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锦鲤妹妹三岁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团宠 > 第七十九章 窃取气运被反噬
    这一夜,整个大越彻夜未眠。

    大概,言穗穗是睡的唯一香甜的那一个。

    远在贫瘠之地的穗穗也不知道。

    承恩侯府那个千娇万宠的福宝,也是在今夜被请进宫为民祈福。

    所有人羡慕的看着她被抬进宫,不少人感叹。

    “哎,当初侯夫人怀孕时,紫气东来霞光漫天,护国寺的老国师还亲自过来磕了个头呢。”

    “没想到落魄成那样的侯府,居然凭借着个小丫头翻身了。”

    “这京城,如今有几个可以和承恩侯府相比较?都借着那个丫头的光呢。”

    傍晚,众人看着承恩侯府大开府门,看着那尊贵的姑娘被请进宫。

    羡慕极了。

    “在承恩侯府,福宝算第一,嫡子都得靠边站。如今整个侯府,可是借着她的光才立起来的。”

    “如今护国寺国师,每年都还得请她去护国寺小住一回呢。可见对其宠爱万分。”

    众人越发不是滋味儿。

    当年侯夫人怀孕,侯府式微,在京城寸步难行。

    护国寺是皇家寺庙,寻常官员见了国师都得巴结着,偏生他还从不理会朝堂之人。

    可他来京第一日。

    不进宫面圣。

    直直的跟着霞光的指引,一路到了承恩侯府门前,非说承恩侯府将会有大气运之人降世。

    说她有天大的功德,得天道护佑。

    “她若降世,会护佑大越繁荣昌盛,会护佑大越百年基业。她若遭受不公待遇,天道也会降下灾祸。”众人想起当时那一幕,依然头皮发麻。

    国师不肯进宫,在承恩侯府门口磕头。

    磕的头破血流,皇帝着人来请都不敢起身。

    最后众人请了侯夫人出门,才将国师拉起来。

    国师起来的那一刻,见到侯夫人的肚子,又是两个响头。磕的一脑门血,非说是给对方的见面礼。

    “啧,也就皇室和护国寺深信不疑,明明她出生后就开始了大旱三年,现在又是蝗灾,暴雪,搞不好就是她带来的呢。”说话的男人是个粮食收购商,自从大旱三年,他已经沦落到天桥讨饭去了。

    “你疯了!这种话也能说!”旁边的人急忙捂住他的嘴。

    上次小福宝祈雨失败,京中就出现了一些风言风语,最后皇帝狠狠的发落了一伙人。

    男人撇了撇嘴,明明就是她出生后,这几年一直不安生。

    难不成大气运那位还受了不公正待遇?

    可明明她在京城千娇百宠,怎么可能一出生就受委屈?忽悠谁呢。

    “你也别胡说,虽然祈雨失败,但上个月长公主无故昏迷,也是她唤醒的。她确实有不同凡响之处。”众人只羡慕承恩侯府的好命,不知道积了多少德,遇到这么好的姑娘来报恩。

    “说起长公主,就不得不说状元了。咱们那状元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就在长公主清醒第二天,他又被陛下斥责贬去最穷最偏僻的望山府了吧?”

    “状元也不知道倒了什么眉,这段时日接连走霉运。啧啧……”众人唏嘘不已,但谁都没将长公主清醒,和状元走霉运联系在一起。

    天桥底下要饭的男人皱着眉头。

    他以前在状元府门口讨饭。

    记得那个人考上状元那日,好像还拿着生辰八字,去求小福宝赐过福。怎么突然这么倒霉?

    明明是去求运势的,反倒像是被吸了运势似的。

    男人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多想了。

    要真是吸运,那京城多少达官贵人都找她赐福过,那不得倒霉死了。

    可能是状元本身气运差吧。

    当日夜里,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等着福宝祭天。

    这四年来,福宝祭天无数,又有着国师偏宠。她在京城有一批极其狂热的粉丝,容不得众人说一丝坏话。

    “咱们福宝又要为民请命了……”

    “福宝便是上天赐给我们大越的幸运星。”

    “能成为福宝的信徒,是咱们的福分。有福宝祭天,暴雪肯定会停止……”众人满是虔诚,跪在宫门口虔诚不已。

    每次言娇娇出行,都是这般疯狂的行为。

    言娇娇乐在其中,极其享受。

    “咱们一定要对福宝更好一些,国师说,若对福宝不公,上天便会降下责罚。”他们信极了这番话。

    此刻的言娇娇站在祭台上,眼皮子疯狂颤抖。

    她手中握着无数人的生辰八字,寻常某个人有所求,她便可以从别人身上摄取气运为她所用。

    但每次大越祈福,只有她那一母同胞的姐姐能撑得起这气运。

    这一次,她又要从好姐姐身上摄取气运了!

    但今夜,她总觉得不安。

    上祭台前,那股不安达到了顶峰。

    她此刻被众人簇拥着,承恩侯府众人与有荣焉的站在前头。她的祖母她的母亲,更是被所有人恭维。

    “皇帝伯伯,这几年娇娇总是替人赐福。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一位白发老人摸着娇娇的脑袋,说神明将大气运赐给娇娇,是希望娇娇欢喜一声。娇娇却将这一切拿来赐福。娇娇忙完这次祭祀,大概要休息一阵子。”

    “我怕神明心疼娇娇而发怒。”言娇娇似有所觉,对着皇帝说道。

    若今日真的失败,她也能有所退路。

    只是外面那些闲言碎语,只怕又要攻击她了。

    那些嘴贱的!

    也不知道她那一母同胞的好姐姐做了什么,她近来半年都不曾摄取到半分气运。

    皇帝被文武百官看着,只微微摸了下言娇娇的脑袋:“不怪你,是大越让你操劳了。”他是知道国师所言的,当然没有丝毫怨言。

    深怕神明心疼小福宝,对大越降下责罚,那他可就要遗臭万年了。

    言娇娇这才放心。

    当皇帝都随着她一块跪下祭天时,言娇娇浑身一凛。

    那股被人盯上的感觉又来了。

    她像是被上天锁定,身子动弹不得,那股浩然的力量死死的将她禁锢。

    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

    果然……

    四面八方的天火落下,直直的砸在了祭台上。

    更是有一团火,直直的朝着她面门而来。

    言娇娇面色剧变。

    “啊!”言娇娇尖叫一声。

    整个皇宫乱成一团。

    众人磕头请罪,众人四处躲避,众人惊惶不安。

    言娇娇昏迷前,恨得直咬牙,你这个贱人!!!

    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定要夺走属于你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