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寒门母子 > 第九百七十章 一到十二
    裴庆他们口中的“老人参”,就是吉州州学里那位质问楚清“你们家没男人了?怎么女子都进了学里?!”的先皇时期的进士、叶落归根、为家乡教育事业贡献余热的老学究。

    因为学里都把他当做镇宅之宝一样供着,被裴庆他们私下起了绰号:“老人参”。

    这一次小宝给裴庆他们提供的历年试卷,小伙伴们没有藏私,在他们都看过后,也借出去给同学们做参考。

    只是没有告知小宝押的策文题目。

    这次州学参与秋试的考生,考完后都说感觉还不错,尤其有几人相当有信心。

    如果州学的学生有中举的,当老师的自然面上有光。

    这些年吉州的变化也很明显,楚清和宋廷山在与不在,差距很大,州学也受到不少影响,因此“老人参”愈发感到当年得罪楚清母子,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总想找机会缓和下关系——他很老了,想给子孙铺些坦途……比方孙媳妇成天闹着他,让他接近一下临洋侯家的世子爷,看能不能把小重孙女说给对方,毕竟世子爷曾经在州学就学,也是听过他的课的。

    怎么说与“老人参”也有师生情分嘛。

    “老人参”可没有任何把握,就算他是先皇时期的进士,可他早已告老,告老啊,人走茶凉,七十岁的黄忠尚且余威不大,何况他这个八十多岁的?

    再说了,万一临洋侯记仇,攀亲没攀成,人家再找由头修理他们家怎么办?

    这就是“老人参”会“路过”小宝他们包房的原因。

    听到“世子”这称呼是为了堵住“老人参”进来的借口,小宝开心了。

    这一次,连秋生都感觉考得不错。

    秋生说:“在你那儿的几个月真不白待,我们都学到许多东西。”

    这个话头一起,小伙伴们立即七嘴八舌争着说话——

    “可不是!我们学到的都是干货!”

    “一开始,魏叔让我们看着弄,说他也不熟悉衙门事务,我们就摸索着干……”

    “可魏叔对审案有一套啊!”

    “是啊,我跟他学到不少呢,别看魏叔一天天不苟言笑,律法条款可是张嘴就来!”

    “我们那边惨些,好多用钱的地方,可县衙没钱,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魏叔让打白条,别说,这招好使,你们知道吗,白条的几种写法……”

    “后来徐知县到任后,我们收获就更多了,小宝,要不是托你的福,我们还真学不到那么多东西呢!”

    “徐知县不仅点评了我们各自负担的事务,指出哪些做法过激、哪些又太保守、哪些饶了弯路,还亲自示范我们正确的做法……”

    “不止呢!徐知县还把兴汤县和临洋县作对比,两個县的资源、教育、人口分布等等,他都带着我们一一讨论……”

    “对对!有些包括如何与当地士绅名流打交道都讲给我们听,可详细了!”

    “还带着我们去接触那些人呢,小宝,这都是看在你家的面子上!”

    “这次策文,让咱们针对民政、军事、教化、司法、财政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对策,这些都在处理县衙事务中接触得到,我们有底气!”

    “还有,婶子人真好,不管啥时候,对我们都像对自己孩子一样,要是没你家饭撑着,我们那段时间估计得饿成人干!”

    “是啊是啊,伱家饭真好吃,尤其是婶子亲手做的,她也不嫌我们吃得多,管够的吃,全是肉呢!”

    “还有衣服,婶子给置办好几套,全是好料子,到现在我们还留着,反正个头也长完了,那些衣服够穿好几年的!”

    ……

    小宝乐得很,他们说的这些小宝都知道,因为他也跟在徐光泽身边“实习”了一段时间。

    小宝高兴,是因为他们夸他娘亲了。

    小宝一直在吉州待到乡试放榜,跟着小伙伴们看了榜单后才回到新伦州。

    一回家见到楚清,第一句话就是:“娘亲,秋生他们全中举了!”第二句则是:“你猜,他们的名次都是多少?”

    楚清正恨小宝一考完就不着家呢,因此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他们考咋样,就知道你中举了,三十名!”

    小宝:“……我知道……我也不想的……”

    那“小甘甘”也是,楚清想找它的时候它总不在,一问,甘来说:“我让它给小宝送信去了啊,咱小宝可是举人老爷了呢!”

    都不用楚清给传话,总有人提前给小宝报信。

    小宝的兴奋劲儿不减:“娘亲,我的事儿后说,先说秋生他们,吉州这次乡试榜单,从一到十二,他们占全了!秋生第五,裴庆榜首!

    还有还有,这次他们榜单的前十二名,其实不分伯仲,大家策文写得都很精彩,只是总得有排名,这才从字迹等细节方面进行区别。”

    楚清听了也很高兴:“这些孩子真是有出息,秋生他们都考出来了,不容易!这下好了,全都农转非了,家里大人不得乐成什么样儿呢!

    希望他们不要骄傲,好好备考,来年春闱也上榜,那可就不是农转非那么简单,而是真正改换门庭了!”

    其实中举了,就相当于改换门庭了。

    谁家出了举人老爷,报信的人都会手持短棍,从人家大门打起,把厅堂窗户都给打烂,然后让跟在后面的工匠,立时修整一番,寓意“改换门庭”。

    因为中了举,就有了被举荐为官的资格,踏入仕途。

    可这样做,就等于把自己前途给限制了,像徐光泽,举人出身,这辈子都很难做到知府,除非有急缺,而他姐夫在考功司能给使上力。

    楚清说他们“农转非”,是因为楚清觉得这些孩子不会那么短视,现在就找门路求举荐。

    徐光泽是两次都考不上,才不得不去找个工作的,秋生他们怎么也得趁热打铁,再努把力,争取明年考取进士,才有一路向上不停攀爬的可能。

    小宝:“嗯,他们说了,婶子如此帮助他们,他们不会就止步于此,会继续考下去,他们让你放心,说他们没有骄傲,沉得下心。”

    楚清笑了,很欣慰:“是你帮助他们,他们是你的小伙伴;能这样想很好,现在,他们应该不用犯愁读书的花用了吧?”

    小宝:“肯定不用!考上举人,免徭役、免赋税,自有人会供奉银钱给他们,以求把土地挂靠在他们名头上,朝廷还给补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