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反派女主开局只想抢江山 > 第四十五章 扯下
    小伙计忙恭顺道:“三小姐在楼上。”

    萧延朝楼梯口看了一眼,又问:“一直在?”

    小伙计点头,“是呀,今儿酒馆客人多,怕我们忙不过来,三小姐和春宝姑娘就没出去,留在二楼帮忙。”

    萧延捻了一下指腹,放了这个小伙计让他去忙,朝二楼走去。

    二楼一共八间雅间,隔音不算特别好,吵哄哄的在楼道里就能听到里面的高谈阔论,一个个三杯酒下肚,全都是政客,刑部还没调查清楚呢,他们就把今儿的爆炸案分析的一清二楚了。

    “绝对是太子下的手,镇国公府一直支持四皇子殿下,太子爷不炸他炸谁!”

    “不可能是太子,绝对是四皇子下的手,只不过是炸错了人,那火药分明是奔着皇上去的,这是要弑父杀君!”

    萧延一路走一路听着这些结论,一直走到楼道的尽头,在最安静的一间屋门口驻足。

    里面一丁点动静都没有。

    他伸手敲门的动作一顿,心思一闪,改了主意,直接手上蓄力,将门用力一拍。

    咣当~

    “啊!!!!!”

    “流氓!”

    萧延一掌下去,好端端一扇木门直接被他拍的从门轴上掉了下来,砰的砸在地上。

    里面陆嘉衣裙半解,震惊又愤怒的瞪圆了眼睛看外面。

    “你脑子是有什么病吗?为什么要拆我的门!”一看是萧延,陆嘉气的跳脚怒骂,怒不可遏间,衣裙带子散开,里面的里衣霎时间露了出来。

    萧延立刻避开目光,“你穿好衣服再说。”

    就在萧延避开目光一瞬,还在窗外吊着的春宝一下悄无声息的进了屋里,轻手轻脚将陆嘉背后刚刚换下来的衣裳拿走,闪身去了里屋,飞快的将身上藏青色的男装脱下,换成早就准备好的衣裙。

    在她窸窣换衣的同时,陆嘉怒火冲天。

    “我穿好衣服再说?我的错?我在自己屋里换衣服,我愿意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你管得着吗?你为什么拆我的门?我和你有仇吗?你堂堂刑部尚书大人,做了这么大的官,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们老百姓呢?

    我连在自己屋里换衣裳的权利都没有吗?”

    这边陆嘉怒骂,声音大的离谱,立刻吸引了二楼的客人们纷纷从雅间里探头出来看外面什么情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嚯!

    年纪轻轻刑部尚书?

    貌美如花酒馆东家?

    孤男寡女?

    干柴烈火?

    换衣裳?

    拆门?

    真特娘的劲爆啊!

    今日份第三颗瓜抵达!

    一颗颗脑袋冒着好奇的光,灼灼的往这边瞧,萧延不好站在门口给人当乐子,一步进了屋里。

    陆嘉一脸抗拒,“出去!这是我家,不欢迎你!”

    萧延垂着眼,不看陆嘉,一脚进门,转身将门板扶了起来,“你先将裙子系好。”

    陆嘉瞥了一眼里屋的春宝,见春宝全部都收拾整齐,陆嘉哼道:“真是没天理了,你瞧瞧你干的什么缺德事。”

    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裙带系好,似笑非笑朝萧延跟前走。

    “尚书大人踹我的门,这次是又有何指教,是发现今儿北城门外的爆炸其实是我炸的,准备要把我抓回去严刑逼供?”

    萧延被陆嘉阴阳怪气一噎,眼角余光瞧见她裙带已经系好,朝她看过去,“那是你炸的吗?”

    陆嘉半垂着眼,瞧着萧延系在腰间垂下的玉佩。

    锯齿边缘,葫芦形状,繁复的莲花纹路上刻着小字,看不清上面的字。

    瞧完那玉佩,陆嘉眼底带着一股冷笑,掀起眼皮看萧延,四目相对,陆嘉勾了嘴角。

    “问我啊,问我我肯定说不是啊,那你信吗?

    你一声不吭的突然踹了我的门,不就是想要给我来一个出其不意的现场拿脏吗?怎么样?拿到了吗?”

    萧延迎着陆嘉的目光,在她澄澈的眼底看到冷意,“你一直在酒馆?有证人吗?”

    陆嘉冷哼,“我说有或者没有,尚书大人信吗?问我有用吗?不如,你去问问酒馆的客人?看他们是不是瞧见我了?”

    说着,陆嘉身子朝后一探,扫了一眼外面。

    原本十三是跟着萧延一起过来的,门被拆了的那一瞬,十三是站在萧延一侧的,现在十三不见了踪影。

    陆嘉收了目光笑道:“十三是去客人们那里打听了吧,世子爷还问我干什么,等十三的结果不就行了。”

    话音才落,十三从外面进来。

    萧延朝他看去,十三摇了摇头。

    陆嘉顿时噗的笑出来,“哎呀,这可怎么办呢,世子爷拿什么赔我这扇门呢?”

    话音一落,陆嘉忽然伸手,朝着萧延挂在腰上的玉佩抓了过去。

    手指头缠着纱布,并不灵活,她一把抓了玉佩用力一扯。

    原本想着丝绦易扯,一把就能拽下来,结果那玉佩系的太结实,陆嘉一个用力竟然没有拽下来。

    失了先机,被萧狗反应过来,萧延下意识一把摁住自己的玉佩。

    只是玉佩被陆嘉拽着,他伸手摁住,手掌直接摁了陆嘉手背上。

    眼底带着冷意,萧延沉着脸怒喝,“做什么,松手!”

    陆嘉抓着玉佩不松,“讨一个赔偿啊,世子爷拆了我的门,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萧延道:“你的门我给你修,松手。”

    陆嘉道:“门拆了能修,但是你刚刚进来,看见我换衣裳了,这个赔偿怎么算?”

    萧延:

    憋了一瞬,“你还穿着里衣,我又不是看光了。”

    陆嘉顿时挑眉笑起来,“看光?原来世子爷突然拆了我的门,不是想要抓我回去受刑,是想要看光我?”

    萧延瞬间面颊阴沉又发红,“胡说什么!”

    陆嘉和她四目相对,两人离的近,几乎呼吸纠缠,对视须臾,陆嘉忽然朝着萧延吹了口气。

    不知是陆嘉才喝过酒还是才吃过水果,气息带着一股清甜。

    萧延:

    陆嘉面上带着明显的调戏之色,道:“你是不是没见过姑娘的身体啊?多大了?二十三?二十三碰过姑娘吗?”

    萧延简直一个脑袋八个大!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这么不知廉耻!

    一时间不知道是怒的还是恼的还是羞的还是什么,萧延面红耳赤将陆嘉推开,“成何体统!”

    他抬手一瞬,陆嘉顺势将那玉佩扯下,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将玉佩放到眼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