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拯救秦淮茹开始 > 第八十章 自寻死路
    原来是这样……

    黄蓉看杨康的眼神更不屑了。

    这小子是真的笑面虎、卑鄙小人啊。

    就算你真的是什么小王爷,其实也可以光明磊落;王孙贵族里面又不是没有好人,偏偏就你干的最卑鄙。

    还记仇,还要把人骗回去再收拾……要本事没本事,要品德没品德,要胸怀没胸怀。

    海昆笑了笑,却是说道:“杨康,你给我耍这么多心眼,有意思吗?”

    因为海昆足够强,也因为海昆能够迅速掌握大局,因为丝毫不用遮遮掩掩,玩什么偶然巧遇、撞破秘密、遮遮掩掩之类的套路。

    有什么,直接说什么也就是了。

    此言一出,杨铁心顿时骇然看向杨康,难以置信。

    郭靖也是吃惊叫道:“海昆大哥,他就是杨康吗?”

    海昆笑道:“是啊,这就是包惜弱与杨铁心的儿子杨康。当初包惜弱怀着遗腹子,被金国六王爷完颜洪娶了,如今这杨康自认为完颜康,可不想要再当汉人了!”

    杨铁心听了这话,顿时心如死灰——好消息,老婆孩子都活着,坏消息都成了人家金国王爷的啦!

    当初满怀家国情怀,给孩子起名为“靖康”,结果孩子出生,当了金狗的儿子!

    这岂非又是一层天大的耻辱!似乎是老天爷对苦命人的最大嘲笑!

    杨康也是脸色一变再变,对仆人们高声呵斥:“还愣着还干什么?还让这些狗才对我出言不逊吗?快把他们给我抓住掌嘴,一个个把嘴都给我打烂了!”

    众手下急忙上前,叫嚷着要把海昆、黄蓉、郭靖、杨铁心、穆念慈等人一起抓了,这等普通汉子自然不是郭靖、穆念慈等人对手,三拳两脚就打退几个人。

    随从之后,却有三个人站立,眼看情况不对,立刻都起身向前。

    一个身披大红袈裟番僧,身材魁梧之极,站着比四周众人高出了一个半头。另一个中等身材,满头白发如银,但脸色光润,童颜白发老者。

    另外一个五短身材,满眼红丝。

    正是灵智上人、参仙老怪梁子翁、千手人屠彭连虎三人。

    杨康也已经怒不可遏,一马当先:“一群无用废物,让我来。”

    灵智上人、梁子翁、彭连虎三人在后跟随,准备一起出手。

    海昆澹澹说道:“杨康,你要自寻死路吗?”

    “你父亲杨铁心虽然就在这里,我要杀你,也只在一念之间。”

    “我先杀了你这妖言惑众的狗贼!”杨康怒道。

    海昆冷笑一声,伸手从黄蓉手中取过倚天剑,纵身一掠,只见剑光一闪,寒气逼人。

    倏忽三声惨叫响起,杨康身后,灵智上人、梁子翁、彭连虎三人全都捂着咽喉,喷血倒地身死。

    随后海昆将倚天剑架在杨康脖子上:“再说一次,是谁要死?”

    杨铁心、郭靖、穆念慈等人皆是骇然,海昆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这三人一看就不是寻常武者,居然被他一剑全都杀了。

    杨康额头上也是冒出层层冷汗,他比其他人都知道,灵智上人三人武功究竟如何!

    没想到三人加起来在这年轻人手下,居然走不过一招!

    这人实力当真是可怖。

    “英雄莫要冲动!我并无冒犯之意,刚才我要请你去王府做客,英雄可还记得?”

    “只要你愿意跟我去王府,荣华富贵,金银美女随意取用,岂不胜过在江湖上漂泊居无定所?”

    杨康连声劝说,虽然没有求饶之意,却分明是已经服软了。

    这等品性,让郭靖、杨铁心都大失所望。

    两人心想海昆说的的确不错,这杨康,看来的确不是什么正直的好人。

    旁边围观的众人都纷纷叫喊着“杀人啦”,一哄而散。

    杨康身后那些随从仆人则是都大惊失色,纷纷鼓噪“放了小王爷”,“你犯了死罪啦”,“快去找人来帮忙”。

    在这里面居然还有三头蛟侯通海和黄河三鬼。

    海昆懒得理会这些呱噪,开口道:“杨铁心,你不过来认你这好孩子吗?”

    杨铁心嘴唇嗫嚅两下,颓然叹了一口气。

    “也是我没本事,他们娘俩儿如今锦衣玉食,又不再愿意当汉人,我又何必……”

    说到这里,终究是不肯死心,看向杨康:“孩子,你是惜弱的孩子吗?还愿意当杨家的孩儿吗?”

    “我杨家乃是杨家将后人,忠义传家,虽然富贵是没有的,但也不算辱没了你……”

    杨康哼了一声,眼睛转了一下,对海昆问道:“阁下怎么说?”

    “你平心而论就好,我可懒得管你认谁为父亲。”海昆说道。

    杨康立刻说道:“我父亲自然是大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我乃是小王爷完颜康,这又有什么可说的!”

    杨铁心如遭雷击,浑身一颤。

    随后红着眼颤声道:“好!好孩儿!”

    “我不怨你……我不怨你……”

    郭靖忍不住说道:“你这样不对啊!你的父亲分明就是杨大叔,又怎么会是别人?”

    杨康根本懒得理会反驳这人,只当作没听到。

    杨铁心已经是心如死灰,对穆念慈、郭靖说道:“孩儿,郭靖孩儿,这里没有咱们容身之处啦,走吧!”

    穆念慈收起“比武招亲”的锦旗,郭靖也连忙帮忙,四目相对,郭靖忽然想到海昆、黄蓉的戏言,脸色微红。

    杨铁心又对海昆道谢,说道:“这位侠士,还请放了这孩子,让他享受富贵去吧。”

    海昆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忽然看向西边。

    西边一阵喝道之声,十几名军汉健仆手执藤条,向两边乱打,驱逐闲人。众人纷纷往两旁让道。只见转角处六名壮汉抬着一顶绣金红呢大轿过来。

    杨康的手下仆从们叫道:“王妃来啦!”

    杨康顿时急了眼:“谁把王妃叫来的!”

    又对海昆说道:“我娘不懂武功,你万万不可无礼!”

    海昆笑道:“包惜弱来了,杨铁心,你不看一眼再走吗?”

    杨铁心死死盯着轿子。

    轿子门帘掀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快步奔出,见到海昆把利剑架在杨康脖子上,顿时脸色苍白。

    “孩子!你怎么……这位好汉,快放了我孩子!”

    海昆笑道:“好啊,看在你面子上,就放了你儿子!”

    收起倚天剑,杨康立刻心有余季地跑回包惜弱身边:“娘,咱们快走!”

    包惜弱点点头,她也是吓了一跳,顾不上看别人,急忙准备要走。

    冷不防身后有人说了一声:“犁头损啦,明儿叫东村张木儿加一斤半铁,打一打。”

    包惜弱听了这话,全身颤动,半晌说不出话来,凝目瞧着杨铁心,道:“你……你说甚么?”

    杨铁心缓缓的道:“我说犁头损啦,明儿叫东村的张木儿加一斤半铁,打一打。”

    包惜弱颤声道:“你……你是谁?你怎么……怎么知道我丈夫去世那一夜……那一夜所说的话?”

    包惜弱在王府之中,十八年来容颜并无多大改变,但杨铁心奔走江湖,风霜侵磨,胡子拉碴,因此包惜弱竟未认出眼前之人就是丈夫。

    杨康见他们两人说话,更加骇然:难不成刚才那些人说的话不是假的,我竟然真的是这人的孩子不成?

    包惜弱抢到杨铁心身旁,捋起他衣袖,果见左臂上有个伤疤,不由得惊喜交集,只是十八年来认定丈夫早已死了,当即紧紧抱住他,哭道:“你……竟然还活着……”

    杨铁心抱着妻子,两行热泪也是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两人一时间情之所至,竟然在众人面前拥在一起,倒显得一旁手足无措的杨康十分多余。

    包惜弱回过神来,又挥手叫杨康:“孩子,你过来……你不是钟好奇我对着家中破枪……”

    海昆澹澹说道:“故事就不要说了,还是快点说正事吧。”

    “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

    “这是杨铁心,这是包惜弱。”

    又指向郭靖、穆念慈:“这是杨铁心收养义女穆念慈,这是郭啸天儿子郭靖……”

    “还有杨康,他已经决定不认杨铁心这个父亲,要当金国六王府的小王爷完颜康了!”

    “这下你们清楚了吧?”

    “没必要再从牛家村往事开始聊了。”

    他这话实在迅捷快速,一下子把包惜弱的话都给打断了,弄得众人情绪不上不下,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才好。

    杨铁心和包惜弱夫妻俩一起看向杨康。

    杨康表情的确尴尬。

    在海昆不杀他的前提下,他是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个江湖卖艺的。

    “娘,你是不是发了心病?我父亲就在王府里面,又怎么会是这个人?”

    杨康说完之后,杨铁心实在是失望,松开包惜弱:“你如今也是王妃了,料来也是不必……”

    包惜弱却是抓住他,不许他松手。

    又对杨康叫道:“这就是你父亲!你若不肯认他,娘怎么还能活在世上!”

    杨康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反正是不肯认父亲。

    他这样表现,让包惜弱更是心伤欲死,先是自己改嫁,后是自己儿子不认父亲,实在是太对不住自己丈夫杨铁心了。

    一时间,包惜弱只想自己死了才好!

    海昆澹澹说道:“你们夫妻俩从此团聚,还有义女穆念慈,还有郭靖这孩子尽孝,都是可以的。”

    “人家小王爷完颜康,可不要跟你们一起走!”

    海昆话音落下,杨铁心其实还有疑虑,包惜弱也是不舍地看向杨康。

    包括杨康,也是舍不得自己亲生母亲,叫道:“我娘不能跟你们走!”

    “再说一句话,我立刻把你杀了!”海昆冷冷说道。

    杨康虽然怕死,这时候也是实在忍不住,开口叫道:“娘!”

    包惜弱泪珠滚滚,说道:“孩子,来,跟你爹一起走,往后咱们家一家团圆……”

    杨康摇了摇头。

    “你要是不来,娘便死在你眼前!”包惜弱咬牙说道。

    杨康无奈,只好不情不愿地走过来。

    海昆笑了一声,把倚天剑一横:“杨铁心、包惜弱,强扭的瓜不甜,你们何必强迫这金国小王爷,跟你们一起做穷鬼?”

    郭靖、杨铁心、杨康等人都是一奇,实在没想到海昆此时此刻居然帮助杨康,而不是杨铁心。

    难道,他不是正义之士吗?难道他贪图金国王府的荣华富贵吗?

    海昆见到他们这种模样,说道:“若只是你们夫妻团聚,往后还可好好生活。”

    “若是你们带上完颜康,那就活不过三天,这小子就是金人小王爷,对亲生父亲万分鄙薄,你们又何必逼他当汉人。”

    “就让他当个金人小王爷,往后应该动刀枪的,不要含湖也就是了。”

    海昆说完,见到包惜弱依旧舍不得杨康,微微摇头,收起倚天剑。

    “苦命人自寻死路,怨不得我。”

    包惜弱这一辈子,都是因为割舍不断的感情而受苦。

    说完这话,海昆让黄蓉捧着倚天剑,笑道:“我们不管这事了!”

    黄蓉闻言笑道:“不管就对了!他们家的事情真不好说!”

    她也乐意看热闹,这一家子哭哭啼啼的,挺有意思。

    昆哥哥好心给他们一个出路,他们还不依不舍,那就随他们去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灰衣道士从路旁跃过来,高声道:“他不管,我却要管!”

    “杨康,你既然是杨铁心儿子,为什么贪恋富贵,不肯认祖归宗?”

    “今日我要替师兄好好管教你!”

    原来是全真教道士王处一。

    海昆和黄蓉相视一眼,俱都嗤笑。

    丘处机这混球,莫名其妙去教授杨康功夫,甚至连杨康身世都不说,现在全真教道士感觉杨康贪恋富贵——杨康就算是的确如此,就你们没资格这么说。

    有十多年时间,你们袖手旁观,狗屁都不做,现在倒是正义起来了。

    王处一话音刚落下,还没等他动手,一群士兵涌出来,包围了众人。

    杨康高声喊叫,下令士兵们夺回王妃,其余全部都杀了。

    包惜弱听的心灰意冷,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丈夫,竟要互相厮杀,而这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改嫁不贞。

    自己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

    一转头,找到比武招亲的兵器架子,包惜弱一头撞在长枪上,自尽身亡。

    果真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