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反派女主开局只想抢江山 > 第四十六章 线索
    的确是和她那块玉佩一模一样。

    只不过要小一点。

    锯齿边缘,莲花纹路,葫芦形状,连上面刻着的字都是一模一样:平安喜乐。

    老将军说,这玉佩是从庙里求得平安符,但是上面的字,是他找玉石工匠学了几天,自己亲手刻上去的。

    “还我!”

    萧延眼见自己的玉佩被陆嘉扯了下来,立刻上前一把去夺。

    陆嘉将玉佩直接藏进自己的胸口,然后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含笑道:“好啊,你来取呀。”

    萧延险些一口血喷上来。

    “你知不知道廉耻!”

    陆嘉嬉笑,“不知道,我们从小变态着长大的姑娘,不知道什么叫廉耻,只知道吃了亏就要讨回来,不能白吃亏。

    你看了我换衣裳,我清清白白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不能就这么吃个哑巴亏吧。

    这玉佩算你给我的赔罪,这事儿就算两清了。”

    萧延怒道:“不行。”

    “不行,那白给你看了?”陆嘉反问。

    萧延道:“我可以给你银票,要多少都行,玉佩还我。”

    陆嘉便笑道:“这玉佩这么重要啊,你相好给你的?”

    萧延没说话。

    陆嘉就道:“不管谁给你的,这玉佩现在是我的了,谁让你不经人同意就挖我财神位,不经人同意就直接拆我门呢。”

    萧延捏拳,因为咬牙,下颚线绷的很紧,“玉佩给我,你若是想要玉佩,我再给你一块成色更好的,这块不过是普通玉佩,不值钱。”

    陆嘉笑道:“骗鬼呢,不值钱你这么紧张?”

    “我母亲留给我的。”萧延声音一下低沉了几分,顿了一瞬,他道:“我唯一护住的东西。”

    说完,萧延一掀眼帘,看着陆嘉,眼底带着毫不遮掩的厌恶。

    “其他的,都被你们陆家霸占了。”

    萧延是真的厌恶所有陆家的人。

    从骨子里厌恶。

    这种厌恶,从小伴着仇恨和他一起长大。

    陆嘉瞧着萧延,默了一小会儿,怂了一下肩,将玉佩取了出来抛给他。

    “行吧,你都说的这么可怜了,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不过,你大约有误会,我们陆家家大业大,会霸占你娘留给你的那三瓜俩枣?我看这玉佩上的字刻的歪歪扭扭,该不会是你小时候自己刻上去的吧。”

    萧延接玉佩,攥在手心里,凉飕飕的看了陆嘉一眼,没说话,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顿住脚,取了一张五百两面额的银票随手丢在门口桌上,“赔偿你的门。”

    从酒楼一出来,十三回禀道:“问了二楼雅间的客人和酒馆的伙计,陆三小姐和春宝的确是从爆炸之后,就一直在酒馆里忙乎,并未离开。”

    萧延没说话,脸色差的难看。

    十三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大人,顾先生做了画像,已经证实那杀人狂魔不是陆三小姐,咱们也挖了人家财神位,从那里并没有找到咱们之前预测的她偷窃陆氏的东西,今儿同和票行被抢,她是有不在场证明的,而且

    城门外的爆炸,要把那么多黑火药运到城门外再埋下,需要一定的人力物力,而且埋的时间不超过两天。

    可这两天,头一天陆三小姐被陆氏关了柴房,一宿没有离开府邸,第二天又被咱们抓了,她完全没有作案时间。

    我知道大人心里恨陆家的人,如果换成别人是嫌疑人,大人未必会这样,可现在,陆三小姐的嫌疑已经洗清了,大人就放过自己吧。”

    别人是嫌疑人,萧延未必会手段那么下作卑鄙。

    可这嫌疑人是陆嘉

    萧延恨不得立刻给她定罪。

    萧延攥着手心里的玉佩,走的飞快,“你话多。”

    十三跟着他,“卑职只是不想大人因为这个事情和自己较劲,咱们对付陆氏可以有别的法子,这么多年大人都忍过来了,现在怎么就克制不住了。

    大人总不能因为对付陆氏,把自己搭进去,您自己想想,从开始怀疑陆三小姐到现在,您睡过一个好觉吗?

    咱们好不容易熬到今天这一步,犯不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刑部。

    萧延回去的时候,赵都已经在了。

    “同和票行那边如何?”赵都端着大茶缸子喝水,朝萧延问,瞧着萧延的面色,“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同和票行出了多大的事?能让你成这样?”

    萧延拉开桌案后的椅子坐了,一拽衣领,道:“被当场打劫,累计金额有八十万两。”

    赵都手一滑,大茶缸子直接咣当落地。

    人蹦起来。

    “多少?八十万两?同和票行账面上这么有钱?”

    萧延抬眼看他,“这是重点?”

    赵都道:“不是吗?同和票行只是一个普通的票行,就算是背靠镇国公府,做的全京都最大,可全京都有多少钱存在里面,又有多少活钱是流通在账面上的?八十万两啊!国库能有多少?去年年底,平威军出兵,兵部户部拿不出军饷,最后平威军是怎么全军覆没的!他这随便就有八十万两?”

    提起平威军全军覆没,刑部气氛一下凝重起来。

    萧延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是挂上一层忍不住的不好受,眼眶一下红了。

    十三咳了一声,道:“在现场找到了上次清源寺发现的那种铁珠子,还有那些伙计身上的鞭痕,和当时大和尚身上的一模一样,可以确定,作案的就是上次清源寺的凶手。”

    赵都看了萧延一眼,“我们在爆炸现场找到了脚印,顺着脚印追查,查到了春熙楼的一个打手身上,人已经带回来了。”

    “春熙楼的打手?”十三皱眉。

    赵都道:“就是人称三哥的那位。”

    萧延一下掀起眼皮看赵都,“他?他做的案?怎么可能,上次我才吩咐打了他五十大板,五十板子下去,他能动就不错了,还作案?”

    赵都一脸茫然,“他没有受伤啊,好好的,你记错了吧。”

    记错了?

    不可能!

    “人是我当时亲自抓回来的。”十三道:“谁放的?我亲自吩咐的五十大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