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知世界 > 第十七章 线索
    我这是在做贼啊!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非常规手段,狗日的,李守道你儿子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你自认倒霉吧,我就不信你丫的是个清官,说实话就你这德行也没人信!

    在办公室巡视一周,确定没有值钱的东西,不不不,我不搞财!我找证据!打开手电筒直奔保险柜!若不是那对狗男女,我还真束手无策,谢啦!斑马和秘书!所谓的斑马我要说一下,斑马这个词是我在北京上学时听到的,所谓的斑马就是班马,艺术系独有,她并不缺钱,缺爱缺男人,可以和追她的班里的任何男生发生关系,男生乐此不疲,夜晚熄灯后讨论的对象!这女的和斑马很像暂时叫斑马吧!今天收获满满,得感谢斑马!

    我打开保险柜,看到吴秘书拍照的文件,翻看了一下,棚户区拆迁文件,李守道亲自做了批示,不错,几十个亿的项目,油水多多,看来斑马不简单,这回要费工费时了!

    我翻看下面的档案袋,一张纸片掉落下来,“硕后控,龙彪到位!”奶奶的,这搞钱都集团化了,继续翻看,有一张纸条的数字我注意到了,因为有龙彪这个名字,高1800龙彪1200,赵青竹500我正要放回去,纸张背后好像写有字。

    我赫然发现一排名字,总计有七八个,里面居然有老师的名字,还有几个人的电话,住址,这另外几个人均是外省人,我来不及多想拍照再说,正要接着翻看,楼道里想起急促的脚步声,我炁场感应,显然是朝这边来的,我将资料迅速回归原位,锁上保险柜,翻身上跃!静待来人!

    在离我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缓慢靠近,推开门,我看到一个穿着夜行服的人,年纪颇大,眼神锐利狠辣,估摸约六十出头,身上明显充满阴煞之气,是个修行者。

    我屏住呼吸,他来回扫视着,我不敢发出任何动作,他缓慢的抬头,看向通风口,这时隔壁突然哐当一声,传来一声响动,他赶紧掉头往外冲。

    吴秘书打开门“这不是龙伯吗!我正在整理明天的演讲稿呢!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来看看,今天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李书记特意交代我们,一定做好安保工作!打扰了!”说完掉头就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胖子这回真得感谢你了,多谢你和这个叫青竹的女人辛勤劳作,来日必谢!改天必定拜访!好人有好报啊!我心中一阵坏笑!

    我并不是怕这老头,我相信我有这实力干翻他,虽然我道行还弱,毕竟我也是手撕过河童之人,但是被发现有人窜入李守道办公室,那还得了!以后想再次进入比登天还难!

    原路返回,见探头死角无人,越窗跳入大树翻身隐入夜色当中!这一晚收获满满!

    回到酒店,洗漱睡觉,一夜无梦!

    一大清早,陈通打来电话,说我有没有找回老家的爱情,我笑骂道“老家的爱情在隔壁!昨夜一墙听风,充耳娇喘一夜!鞭炮声声,爆怒,遂塞两耳,不再闻窗外事!”陈通哈哈大笑,说今晚带我一夜春风!说稍等就来陪我!

    西城的早上是忙碌的人群,我坐在茶餐厅外看着新闻,喇叭声响起,一辆牧马人停在我边上,陈通走下车来,对着我猥琐的咪咪笑,钥匙甩给我“这车你先用着。”

    我拿了钥匙,压低声音讲“有好事!”他瞪大了眼睛“靠!搞艺术的泡妞都这么快?”我瞪了他一眼“我怎么感觉你和那个吴秘书一个德性!”陈通舔了舔嘴唇“昨晚春风一夜怕是你了!吴秘书漂亮不!嘻嘻!”

    我敲了一下他的头,说道“李守道的秘书!”陈通道“那个胖子啊!知道知道!还认识!咋啦?”随后我把昨晚看到的讲了一遍!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我!

    “拍电影呢!真的?”我点头!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我想让他彻底相信,于是我启用炁场,叫他看好眼前的杯子。

    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杯子从眼前挪动,他用手去抓,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高高人啊!”我叫他小声点,别让其他人知道,他这回彻底信了。

    “朗子!我以后跟着你吧!”我说别!我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哪有时间照顾他啊!于是我把昨晚的事简短的说了一遍!

    看见他听的眉飞色舞的样子,我拍了一下他脑袋“想什么呢!”他收了表情,压低声音讲,“那女的我也认识!走去车里讲!咱们去见个人!”

    “去大明山!”我们一路开车前往大明山,驾驶室里,我把昨晚拍的东西给陈通看,“原来背后老板是李硕啊!几十个亿的项目呢!”我接着说,“看仔细点,能发现什么么。”

    “龙彪,赵青竹赵青竹这李守道财色兼收啊!这么有风韵的女人!哎!”

    我笑道:“你叹什么气啊!”陈通慢吞吞的讲“这女人给人的感觉挺好的,身材和脸蛋,咳咳!这到底谁给谁戴帽子啊!哎呀!朗子!要不你谈谈昨天晚上的细节?”

    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咋变这么色了!除了男欢女爱还有别的不?说正事儿!”

    陈通收了形“赵青竹是东南集团公司的高管,分管业务。手段很是强硬,给别人的感觉就是个女强人,生活作风上没有传闻!只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就是没有结婚,大家都认为她是忙于事业!其他我不太清楚这个女人!”

    我点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手段应该很强,在政府里面人脉很多!那一串数字应该是分赃!但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赵青竹不惜出卖身体找吴秘书拿东西呢?”

    “李守道贼呗!应该是防着她!或许还有几波人,能在其位,自然有他的法则才能持久在位!但龙彪应该是和赵青竹没有往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