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风起和安 > 946、刀爷
    腥风血雨,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内,整个罗生大陆都变成了红色,那些屠杀凡人读书人的武者修士遭到了和安城的铁血打击。

    若只是如此倒还罢了,毕竟和安人力有限,但当地方势力也掺和进来,这些人才算真正倒了大霉。面对和安的铁拳,这些人躲藏隐匿,但是面对地方势力的长刀,他们只能殊死一搏,然后被杀死。

    在这群人被杀的七零八落后,罗生大陆学习的氛围更加浓烈起来,原本观望的凡人此时纷纷下定决心,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高考就在定在和安历六月七号、八号吧,录取吧,多吉利。”

    对于春和的决定,和安高层一致拥护。

    和安高层没有意见,其他势力就更不会叽叽歪歪。

    很快,关于高考的信息传遍整个罗生大陆。

    现在离六月七号、八号不过三个月时间,所有人都开始拼了老命的学习,康专委再次赢麻了……

    因为病倒的考生实在是太多了!

    对于此,春和多次发文要求广大考生劳逸结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今年考不上,明年还能考,无需吊死在今年。

    但没有人听……

    所有人,尤其是凡人此时都疯了,改变人生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哪敢不拼尽全力?

    各个凡人组织这些时日也大多消停下来,他们同样疯狂备考,不过在备考的同时,他们还在苦心研究杀伤力更大的武器,不少凡人组织颇有进展。

    整体来看,罗生大陆的凡人世界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之象。

    与之对比是修行世界,无数武者修士忧心忡忡,对凡人的崛起抱有极大的成见甚至敌视,但由于之前的血腥味道还没有散去,这些武者修士并不敢再行暴虐,只能在读书上发愤图强。

    还有异族,现在整个罗生大陆的异族都过得相当滋润,最开始只有和安异族敢正大光明地在外界行走,但随着凡人势力的崛起,异族发现自己一下子成了香饽饽,除了能去和安城寻找前途,找凡人组织合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很多原本潜伏在山林中的异族纷纷下山,辅佐凡人组织,打出‘人族异族一家亲’的旗号,与修行势力作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若不是这些异族,大多数凡人组织都无法在修行势力的打击下存活。

    不过,之前有很多异族心有疑虑,觉得帮助凡人对抗武者修士的风险太大,不肯下山,只是观望时局,但见凡人组织声势越发浩荡,甚至遍地开花的合作社副社长都是凡人,社长也可以算作凡人,那还等什么?

    等老死山林,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凡人都敢为自己争运,难道自己不敢吗?

    最终所有种族都在疯狂地搜寻书族、墨妖等特殊的种族,他们要书族、墨妖等帮助他们考试!人族是聪明不假,但书族、墨妖天生就是作弊器!

    哼!

    ……

    “罗生大陆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微服私访的春和走在河中郡城的大街上,看着如织的人流,忍不住感叹道。

    此时陪在他身旁的刚刚回来休整的九元、常百胜和张大发三人,三人攻城拔寨,杀人盈野,全身都是血腥味。

    春和拉他们用人间烟火味熏陶熏陶,战场杀人没有问题,但不可能所有地方都是战场,上战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地方不沦为战场。

    “那是自然,之前的罗生大陆,异族、普通人哪敢如此张扬?”九元笑道,“但现在受咱们和安风气影响,各地都变化不小,这都是城主的功劳啊。”

    九元最后的话让春和眉开眼笑,“突破甲齐境就是不一样,连嘴上功夫都变厉害了。”

    是的,九元已经破境甲齐,成为罗生大陆数得着的大能巨擘。

    但他对春和还是如以往的尊敬,不,比以往更加尊敬!他清楚地明白,若不是春和,他可能终生连窥圣道的境界都达不到。

    况且他现在也没有骄傲自大的资本,比他出身更差的智者也是甲齐境,石罗甚至已经是厚梦境!

    “城主过奖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九元心中想着,嘴上也没有停。

    “哈哈!”春和大笑。

    九元也跟着笑,就连向来不苟言笑的常百胜脸上也露出微笑,对于常百胜而言,春和高兴就是他最大的开心。

    九元没有想到能有今日,难道他就能想到吗?

    不能!

    春和就是他的荣光,是他为之奉献一切的信仰。

    张大发此时也满脸微笑,前段时间扫灭食人魔窝点后,他突破羽佳境,兴奋地整夜都没有睡着觉,等到天色渐明,他实在忍受不住激动,便在院落中祭祀起先祖,那他喜色颜开,但笑着笑着又哭了,哭的如大雨磅礴。

    他告诉先祖,自己大发的名字真的没有起错,现在的确混大发了。

    他还告诉先祖,他这个大发要跟着城主干一件旷古绝今的大发事,若是干成了,列祖列宗都将以他为荣。

    “城主,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河中郡城有一道美味,叫九转大肠,乃是用炽烈苍龙大肠佐配几十种名贵灵药而成。”张大发笑着对春和道,他觉得把春和照顾好,也是一件大发事。

    听到张大发的话,春和眼前一亮,“这九转大肠地道吗?”

    “城主指的地道是?”

    “带屎吗?”

    ……

    张大发带着春和前往一家名叫醉仙居的饭店,这家饭店以做烤凶兽肉著称,在春和问完那个令人呕吐的问题后,张大发等人已经不想再吃九转大肠。

    春和有些遗憾,但见张大发几人的确不想吃九转大肠,他也只能从众,谁让他是个善纳谏言的好城主呢?

    很快,他们就来到醉仙居。

    醉仙居是河中郡城排得上名号的大饭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张大发本想要个包间,但此时正值饭点,早就没有空闲的包间,对此几人也不强求,在小二的安排下来到一处靠窗的座位。

    “眺望街景,也很不错。”春和当先落座,笑着对几人道。

    张大发几人附和。

    “城……公子,您请点菜。”九元接过小二的菜单,恭敬地递给春和

    春和接过菜单,看了一会,开口道,“清蒸龙鲤、青灵草团糕……”

    小二在旁重复着,“清蒸龙鲤、青灵草团糕……”

    很快,春和就点了好几道菜。

    “你们这有什么特色的汤食吗?我好久没有……”春和点个差不多后,把菜单递给九元,让他们也点些,自己则开口对小二道。

    但还未等小二回答,就听见一道粗豪的声音传来,“你们喝点滚蛋汤吧。”

    春和一顿,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几名精壮汉子簇拥着一名脸膛紫红的武者正大步向这边走来。

    春和皱眉,“你们什么意思?”

    “自然是让你们滚蛋。”脸膛紫红的武者冷声道。

    “放肆!”未等到春和回复,九元等人就勃然大怒,竟然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让春和滚蛋,他们体内澎湃的杀意不可抑制地从全身每一寸毛孔渗出。

    九元等人的愤怒让脸膛紫红武者等人吓了一跳,因为他们感知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压力,好如下一刻就要窒息。

    但忽然间,所有的压力消散不见,就像是一场幻觉,消失不见。

    此时九元正不解地看着春和,因为春和以目示他们保持安静。

    “怎么,你们还敢对刀爷动手不成?”

    “趁着刀爷现在心情好,赶紧滚!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

    那种不能呼吸的感觉消散后,跟在脸膛紫红武者后面的精壮汉子纷纷开口呵斥。

    面对这些言语,春和无动于衷,反问道,“你们怎么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好大的胆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来河中郡城也不打听打听,小子,刀爷不是能惹的!识相的,立即磕头道歉,说不准刀爷还能饶你一条活路!”

    ……

    几名精壮汉子再次对着春和斥责。

    春和刚想说话,站在一旁的小二连忙拉了拉春和,压低声音道,“客官,我给您换个座位吧,您惹不起刀爷的。”

    春和不动如山,反而好奇问道,“这刀爷什么来历?”

    “连刀爷来历都不知道,你早晚做个糊涂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听到春和的话,一名精壮汉子冷笑道。

    “哦?那这位朋友可愿让我死个明白?”春和问道。

    “那你听好了,刀爷是河中郡城合作社的管事,入了和安籍的!你给他让座不是理所当然?”刚刚冷笑的那名精壮汉子此时语气铿锵,带着理所当然。

    春和则是愣住。

    精壮汉子见春和如此,还以为他是被吓住,“既然知道了刀爷的身份,那就磕头道歉吧,否则让你躺着出河中郡城。”

    春和到现在犹自不可置信,“一个和安籍的合作社管事竟然嚣张到这种地步?难道没有人管吗?”

    “管?谁敢管我和安的人?小子,你的长辈没有告诉你,出门在外不要招惹和安的人吗?”刀爷忽然插话道,此时他全身上下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