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知世界 > 第三十七章 转移
    我再次从虚空遁出,竟有些恍惚,不可多用!我赶忙凝神!

    那人一看主人被搞,瞬间变了脸色,又一段咒语出现,两只怪物直挺挺躺在李硕两腿中间,没了动静。

    李硕在地上翻滚着,嚎啕大哭,我也现了身,我微笑着走到了两个念咒人面前,两人正要逃遁,我两手一抓,一边一个瞬间跌落在地。

    我一个两个三个,几十个巴掌抽了过去,“念咒?继续啊!继续啊!”两人没几下,脸肿的老大,像个猪头一样,我把怪物拖到他两身下,嘿嘿的笑道,“继续念!”

    两人吓得顿时蹲下求饶,我恶狠狠的盯着他两,尽然发现深目高鼻,皮肤黝黑,印度人!?我把他两捆了起来,怪物放他们身下,两人吓得哇哇大叫,居然留下了热泪。

    我满意的走到李硕面前,看着这个以前和现在天天扯高气扬的人,侮辱无数女性的李硕,我笑了,我蹲下来,这时我发现他鼻涕眼泪流了一大把。

    李硕稍微清醒一点“樵山郎!看着同学一场的份上,饶了我!饶了我!我输了,输了!钱你拿走!”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我轻轻的说道“凌老师,还有凌霄霄,你忘了?”

    他哭着道“都是我爸,李守道,他强奸了霄霄,有了孩子,霄霄是他害得!”

    我一连几个巴掌甩了过去“你和你爸都是人渣!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但别脏了我的手!废物!”说完我掉头而去。

    没走多远我听到两个印度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还有李硕的谩骂哭喊!不过也就在一瞬间,没了任何动静!死了?

    我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迎面却发现狐仙儿和小乔正快速跑过来!狐仙儿说道,“山郎!你没事吧没事就好!”

    看着小乔关切的眼神,我感觉似乎有麻烦,狐仙儿刚要说话,一把将我两推开,同时双掌向前方击打,轰的一声却发现有人朝反方向极速退去,狐仙儿朝前方直追,我和小乔紧随其后。

    来到崖壁前,地上除了几滩血迹已经空无一人,狐仙儿捡起地上一个箱子,仔细观察,我说是钱,她笑道,“烧了?”

    我赶忙说道“可惜!”

    她丢给了我!“有钱不好吗?”

    我们又仔细搜索一遍,再没有发现什么,只得折返回去!回了屋子,却发现,婆婆,陈通,凌霄霄,老师,稚子早就在一起等候,婆婆表情严肃。

    见我们进来,婆婆拉着我的手问道“山郎!没有受伤吧!”

    我点点头说道“一切都在意料之内!只是两个印度人操纵的两头怪物棘手了点!”

    于是我把那边发生的事大概讲了一遍,说道李硕被废,我看了一眼凌霄霄,凌霄霄表情平静。

    她说“你不杀他,我都会杀了这个畜生!”

    陈通扯了扯我,我赶忙转移话题,问道,“这边是不是也遭到袭扰?”

    婆婆说道“是个高手,过了几招,后那人带领几个人却奔向你而去,我留守,狐仙儿和小乔追了过去!担心你出事,看来是你那边有人向他求救,顾不上我们就往你那跑了!”

    我点头恍然大悟!能让狐仙儿出手的人必然是个高手,这就是一帮人不见了的原因!小乔拉着我的手似乎有些发抖,显然是担心坏了,我紧紧握着她的手,才慢慢平静。

    我把箱子丢在桌上,“李硕的,花钱请的高手,看来是要彻底至我于死地了!”

    陈通打开一看,一捆捆的美金,陈通吐了吐舌头,“有钱能使鬼推磨啊!郎子看来你还挺值钱!”

    我啐了他一脸“我就值这点?”

    狐仙儿则说道“这帮人是针对山郎和我以及婆婆来的,你们不必担心!”

    我说道,“要不这样,为了不伤及无辜,凌老师和霄霄和陈通带着稚子去老庙暂时避避风头!陈通你安排好一切,打电话给郭栋!赶快!”

    凌老师愧疚的说道“都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实在过意不去!”

    婆婆说道“有些事避不开的,即使不是我们,也有可能是别人!所以老师不必太在意!换成别人有可能就不是这个结果了,那样才是真的心里难安!”

    不得不说婆婆的话讲得非常有水平,我们纷纷点头,凌老师听了也稍微平静一些,却总还是露出愧疚的眼神,我问大家有没有意见,众人都说这个计划可行,大家按计划实施!

    我把钱递给凌老师,凌老师坚决不要,没有办法,毕竟不是小数目,我看向狐仙儿“姑姑你说咋办!”狐仙儿说道“他输了就是你的,认赌服输,不要白不要,用钱的地方多,本来这钱是用来杀山郎的,那就留给山郎!”说完把我拉到门外,“等风头过了让陈通拿一半钱去给你老师置办一所去处,算是你们的一份心意,”我点头说好让狐仙儿自己看着办!

    狐仙儿看我还是犹豫不决,直接提了箱子,“我呢!法外之人,哪里都不属于,我拿了!”说完提着箱子上楼而去!”

    过了一会儿,郭栋来了,于是我们坐下来聊了一会,提到一百万的事,郭栋问了下情况摇了摇头道“管不着!管不着!拿命去赌!以后别做了!就当我不知道吧!”

    说起最近发生的事,他也觉得匪夷所思,叫我们当心一点,我说我们正打算回击,他说他打算去汇报这件事,派警力保护。

    我们赶忙推脱不能给政府添麻烦,真要报复,警察只会徒增牺牲反而不好交代,他思索了一下,搂着我“你们的行踪遭到锁定,有可能有内鬼,有事打电话!我就会及时赶到!说完给了另一个电话号码给我!”

    当晚,我们所有人连夜出发,婆婆,狐仙儿和我一路则负责观察有没有斥候,不过今晚却异常安静,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们先到某处的地下车库,换了车直接先到老庙,苦禅大师早早等候,直到安顿好一切方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