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知世界 > 第十四章 老师出事了
    老师出事了

    说起凌老师,他是我的授业恩师,启蒙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我上的高中是市重点高中,所谓的市重点也就是每年500多高中生里面出三四十本科大学生,而且都是很一般的大学,高中时我就吊儿郎当,反正没什么奔头,就破罐子破摔,几个月就变成班级里的重点照顾对象。

    刚刚进入高中那会儿,我就因为和社会上的人打架被学校通报,凌老师那会儿刚接手我们班,了解情况后,他直接把我带到操场,我当时的心情很忐忑,不是批评我,摸着我的头笑着说了一句“吃亏没有!”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靠,这是明师啊!我一下子放开了所有的包袱,和凌老师攀谈起来。

    他告诉我,他曾经是上海知青,以前也是不懂事,没上大学就工作了,那时候一腔热血,相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了南江省。以前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结果当了一名政治老师。

    我问为什么是政治老师,他说他犯过很严重的错误,画了一张五元的钞票,结果被同宿舍的知情拿出去用掉了,在当时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当地派出所经过调查,最终查到了他身上,三年的劳教,后来事情的经过彻底清楚,提前一年出来,给他最终平反,并且安排了工作,从此当了一名政治老师!

    他偷偷对我说,此事学生当中只有你知晓,我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他说他见我仿佛我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查过我的档案,初中还是省三好学生,为什么最终没有考上省重点,我说是逆反心理作对,我从小喜欢美术,初二后基本上沉迷绘画了,他说为什么逆反,我说父亲本就是高知,但周围邻居家的孩子不是清华就是北大,那些家长学历都不如父亲,父亲说我总不能拔尖,给他丢脸了,时间久了就逆反了。

    老师说以后想当画家吗?我说很崇拜,但以后的道路我并不抱希望,凌老师很恳切的对我说,我希望你能成为一名画家,不要半途而废,他说若不嫌弃他也可以指导我一点,若不是凌老师那次找我,我也许真的就堕落了!

    大家欢声笑语唱着歌,我总是有点心不在焉,不过还好,大家并没有发现我什么。

    期间我给好友陈通打去电话,陈通说打我电话打不通,怕我没时间,打算明天到了再告诉我情况。并约好明天医院见。

    第二天一大早,我买了去上海的车票,老师我来了!

    赶到老师的病床边已是午时一点,我看到病床上的老师,快十年没有见过了,他静静地躺在那儿,手脚之上缠满绷带,嘴巴微张,越发消瘦的脸颊,依稀还熟悉的样貌,苍老的我几乎认不出他的样子。

    我轻轻的走到老师床前,凝视了良久,轻轻的呼唤,“凌老师!我来看您来了!”老师缓缓的侧过头,看着我,“是樵山郎啊!你怎么来了啊!”

    我见到老师浑浊的双眼饱含泪花,我赶紧帮着擦拭,我轻轻的握着老师消瘦的手“对不起,才来看您老!”老师看着我,眼神却很明亮“听说你去了云南啦!”我“嗯!我喜欢到处跑!所以这些年没有顾得上来看您,对不起!!”

    老师摇了摇头“我已经很高兴啦!你们都长这么大啦咳咳老师高兴!”

    “樵山郎!?真的是你!”门口站着两女一男,正是我们班两位班花美女和另一个同学刘峰,我笑着说,“好久不见,你们来了多久啦?”

    华蓥有点扭捏的站在周芳雨后边偷偷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周方雨道“我们听到消息昨天赶过来的!我正好在苏州离得也近,华莹和刘峰从浙江赶过来的,前天正要通知你,你电话关机状态!”“我正好在飞机上呢!”

    老师轻轻的说道“给你们添麻烦啦!”华蓥轻轻的说道“我们这些学生应该的!”老师想扭动身体”太麻烦啦!咳咳!!”我们赶紧让老师别动,让他好好休息!周芳雨对我们使了个眼色,我们出得门去到走廊尽头!

    周芳雨盯着我说“朗子,好久不见,你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但我们帮不上忙,又各自在打拼事业!这些年还好吗?”我看见华蓥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看了一眼周芳雨和刘峰又撤回去了,周芳雨偷偷笑道“一会儿有空你和华蓥好好叙叙旧,我们就不当电灯泡啦!”

    我和华蓥同时说“别乱说!”同时眼睛看向了窗外!我岔开话题,“我想知道老师为什么这样!”刘峰说“朗子,我找相关部门问了一下,事情有点复杂,那个杂种我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我缓缓的说“是谁!”

    华蓥看着我轻轻说道“还是我来说吧!朗子,听了你可别激动!是凌萧前男友!李硕!”“李硕!我操你大爷!”我脑袋轰的一声!

    我问怎么不见凌霄来照顾凌老师,周芳雨说道,“凌霄霄疯了!”我目瞪口呆,“到底是什么情况?”周芳雨道“还是李硕!晚上再说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陈通晚上赶到!他基本都知道!”

    我望着病床的的凌老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唯有我们这些学生是他唯一的亲人,还好他们正在从四面八方赶来!

    医生告诉我们,凌老师这几天的的病情恶化,再加上受了严重的骨伤,医生也叹气,我们看着医生期盼的说无论如何也要救回老师,钱不是问题,医生摇了摇头说不是钱的问题,叫我们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