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反派女主开局只想抢江山 > 第四十四章 玉佩
    镇国公虽然没有被炸死,但也受了重伤,闻言

    垂死病中惊坐起!

    他们这是捅了天窟窿了吗,这怎么就逮着他们一家动手了!

    让炸的血糊糊的脸上,两只眼珠子挂着愤怒,镇国公怒道:“还请箫大人务必将凶手缉拿!”

    说完,让人抬着他去见皇上了。

    有必要去皇上面前哭诉一番。

    好好一场狩猎,被迫打道回府。

    赵都带着刑部的衙役在现场摸查爆炸案的线索,萧延则带着十三立刻飞奔回京都。

    同和票行对面一家卤肉饭的房顶,春宝聚精会神趴在那里,烟囱挡着身形,只露出一个皮质的弹弓。

    铁珠已经捏在皮子里面,只等着萧狗一到,弹珠发射,一击弄死那狗东西。

    “来了!”陆嘉趴在春宝一侧,忽然压着声音道。

    春宝精神一振,双眼一瞬不瞬盯着前方。

    底下。

    因为爆炸案发生,老百姓如潮水一般涌向城门口,京卫营的人不得不全部出动,勒令这些百姓不许哄闹,把人全部禁锢在道路两侧。

    废了足有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才将道路清理通畅。

    萧延和十三一路策马疾驰,到了同和票行门口,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直接朝同和票行走。

    春宝瞄准萧延的后脑袋瓜子,手中弹弓被拉满。

    这弹珠只要射出去,这狗东西立刻脑浆迸裂。

    春宝半眯着眼,屏气凝神,就在手中弹珠要射出一瞬,陆嘉忽然一把摁住她的弹弓。

    春宝错愕看向陆嘉。

    陆嘉则错愕看着底下,“你仔细瞧,看萧延挂在身上的那块玉佩。”

    春宝扬了一下眉梢,看过去。

    距离有点远,看不真切上面的纹路,但是看得清楚形状,是一块带着锯齿边缘的羊脂玉,像是葫芦状。

    春宝顿时张大嘴,转头看陆嘉。

    陆嘉顿了顿,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块玉佩。

    这是老将军多年来贴身收着的东西,年初那时候陆嘉带着春宝去敌国探情报,任务重,凶多吉少,临行前老将军将这玉佩给她戴了。

    老将军说,这玉佩是他发妻当年给他从庙里求来的护身符,一大一小两个。

    大的他随身带着,小的则留给发妻在家护着一家平安。

    那时候老将军还不是将军,只是一个普通的兵,他在军中一步步的摸爬滚打,一次次的历经生死,用项上人头换来一个将军的封号,统领千军万马。

    数年的征战中,他的儿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一个个也跟着上了战场,唯一一个小女儿被皇上接进了宫,封了宁妃

    怎么这个玉佩会挂在萧延的身上。

    他从哪来的。

    原本要用铁珠将萧延一击毙命,可因着这块玉佩的出现,陆嘉却没法出手了。

    和春宝相视一眼,两人默契的悄无声息离开。

    同和票行。

    萧延一进去便被镇国公府大公子段喆迎上,“萧大人!”

    萧延扫了一眼票行大堂,沉着脸问:“怎么回事。”

    段喆招呼了票行的账房,那账房一把年纪又受了惊吓,惨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上前。

    “启禀大人,就在城门外爆炸刚刚发生没一会儿的功夫,忽然来了两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们一个拿着鞭子,一个拿着弹弓。

    出手毒辣,将票行的伙计全部放倒之后,收走了票行台面上所有的现银和银票。”

    萧延顿时下垂的手一捏拳。

    这作案手法简直和当时乾州案件如出一辙。

    “票行里没有护卫?”

    账房道:“有的,只是发生爆炸的时候,护卫担心在城门外的老爷,就离开票行去北城门了,那两个狂徒就是护卫走了之后来的。”

    十三站在柜台围栏前,“大人,你看。”

    萧延走过去,一眼看到那木栏上嵌着的铁珠。

    十三用匕首将那铁珠撬出来,萧延捏在手里垫了一下,与清源寺现场发现的铁珠,一模一样。

    “除了收走现银银票,还有别的损失吗?”萧延问。

    账房摇头,“他们好像对客人们存放在我们这里的贵重物品没有兴趣,只要钱财,当时是拿着一个麻袋来装的,装了一麻袋,收走了钱,没要我们的命。”

    “身形手指肤色声音那些还记得吗?”萧延问。

    账房就道:“穿着藏青色的衣裤,身材瘦削,声音应该是故意压了声音,不太好辨认,至于肤色,他们带着面具,将脸和脖颈遮掩的严严实实,手上还带了皮手套,也看不见。”

    除了在现场又找到七八颗相同的铁珠外,余下最大的线索就是那些小伙计身上的鞭痕。

    鞭痕与清源寺大和尚身上的鞭痕,粗细口径完全相同,而且全都是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的。

    可以确定,这次作案的人,就是上次在清源寺密室杀死大和尚的人。

    也就是乾州杀人案的女魔头,

    至于是不是陆嘉和春宝

    “萧大人,我们刚刚统计了一下,账面上的损失一共是八万两现银和银票,这简直太过猖狂,皇城根下,谁不知道这票行是我镇国公府的产业,当时我们账房还提醒了那两个狂徒。

    可他们根本眼皮都不眨,根本不把镇国公府放在眼里,这就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啊。

    萧大人还请重查,决不能放过他们。”

    段喆作为镇国公的长子,却非嫡出,一直以来也不怎么受到待见,这次皇上狩猎,他没有跟着一起去,而是留在家中,这算是因祸得福?

    毕竟当时一起跟着去的几乎所有小姐少爷,脸上身上全都挂了彩,就算是医治好,最轻也是要落疤的。

    段喆是镇国公府现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一张脸了。

    在现场做完全面的勘察和口供记录之后,萧延带着十三去了小酒馆。

    “生意这么好?”

    一进门,十三就被小酒馆里吵嚷的说话声给震撼到。

    酒馆里,座无虚席。

    几乎每一桌都在谈论今天的事。

    确实是太劲爆了。

    先有皇上狩猎队伍被炸,再有镇国公府的票行被抢,任何一件事都足够老百姓茶余饭后说上一阵子了,更不要说这两件事同时发生。

    “陆三小姐呢?”萧延抓了一个小伙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