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剑仙至纯至爱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老祖已知晓
    祖师殿前等候的众人,都觉得虞天衣出马,十拿九稳。

    看到她与宗主打起来,他们都愣住了。

    甚至,虞天衣还打赢了,这令他们大为震惊。

    但紧接着,血海的出现,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纷纷色变。

    血海翻起的巨浪屏蔽了探查,他们也无从得知里面形势的进展。

    灵霄峰山巅血色爆发,连云层都是浓郁的血色。

    甚至远在祖师殿,他们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血腥味,上方天空下起了血雨。

    这让他们心头大骇,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忽然,极速坠落的血雨,整整齐齐地定住了一瞬,仿佛时间被暂停。

    而后,血雨逆飞而上,往天际的云层汇涌而去。

    血色的云层向着灵霄峰收缩聚拢,而后缓缓消散,无影无踪,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众人,心绪久久难以平静,惊疑不定。

    “虞长老如何了?”人群中有人问道。

    血海异象消失之后,他们没在灵霄山巅发现她的踪影。

    正此时,一道人影落在殿前的广场边缘,缓步走来。

    她的面色苍白如纸,对比身上染血的衣裙,更是显得毫无血色。

    “天衣!”

    虞广立脸色大变,急忙上前,问道:“要不要紧,伤势有无大碍?”

    虞天衣摇了下头,她虽气息不稳,但高挑的身姿依旧挺拔,没有露出丝毫软弱姿态。

    “这是逞能的时候吗?”虞广立更为担忧,他身为长辈,知道虞天衣自长大成人后,就不会在人前流露出柔弱的一面了。

    虞天衣轻笑道:“再怎么说我也是清雾峰的长老,疗伤用的灵丹妙药,身上备着不少呢。”

    闻言,虞广立心底稍稍安定。

    一旁,白清安上前,问道:“灵霄峰发生什么事了?方才的血色是怎么回事?”

    他问出了众人最为关心的事情。

    虞天衣正要开口,忽然侧目望向白清安身旁的白乐。

    对于外门这个守口如瓶的白乐之名,她有所耳闻。

    如果她直接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出来,恐怕第二天,整个剑崖人尽皆知。

    这会引起巨大的恐慌,就目前来说,知道的人不应太多。

    白清安面色尴尬,狠狠地瞪了幼子一眼,招手唤来一位执事,让他将白乐带走。

    在场还有一些人,要么是地位不够,要么干脆是被带来凑热闹的小辈,他们很有自知之明,纷纷主动抱拳告退。

    天魔峰的众人,倒是不为所动。

    纪闲站在这边,目光望向虞天衣的脸色,带着担忧。

    颜照、小小这些人,安之若素地立在这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有长老发现了这边的状况,微微皱眉,正准备驱赶他们。

    没等这人出声,虞天衣往天魔峰众人聚集处望了一眼。

    而后,她直接开口,开始了讲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她长话短说,言简意赅,提到了大殿内被钉在墙上的人影,提到了血海的诡异,提到了杜长青与血海有所勾结。

    众人闻言,神色各异,议论纷纷。

    “血海在山下捕捉了许多人,汲取他们的生命力?”

    “宗门挑选的三千随侍男女,也是他的目标?”

    “血海夺走了仙印,宗主与血海有联系,这是宗主的策划的?”

    虞天衣更是提及,血海的威力达到了老祖级。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老祖级!”

    “他是从何而来的老祖?”

    “宗门老祖们超然物外,素来不理会凡俗之事,他们居于祖地,而非宗门内。虽说,他们若是要降临,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如果那片血海有心破坏,只会更快!瞬息间就能将这里闹得天翻地覆,等老祖们到来的时候,可能只能给我们收尸了!”

    众人不约而同地心中惶惶,神色忌惮不已。

    一旁,白清安同样震惊不已,但他很快就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他望向虞天衣,忽然意识到,她已经与老祖级的力量交过手,并且逃离了!

    虽然不能说安然无恙,但至少也算是全身而退。

    他思忖,易地而处,他绝对达不到这种地步,能不能活着出来还是两说。

    凭这一点就可以得知,她的修为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

    白清安又望向远方,道:“血海收缩,没有追出来……或许我们没必要提心吊胆。”

    “但也不能置之不理,总之,各位都去通知各家老祖,将这里的情况告知。”

    虞天衣微微颔首,她没有先去疗伤,而是直接来到此处,就是这个意思。

    虞广立看向她,道:“天衣你先去养伤,我去通知老祖,要是有我说不清的状况,再来问你。”

    众人纷纷响应,准备回山,即刻向老祖禀报,这不是他们能处理的状况。

    离开前,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灵霄山巅,目光忌惮,也有疑惑,以及动摇。

    ……

    虞天衣来到清雾峰后,虚弱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她服下疗伤的丹药,坐在座椅上,闭眼小憩。

    她没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先来到议事大殿中,她知道虞广立与虞家老祖沟通后,会来找她。

    片刻后,虞广立前来,道:“天衣,别再管这事了。”

    “嗯?”虞天衣豁然睁开眼:“这是何意?”

    虞广立道:“老祖已经知晓此事。”

    “所以……”虞天衣狐疑,问道:“老祖准备出手了?”

    因此才让她不要再过问?

    然而,她发现虞广立摇了摇头。

    “血海的解决方法呢??”她追问道。

    虞广立又是摇了摇头。

    “没有?”

    “没有。”

    “今天血海异象动静可不小,看见的人应该不少。”虞天衣凝视而去。

    “就说是大阵升级,技术性调整。”虞广立道。

    “可笑!”虞天衣随即问道:“升仙大会那三千男女又如何安排?他们面对血海,如羊入虎口!”

    虞广立表示:“此事,老祖也已经知晓,一切照旧。”

    “照旧?”虞天衣没想到是这么个答复。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并不是老祖已经知晓,而是老祖早已知晓,他一直都知道!甚至,其中可能有他的授意!”

    正说着,虞广立收到传讯,来自其他长老。

    他们各家的老祖也是类似的说法,并且让他们保持缄默。

    “老祖们与血海达成了某种交易?”

    虞天衣起身,忍着伤痛,向屋外走去。

    她准备找老祖质问。

    那三千人算是被卖给血海了?

    片刻后,她从深处的一间庄严肃穆的大殿中走出。

    临走时还冷声道:“我看你是被杜横秋给打怕了!”

    她气到直接说出灭生仙的名字。

    她的声音很冷,但她心底更凉。

    与老祖交流后,她了解到的消息让她脸上泛起落寞之意。

    老祖表示,他们自有深意。

    但这深意,必须要牺牲三千人,甚至更多吗?

    虞天衣忽然觉得,对老祖,对宗门,有些幻灭。

    她在剑崖无忧无虑的长大,便认为这是最好的地方,自然希望这里变得更好,期望众人能上下一心,团结和睦。

    现在想来,其实是童年的记忆被潜意识美化了?

    忽然,她侧目看向远方,那是祖师殿方向,此时大殿中无尽仙光透顶而出,汇聚成一道渊渟岳峙的人影。

    “是祖师的力量投影?”虞天衣喃喃。

    血海杀了柳彻,夺了仙印,现在人家师兄找上门来,兴师问罪!

    虽说投影远比不上本尊的力量,但也及其浩瀚沛然,一般的老祖都根本抵抗不了。

    虞天衣的目光跟随仙光汇聚的人影,发现他果然前往灵霄峰。

    旋即,她目光微闪,带着动容。

    仙光去的快,散的也快,仿佛根本无事发生。

    但唯有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人,才能看见,能听见。

    仙光是被打散的!

    虞天衣带着伤,实力大幅跌落,此时只能勉强看见、听见。

    她看到祖师投影与血海交手了。

    她还听到一道猖狂的大笑:“道友,人间的事你少管!”

    她的心底忽然泛起一股无力感。

    她还是想阻止那三千弟子步入深渊,不愿眼睁睁看着他们送死。

    但老祖们已与血海达成默契。

    而血海的实力深不可测,祖师投影都拿他无能为力。

    还有谁能阻止这张狂的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