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猛龙出狱 > 第122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原来韩萌萌的外衣刚才已自动从肩上滑落。

    粉红内衣,以格外夸张夺目的姿态,显露无遗。

    徐枫就算心性再淡定,也终归是热血青年,看到这一幕后,不由得血脉喷张!

    他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她披好。

    只是在要盖上那一抹春光的最后一秒,徐枫依然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微不可察的咽了咽口水。

    然后他同样用指尖在韩萌萌的眉心点了一下。

    韩萌萌的神智立刻恢复。

    屈辱、难堪、害怕、绝望……诸多情绪瞬间将她淹没!

    虽然刚才独自来见白世轩,她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但那帮人的无耻兽性依然让她比死还难受!

    因为,刚刚她虽然身体不听使唤,但意识却是清晰的!

    她能听见这帮禽兽如何当着她的面,商量要如何玩弄她。

    甚至连细节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正是韩玄风邪术最恶心、最可怕的地方!

    就是让你在清醒状态下,去完全配合对方一切指示!

    如果徐枫晚来几分钟,她肯定要做出许多不齿的事啊!

    想起这些,韩萌萌紧紧抱着徐枫肩膀,哭得更痛。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一个问题:

    韩玄风明明那么牛B,怎么徐枫三言两语就把他吓跑了?

    她立刻抬起头,再次盯着徐枫不停打量。

    “你没事了吧?眼睛都哭肿了。”徐枫笑着关心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韩大师怎么会那么怕你?”韩萌萌皱眉问道。

    “我是普通人啊。有句话叫邪不压正,我这么正气凛然,他那种邪门歪道自然得害怕。”徐枫随口解释。

    “不对!你肯定对他做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或者,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韩萌萌自然不相信。

    徐枫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只好低头看了一眼,笑道:

    “你该松手了,咱俩这个姿势不合适。”

    韩萌萌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只顾着哭,没注意到一直是紧紧贴在徐枫身上的。

    而衣服又是暂时披着的,所以经过挤压后,两人上半身接触的地方,被挤出一片大好风光!

    她的脸唰得一下变得通红,从耳根到脖子根,全都红得像炭!

    “别看!”她赶紧松手,轻轻娇嗔一声,然后转身将衣服穿好。

    经过这么一闹,她也没心思再关心徐枫的身份。

    而徐枫则趁机下楼,离开。

    就这样,韩萌萌入职的第一场同事聚餐,以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收场!

    所有人都把这一切怪罪在徐枫头上,认为是他出风头,惹到白世轩、韩玉杰等人,搞砸了聚会!

    而徐枫则默默回到星河湾。

    经过68号别墅附近时,他特意看了一眼。

    那团煞气又比之前更浓了!

    此时已很久没人住过的68号别墅前,停了好几辆豪车,人头攒动,灯火通明。

    白世轩正指挥手下往别墅里搬东西。

    徐枫目中玩味儿的眼神渐浓,盯着这一切,心底冷笑。

    天地讲究阴阳调和、万物平衡!

    星河湾的灵气有多精纯,那团煞气就有多恐怖!

    别说刘怀罡了,就算是韩玄风亲自出马,拼尽一身修为都未必能驱除干净!

    这位白家大少,用不了多久就会哭着求他帮忙了。

    很快,一夜过去。

    徐枫正常上班。

    而文峰一大早就接上曲如嫣,两人一起上班。

    “我听我妈说,昨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曲如嫣揉着微微发疼的脑袋,问。

    “是啊。你呀,也太不小心了。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肯定要出事。”文峰假装关心的埋怨。

    “我记得好像是那位韩少踢到我……然后发生的事,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曲如嫣郁闷道。

    文峰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立刻冷笑:

    “幸好我认识韩少,他听说你是我女友,当场就给我道了歉。”

    “是吗?”曲如嫣颇为惊讶,文峰的人脉实在太广了。

    “我当然就不能这样算了啊。你可是我女友啊,他打你就是打我的脸!我都准备给赵爷打电话了,有位从省会来的、姓白的公子哥出来替韩少求情,我看他人挺不错的,就给他面子让他们走了。”文峰淡淡解释。

    曲如嫣原本还有一丝怀疑,听他讲到“白公子”,立刻不再质疑。

    因为韩玉杰同样提起过这个人,文峰当时又不在场,他怎么会知道有一个白公子这样的人物?

    肯定是他说的,两人碰过面啊!

    曲如嫣想起昨晚惊险一幕,依然心有余悸:

    “唉,幸好你来了。看来徐枫是真得不能指望了,要不是他……”

    “你还提他干什么?这个臭小子,我真想让赵爷弄死他!”文峰打断她的话,恨恨的骂道。

    “昨晚他确实也逞能了,但主要原因其实也在他。”曲如嫣赶紧解释。

    “你不知道啊,那家伙当时看你昏倒了,趁我和韩少在包间里讨论你的事,他竟然趁机非礼你!”文峰拍着方向盘骂道。

    曲如嫣的脸立刻红了!

    她仔细想了想,昨晚确实好像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摸……而且她今早醒了以后,确实发现内衣上的坠饰掉了一颗!

    她以为是自己昨晚昏倒时不小心碰掉的,可没想到,竟然是被徐枫……

    她又气又急,马上掏出手机,含着泪咬牙道:

    “该死的混蛋!我要报警,我绝对不能饶了他!”

    “别报警了,这种事你抓不到现场,留不下证据,报警也没多大用。而且闹大了,你的名声怎么办?等我回头联系赵爷,找人收拾他一顿,替你出出气。”文峰赶紧劝阻道。

    曲如嫣心中恶气难消,觉得丢人至极,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文峰看着这一幕,嘴角咧起坏坏的笑意。

    而曲如嫣低头哭了好久,突然看到副驾和车门的缝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几秒后,她突然暗暗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

    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竟然就是她内衣上的坠饰!

    她立刻扭头看向开车的文峰。

    她不是说徐枫是在酒店非礼我的吗?

    怎么这东西会掉在车里?

    就算我不小心自己碰掉的,它也应该是掉在我衣服里,而非掉在外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