发现根本剪不动

    白布上的灵异力量让剪刀没有任何作用,旁边的崔子胜看到了当即眼睛一亮

    “让我来,你去看着点遗像,信使手中的消耗物品已经不多了,而且效果也在打回扣,已经没有继续消耗的必要了。”崔子胜道

    “好。”彭芳道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