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藏武 > 第一百五十章:敌情军务(中)
    第一百五十章:敌情军务

    “启禀吾皇,需召五羊传令校尉上朝,详细了解五羊战况再做定夺!”

    昌晟皇当即高呼:“承宣官,立召五羊传令校尉入宫!”

    大约半刻钟后,五羊传令校尉出现在承恩宫内,行觐见拜礼:“职下五羊军关典房传令旗总武骑尉樊从新拜见吾皇,吾皇万岁!”

    靖王朱狄当即出列,看向樊旗总肃声道:“本王问你,自领军报出关到京城,过去几日?”

    “见过王爷,半月有余,十七日。”

    “边关危急军报日行千里,官道快马疾驰五羊至京城该当是十一日,为何耽搁六日之久?”

    “王爷,非我等有意拖延,而是官道军驿所供军马皆为老弱劣马,职下等无奈只能自行采买坐骑,由职下几人先行赶往京城,但毕竟与军马相差甚大,这才耽搁了时日,还望王爷恕罪!”朱狄的怒声呵斥吓得樊旗总满头冷汗,支支吾吾解释起来。

    “哎···”

    朱狄长叹一声,转身便向坐在銮坐上的昌晟皇肃声道:“启禀吾皇,自五羊关至京城官道上各驿站,凡提供劣马者、乃至涉及此事者,当斩!”

    “准奏,着刑部、吏部、都察院,自兵部车架司开始详查此事,贪腐渎职者,依律处置,不,胆敢延误军机,当诛!”

    兵部算是六部中昌晟皇最早掌控的一部,更是他将触角伸向军武中的关键一环,而掌管军驿的正是兵部四司中的车架司,依照他的本意不过是详查一番然后处置些无关紧要的驿卒,但看着自家皇叔那犀利的眼神,吓得一个哆嗦不自觉改了口。

    得到满意的答案,朱狄这才将目光转移,看向樊旗总沉声问道:“有关五羊战况,将你所知一五一十如实道来,不得期满!”

    “职下遵命!”

    “鞑子是仲秋中旬突然出现在关前,军关斥候此前并未发现他们的踪迹,当第一日十万兵马突兀出现在军关前时,典房白、何两位将军当即向辖下司寨、卫寨放出信鹰,令各寨回传军情,可信鹰放出一只又一只,始终有去无回,两位将军感觉事有蹊跷,建议黄右都督严加防备···”

    “好了,不要啰嗦,捡紧要的说。”

    “第二日,军关收到左、右两司寨传信,鞑子大军围攻军寨危急,黄右都督当即令关内三阵及铁壁、飞鹰、利镞三卫等共计六万兵力出关,用于解救左、右两司,可大军出关不到一个时辰,两路援兵皆传回军情,大军遭到鞑子大军伏击,黄都督唯恐鞑子趁军关兵力空虚借机夺关下令紧闭关门,六万弟兄就这么被鞑子骑兵斩杀于北关之下,然后便是鞑子三十万大军陈兵关前,日日来攻昼夜不停。”

    “连日厮杀,军关死伤惨重,可战之兵不足两万,黄都督又以搬救兵为由离开军关多日未归,鞑子攻势日渐凶猛战况惨烈,白、何两位将军这才令职下送千里危急军报。”

    朱狄沉思后继续问道:“两司求援,是鹰信还是传令?”

    “传令,他们见过白典与何典之后,是在职下的传令旗营房歇息的。”

    朱狄盯着黄旗总看了一会儿,神色有些纠结:“身份可曾确认?”

    “职下不知。”

    朱狄双眉微皱,又继续问道:“黄右都督向各卫、三阵下达军令,吕营正呢?”

    “职下不知,但王···”

    “好了,还有其他的吗?”朱狄似乎是知晓樊旗总要说什么,抢先打断同时一个严厉的眼神让樊旗总将所有话语都咽进肚子里,巧妙示意樊旗总不要多言。

    樊旗总与朱狄之间的小动作并没有被宫内众人察觉,一个是两人一问一答速度很快,一个是众人还沉浸在六万边军覆没,不足两万死战鞑子三十万大军的震撼之中,樊旗总退出承恩宫,朱狄转身与五军都督府几位都督轻声商议着。

    朱狄的询问,樊旗总的回答,不仅让文武百官以及昌晟皇知晓五羊关战事凶险形势不容乐观,更让他们意识到,援救五羊关的紧迫性。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朱狄与诸位都督这才结束商议,看着翘首以盼的昌晟皇与百官们肃声道:“启禀吾皇,臣等商议完毕。”

    “皇叔与几位爱卿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吾皇、刘学士,京城距五羊万里之遥,都督府鞭长莫及,兵贵神速应以王、荒两郡都指兵马为要,五军都督府与朝堂同时向两郡都指都督发去军令,最少十万兵马驰援五羊关。两军援兵只解燃眉之急,都督府会选调将官,抽调部分京邑都指兵马会同都督府下五营兵马组建一支骑兵,尽快出京前往五羊关。同时,还需令五羊关都指营营正吕忘尘吕将军领右都督职,统辖五羊军关所有兵马为各路援兵争取时间。”

    说完,朱狄缓了缓看向刘学士与昌晟皇又沉声说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郭尚书、何尚书,兵部调拨大军所需军械器具,户部筹集运送粮草,军情紧急,你二人只有五日的时间。”刘学士得到昌晟皇点头示意,不由分说便对身后的两位尚书吩咐道。

    五羊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无人敢忽视军关被鞑子攻破的后果,自然也就不敢无视刘学士的政令与朱狄的军令,毕竟,没有人敢拿自己头上那顶乌纱和项上人头玩闹。

    京城,靖王朱狄府邸。

    刚刚自府外采买回来的刘香儿听到府中朱狄亲卫的讨论,匆忙丢下手中的褡袋飞速奔向自家小姐所在:“小姐,五羊边军急报,謌克几十万大军围攻啊!”

    “什么?几十万大军,陆哥哥可就在五羊边关的啊!”郭安玉文闻听瞬间便花容失色。

    自家小姐六魂无主的模样让人心忧,香儿姑娘心疼的劝慰起来:“王爷下朝后便去了五军都督府,朝廷大军应该很快便会出发,何况上官公子文韬武略俱全且足智多谋更是巅峰流武者,想来不会有事,小姐你就放心吧!”

    “陆哥哥,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炎獒黑子就围聚在郭安玉脚下,不停摇着尾巴晃着脑袋低声呜鸣,用它的方式不断安慰女主人,低头看着憨态可掬的黑子,郭安玉这才想起认主遗兽与主人心意相通,如今它这喜乐的模样,它那主子能像是会出事的样子吗?

    “小姐,放心吧,上官公子吉人自有天相!”

    五羊关一封千里危急军报,闹得京城乃至神雀朝堂百官鸡飞狗跳,而作为距离五羊边关最近的王、荒两郡都指军营同样是鸡犬不宁,在皇旨、殿阁钧令、五军都督府将令接连催促下,五日、五日的时间,王、荒两郡都指军共筹集十五万大军,紧急驰援五羊关。

    此时的五羊关,距离典房传令旗总离关已过两旬,鞑子超乎寻常的猛烈攻势让本就兵力匮乏的五羊关雪上加霜,兵力折损严重,不过两旬的时间可战之兵只剩万余,关内但凡还有气力者皆已上墙应战,剩下的唯有疲战、死战、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