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死神黑线 > 第二卷大千世界篇 第九百零六章生死平衡—鸾鸟金乌血脉
    南域浩瀚无垠,因富裕而闻名,这是南域的玄天星,地区无疆,山川壮阔,原始林木密集,数十万里不见人烟,少有人涉足。

    在这一块广袤无垠的土地上,有着无穷无尽的奇珍异宝和无限的机缘。

    这些机缘,被称之为「福地洞天」。

    传说,此地拥有无数的秘境洞府,里面蕴含有无量造化。

    谭凌他们一行人深入蛮荒,也不知行进了多少里路,依照从叶家获得的一片地区山河图寻找飞仙谷。

    前方,一片蘑菇云升起,而后一道道黑色的天劫降落,将一片大湖淹没,那里呈现了一条黑色的蛟龙,像一片乌云一样遮住了天空。

    「什么,那是乾坤境之劫!」姜南受惊,前方那是一条了不得的蛟龙,通体乌黑,冲击自身狂梏,将要进入乾坤之境,成为真龙。

    谁也没有想到,深入玄天星蛮荒中不久就见到了这样的存在,一只异兽将要迈过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触及达到的高度。

    众人没有临近,在远处观看,这头黑色的蛟龙仰天咆哮,吞吐光华,奋力匹敌,周围的山岭都倒下去了,而大湖也被蒸干,成为硬地大坑。

    一个时辰之后,天劫越来越可怕,最终轰的一声巨响,一片黑瀑事落,它的挣扎很顽强,但却根本挡不住那样的雷劫。

    「轰隆隆!」

    整个山脉崩塌,它庞大的躯体坠入大湖坑中,黑色蛟龙凄厉惨叫了一声,身躯炸开,血雨纷纷洒洒,随即消散。

    「好可惜。」

    姜南叹息,对于这头异兽,他有几分惋惜,这样一头异兽即将踏入乾坤境,这样死了实在是非常可惜,太难得了,堪称逆天,如果成功未来必定能够横行南域,但是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渡劫失败,死掉了。

    「太可惜了,再有片刻天劫就要消失了丫,它失败了,到头来形神俱灭。」秦修叹道。

    天劫将黑色的蛟龙身躯轰炸开,血肉飞溅,额骨内一条指姆大的蛟龙飞出,那是它的神识所化,然而却在黑色的天雷中破坏陨落了。

    谭凌也摇头,虽然很惋惜,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这般了。

    「走吧,继续找。」

    谭凌开口,带着众人往玄天星飞仙谷的方向去。

    他们沿着一条古路进入原始森林,穿过一片片岭谷,进入了这片蛮荒大森林的腹地,「咻」的一声一道黑芒一闪而没。

    「小心。」

    谭凌提醒道,以神念捕捉,发现了生灵气息,谭凌眸子中露出冷意。

    「那是什么东西?」韩飞神色一滞,觉得刚刚有一种冷风袭上了脊背,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抬手祭出一杆神矛,长达十丈,警惕的盯着前方。

    「像是青竹镖。」古天一道,追出去很长一段路,一无所获。

    「应该是闪电鸟吧,它们拥有天下极速,若是一只闪电王的话,修哥你的风行步不进一步,都不见得能追上。」李秋水道。

    「希望是吧。」秦修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继续前进。

    「噼里啪啦!」

    远处,电光冲霄景象恐怖云朵都被染上了黑色,传来阵阵声响。他们快速向前跑去,越过一条大峡谷,飞过两座耸入云层中的山脉,终于来到了现场。

    这是一片峡谷,地势险峻,崖壁上交织雷霆。

    前方,寸草不生,有一座石山,缭绕有一条条黑色的电芒景象很是神秘炽盛精明。

    「那是」

    放眼望去,前方有一个大峡谷,一条漆黑的蛟盘在里面,浑身遍布黑鳞,生有三颗脑袋,每一颗脑袋上都长有尖锐的犄角,狰狞吓人。

    在山巅上,有一座巨年的鸟巢各种电芒正是从鸟巢中垂落出来,不计其缕,如一条条黑色的瀑布落下。

    且,在鸟巢外,还有一具尸体。

    「这是什么巢,像是一个神鸟窝,不会有仙珍吧,竟有这种异象。」姜南忍不住了,要不是韩飞死死的按住了它,说不定已经窜上去夺宝了。

    「别乱动!」

    韩飞瞪眼。

    「不对劲!」

    鸟巢中有活物,他们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飞上高天去观望,马上一惊。

    那座鸟巢中,一团赤红火焰跳动,温度很高,似乎连虚空都给融化了。

    在鸟巢外侧,有着一具焦黑的尸骸,赫然便是先前他们遇见的那头凶戾的异兽。

    「不会是被烤熟了吧?」

    韩飞瞪眼,那可是悟道境的骨骸。

    一只形似鸾鸟一样的存在,正在化道,各种电芒都是它发出的,一条条道纹密布巢中,黑色的闪电缭绕了山体,峡谷里的蛟

    龙,便是在争取时间。

    只是,结局并不怎么美好。

    「吼!」

    低沉嘶吼响彻八荒,鸟巢震颤,那团赤红火焰变得更加炽烈,直接卷住那头悟道境的蛟龙异兽,使得后者发出哀鸣。

    它的形体其实不大,只有一丈多,通体成青色,如果算上那些漂亮的尾翎,就足有三四丈长了,绚烂精明。

    此刻,这团火焰卷着黑色蛟龙异兽,令的黑色蛟龙异兽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哀嚎,不断挣扎,甚至显化出真实的妖魂,但是却丝毫无用,在赤红火焰的灼烧下不停的缩小,渐渐化作灰烬飘散。

    「这家伙,还挺强啊!」

    谭凌吃惊,这只形似鸾鸟一般的生物,居然杀死了悟道境级的黑蛟异兽。

    这是何等的强横啊?!

    姜南自然也吃惊,但很快便是露出笑容。

    这个形似鸾鸟的赤红火焰,看上去很不简单啊。

    「该不会真是一只拥有金乌血脉的乾坤境吧,它竟然在化道!要入无量了吗?」几人都呆住了。

    「这是一只拥有金乌血脉的青鸾鸟,有可能化为青日。」古天一见多识广,观察喜久后说道。

    「所谓珍奇兽异说的就是这类存在啊。」姜南惊叹道,而后大言不惭,要收兽宠。

    「养上一只,伴在身边,将来说不定可培养出来一只妖圣皇。」韩飞也都动心了,摩拳擦掌。

    「这只鸾鸟遭创了,被迫化道。」谭凌开口,机甲终端,扫描出鸾鸟的脑后有一个血洞,鲜血点点,刺穿了元神。

    「这是一只步入即将步入无量境的王鸟,居然伤成了这个样子,这片蛮荒还真是可怕,大家要小心。」李秋水提醒。

    「啵」

    鸟巢中传来一声轻响,鸾鸟化道进入了尾声,浑身都在道化,慢慢成为一片光雨,无比的美丽。

    与此同时,它头顶,赤红色火焰腾跃,有一股股非常慑人的气息荡开。

    随着火焰的抖动,周畔的诸多岩浆湖泊都沸腾起来,一块块的岩浆石朝着鸟巢汇聚,最后凝聚到鸟巢之下。

    「太可怜了。昔日我养过一只鸾鸟被叶碧画害死了,虽然没有这只血脉强,但也很有灵性,一边哀鸣一边轻啄我的手指死去了。」叶紫萱轻声道,似乎很伤感。

    「啵」

    最后,蛟龙的血水冲起,那里一片炽光发出,鸾鸟完全化道,骨头磨灭,翎羽消失,血肉燃烧,成为一片有神性的光雨,格外的绚丽。

    一声道鸣,而后所有光华都内敛,消失在了巢穴中,没入一枚蛋内。

    「什么,有一枚金色的蛋,化道产生的神雨飞了进去。」几人惊呼。

    而后,他们快速冲上了石山,此时电芒都消失了,峡谷全是异兽尸骨,像是某种秘术,此地格外的恬静。

    鸟巢,以各种灵木异兽尸骸筑成,内部铺垫的都是柔软的灵药,富有一种灵性的力量,正中有一枚拳头大的蛋,金光内敛,剔透晶莹。

    姜南走上前去,仔细打量,越看,脸色则越是郑重,眼睛都眯了起来:「好强盛的血气波动,好浓郁的神性气息!」

    韩飞几人也凑近,跟着一起看向这枚蛋。

    这枚蛋上的符文交织着一种淡淡的神性气息,且有极为磅礴的血气在涌动,非常骇人。

    他们看着这颗金灿灿的蛋,都是不由得一愣,这……难道就是那只拥有金乌血脉的鸾鸟留下的涅槃?!

    这……怎么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像呢?

    「不会吧?!不会是孵不出来吧?!」

    「这可是一只涅槃的鸾鸟啊,整片天下也寻不到一两枚,可以说千古罕见,如暴没有意外,将来怎么说也能成长为一只金乌。」古天一道。

    金色的蛋发出一缕缕道纹波动,天地共鸣,自主汲取四方精气,很是神秘。

    「你确信,这里面会孕育出一只金乌来?!」韩飞忍不住问道,盯着金色蛋看,满目期待:「要真是那样,这绝对是一宗了不得的宝物啊!若是孵化出来了,那……」

    姜南看了看谭凌。

    「我的!」姜南横跨,仗着跟公牛一样强壮的身子,将竞争敌手韩飞给挤到了一边。

    「你干嘛?!这可是金乌,你抢什么?!」

    韩飞瞪眼。

    「老实点,一边呆着!」姜南道,伸手就将韩飞给拎了起来。

    「我靠,我和你拼命!」

    韩飞嗷嗷大叫。

    姜南才不管,拎着他就将这货丢到了远处。

    当然,韩飞不会这么快抛却,他天赋异禀,比常人高出足有一两头来,双臂一晃,将姜南给举了起来。

    姜南虽然不死,但他没有道行,只是神阵师,并不是韩飞的对手。

    「别抢了!」当心损坏了我的小金乌。」谭凌提醒,这枚金色的蛋确实非比寻常,决不能有失,这可是能化太阳一样的金乌。

    听到谭凌这话,韩飞倒也没再挣扎。

    姜南翻白眼,这家伙,太没节操了。

    当下,他放弃了继续和韩飞较劲。

    看向这枚金色蛋,他们眼底划过一抹精芒。

    最终,他们决定让叶紫萱先收起来,让姜南和韩飞远离,他们收为兽宠是小,最关键的是怕他们给吃掉。因为,这姜南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这种神卵吃下去的话是大补,有可能让他恢复道行。

    「我戳,本尊只是随口说说罢了,至于这样提防我吗?」姜南很不甘。

    谭凌瞥了眼他,懒得搭理他。

    他招呼秦修,带着姜南和韩飞退出百丈远,盘膝坐在虚空上闭目养神,等待这个地方的异变结束。

    在这片峡谷的脚下,他们见到了几根鸾鸟的羽毛,都沾染着血迹,显然是这头化道的王鸟回来后挣扎时落下的。

    他们将羽毛捡起来,想要查看是什么样的存在能伤到即将踏入无量境的鸾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