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知世界 > 第十八章 愤怒的陈通
    愤怒的陈通

    我问龙彪是什么人““龙彪是外省人,听说是湘南的,很少有人见过他!但不少人知道这边做工程的龙老板搞得很大!”

    我点头说道,“凌老师为何在里面呢?李守道这么看重?还有其他几个人你听说过不?”

    陈通突然一下子变得沉默。在思索着什么?

    突然一拍大腿“我想通了,霄霄!可怜的霄霄,我操他大爷的!”

    我隐隐感觉不对“仔细说!”陈通激动的说道“那天我看几个混混要欺负霄霄,我赶忙下车带走了霄霄,霄霄在那自言自语,公公给我吃药,孩子没了!公公是爸爸!几个爸爸,哈哈!不要欺负我!爸爸在哪儿!说完在那哭笑着叫!我认为她疯了,语无伦次,啊!这个禽兽!”

    陈通眼泪掉了下来,这时我一脚刹车,把头埋在方向盘,低沉的说道“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李守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一路上我们沉默不语,陈通痛苦的抱着脑袋抓扯着头发,直到到达目的地,他还沉浸在自责的状态中,他两眼无神的下了车,我感觉到这是人要在爆发前的状态。

    一个微胖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陈通“大吃一惊!通儿!怎么了!”我努努嘴“缓缓就好,这里不方便解释!”然后陈通在我的搀扶下,来到了包间坐下。

    “舅舅!这就是我说的樵山郎!我最好的兄弟!”他舅舅伸出手和我握手“你好!早就知道你了!”说完把手搭在陈通肩膀上,陈通顺势抱住他舅舅一个劲的哭了起来!

    “李李守道我要杀了他,畜生啊!”他舅舅吓一大跳,“你去招惹李书记干嘛?什么情况!我帮你调解!”我观察他舅舅,一副学者模样,倒像个组织内的人士,像个当官的!

    随后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过程说给他听!看着眉头越来越紧锁的陈通舅舅!我就知道他也开始愤怒了!听得仔细,不停地擦拭他的眼镜,似乎眼眶开始红润,我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三寸不烂的舌头。最后陈通舅舅说道“如果真的是事实,国家不会置若罔闻,将严惩这种败类!山郎同志,谢谢你!”

    我摆了摆手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道理我是懂得!我会协助你们!舅舅!对了我还不知道您贵姓呢!”

    “免贵姓蔡,蔡庭!在省厅工作!这次来大明山开会!”我忙说幸会幸会!

    陈通终于平复了一会儿,说“舅舅,一定要给我们做主!”蔡庭正色看着他“相信国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任何一个坏人!但法律面前需要的是证据!”

    安抚我们不要着急,他会向相关领导反应这个事情!聊了一会儿,陈通舅舅说道,“午饭我就不能陪你们吃了,等我开完会吧!届时我安排时间通知你们!”临走,蔡庭给了我一张名片,然后挥手告别。

    我拍了拍陈通“咱们逛逛去吧!还记得咱们高中骑自行车来过这里不,还是我带着你吧!”陈通回过神来!“算了吧!当年你带我,轮胎破了,害我硬扛了几里地!”

    我嘻嘻一笑,“走!咱们爬山去”!陈通白了我一眼“没见我都快虚脱了不,缓缓!缓缓!”我递给他一直香烟“抽完出发!”

    我看着云雾缭绕的山顶,对着陈通说道“今晚咱不走了!”

    之所以要留在这,我需要理一下思路,做后面的打算,我们找了个民宿,当然有些天没有修炼了,正好这大明山处于武夷山脉的龙头位置,这里灵气充裕,倒是个修炼提升的好去处。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纸条告诉我,凌老师一家即将面临危险!李守道身居高位,手段通天,又如此禽兽不如,必然会想办法毁灭证据。

    或许霄霄和凌老师正处于监视状态,所以必须马上找人看护,霄霄必须想办法转移!

    第二,另外几个电话需要做调查!这个交给郭栋处理!

    第三,第三,李守道的贪腐证据如何取得突破,这个我亲自出面,但有可能有危险,他身边出现了修行者!

    我身边没有能保护他们的人,告诉同学们只会连累他们,我必须想办法!

    于是思索再三,我拨通了小乔的电话,我把这边情况一一给婆婆她们说明,情况紧急!需要马上派人保护,婆婆顺带问了一下凌老师病情,她说明天坐飞机过来,过了一会儿打电话告诉我,同时来的还有狐仙儿,她说好久没去过大上海了,一定要跑去玩一圈。

    小乔和稚子肯定也会跟着来了,我赶紧给她们定好机票,并电话给周芳雨务必准时接机,有她们在万无一失,安排妥当后。

    小乔兴奋的打来了电话,说没有做过飞机,又说没有去过大城市,是不是会很土,要怎么打扮等等,我一阵无语,淳朴的小乔让人心疼!我只想说小乔你到了上海恐怕很多人都会偷偷看你!因为我都觉得很美,不光是美,那种纯净就会让人过目不忘!

    我打开陈通的门,他正光溜溜穿着裤衩躺着看星星,边上一箱子啤酒,几盘小菜,我啧啧的笑道!“你小子哭过闹过后还不忘享受!”

    陈通两腿一翘笑道“我要养足精神,微笑面对一切丑恶势力,打倒恶霸,我还要粘上李守道的污血,墙上题字“杀人者陈通也!”

    我们两开怀大笑,无所顾忌了!“兄弟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