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钢铁大亨 > 1121、善后一
    周遇吉带着大军来到了大安口关城前。

    关前广场上,一地狼藉,堆满了各种丢弃的破烂物资。跑丢的鞋子,破衣服。烧了一半木头,破烂营帐。死掉的牲口。

    还有一些被遗弃的老弱病残和伤兵。躺在树下哀嚎怒骂着扔掉他们的人。

    「大帅,关门没有关,就这么开着,会不会有诈。」千总洪源说道。

    「都他娘的兵败如山倒了,还玩什么空城计。你带着五百人先进城。」周遇吉冷冷的道。紧赶慢赶还是让他们跑了。

    黄腾远和佟健业已经被锦衣卫查明,他俩是叛军最大一股的首领。这两人都跑了,让周遇吉非常恼火。

    不大一会,洪源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大帅,全跑了,关城里是空的。里边的粮仓也空了。」

    周遇吉抬头看着烈日下的天空,喃喃说道:「这是出关了。出了长城就是海阔天空了。」

    没有皇帝和内阁的命令,他是不能出关的。

    眼下也只能看着这两个贼首跑了。兴禾团练也在这里,没法出关去追击。

    「今日大军就在关城宿营,全军也很疲惫了。先在这里修整几天,等候陛下的命令。」周遇吉说道。

    「喏,大人这些伤兵和叛逆的家属怎么办。」

    「伤兵能治疗的给他们治治,至于这些贼属,先给些吃的,看押起来,等锦衣卫来处理吧。」

    周遇吉收复大安口后,立刻给皇帝六百里加急上书。平叛已经完成。失地已经全部收复,擒获叛军三万余人,斩首两万三千人,蓟镇十几个州县被波及,损失还在统计中。

    两天后,正是早朝时间,乾清宫里崇祯一脸疲惫的坐在龙椅上。目光阴冷的看着下面这些大臣们互相推卸责任。

    晋党、鲁党、浙党、楚党等都在攻击东林内阁的清军问题太多,导致了这次的蓟镇暴乱。纷纷弹劾东林内阁,要求东林内阁下台。重新庭推内阁成员。

    晋党闹得最凶,坚决要求对主持兵部的李邦华和内阁次辅钱龙锡问罪。

    崇祯心里烦闷,但是又不好发出来。

    这些混蛋明知道清军是朕的意思,还咬住不放。这不是给朕难堪吗。

    东林这些人也非常过分。用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要不是他们贪墨军饷,怎么会搞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你们把当兵的当成牲口对待,还不如牲口呢,起码百姓人家都还是爱惜牲口的。耕田时还要给吃些豆子呢。

    你们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可真是愚蠢之至。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平时满口仁义道德,自己的人都是道德君子,什么众正盈朝。

    可朕让涂山一查他们,一屁股都是屎。

    比阉党有过之无不及。起码阉党贪墨还在明面上,这些人既要名声,又要贪墨。看着让人心里讨厌。

    他忽然想起杨凡对他说的一番话,蚊子之所以讨厌,不在于它吸食人血,而是在吸食人血之前,先要嗡嗡嗡的宣扬一番,为什么人血要供它吸食的大道理。

    而且崇祯也看明白了,这些人的能力堪忧。

    平时起高调比谁都强。轮到做事就一个个的如避蛇蝎。硬着头皮做出来的也是一地鸡毛。

    崇祯开始考虑,当初用这帮人是不是一个错误。

    「这次,叛乱发生在天下第一镇的蓟镇,荼毒百万百姓,十余个州县。损兵七万多。蓟镇十万大军几乎丧尽。这么大的失败,内阁需不需要负责吗,兵部需不需要负责吗。」

    李邦华面红耳赤的反驳说:「这次叛乱的军官都是从山西来的,你们背后到底有没不可告人的勾当,

    谁又知道。大明如今的情况,不裁军,财政就要破产。某虽然自认能力不足,但是,某家起码是个做事的,不是放屁的。你们这些人除了嘴上指责这个,弹劾那个,你能解决哪怕一个问题吗。」

    「黄腾远是太原调过去的,可是佟健业呢,他可是辽镇去的,现在东厂查出他是建奴女干细,蓟辽督师可是你们推举的人,你们说我们背后下黑手,我们还说你们勾结建奴呢。」

    「你……,你……,气煞老夫也。」李邦华被怼的张口结舌,差点昏倒。

    「陛下,臣弹劾蓟辽督师袁崇焕,他私自和洪基(明朝对皇太极的称呼)和谈,两边还四下有走私贸易。」于是田宁出列大声说道。

    朝堂里轰的一声,像是在平静的湖水里投下一块巨石一般。

    群臣都议论纷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这是石破天惊的大事。边帅勾结敌国,私下和谈,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田宁虽然是御史,可以风闻奏事。但那也要看是什么事情。

    这种军国大事,可不敢胡说,否则陛下和内阁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崇祯本来摊在龙椅上闭目养神,此时忽然坐了起来,大声说道:「你可有证据。」

    田宁把脖子一梗,大声说道:「臣有证据,他把一个叫做白喇嘛藏的人,藏在军中。这个白喇嘛来自泰宁的翁牛特部粆花手下。此人过去十多年来,来往于内喀尔喀联盟与沉阳之间,穿针引线,做些间谍勾当。不知道袁督师把他藏在营中所为何事。」

    此事顿时让崇祯重视起来,他顿时精神起来,回头小声对王承恩说道:「立刻让涂山派人去宁远,搜查这个白喇嘛,把他给朕带回来,一定要活着带回来。」

    王承恩低头领命后,转身而去。

    此话一出,钱龙锡悚然一惊,这件事他并不知道,袁崇焕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袁蛮子这是什么意思。他开始担心起来。

    从他的经验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果然,田宁继续说道:「袁督师向朝廷申报,扩大骑兵三万人。所需马匹向林丹汗购买。但他以马匹价格不合适,一直拖延未办。还想借此要挟林丹汗。可朝廷拨给骑兵三万人的军饷是按照骑兵给的。而那些没有得到战马的预备骑兵,到底是按照步兵领取的饷银,还是按照骑兵领取的饷银。请问,这中间的差价哪里去了。骑兵的军饷是步兵的七倍。如此巨额的军费下落不明,臣请陛下彻查此事。」

    朝堂里又是轰的一声,这些钱谁也没见到,难道被那个南蛮子吃了独食了吗。居然还可以这么玩,姓袁的的真是越玩越花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