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异知世界 > 第四十七章 同学少年,你真的疯了么
    中午开始,客人陆续来到,这得益于周芳雨和陈通的朋友圈,做为第一天营业,我们“同学少年”对客人进行半价优惠,客人对民宿的格调非常满意,纷纷拍照,这是一个扩散的好机会。

    同学们纷纷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并且表示,近期由周芳雨组织,参观,聚会事宜,这是一个庞大的圈子,凌老师的人脉。

    周芳雨详细的做出统计,暂时先分成五届学生,周芳雨每一届都联系到联络人。,再由联络人联系各届同学,这是一张主打牌,因为我们这里叫“同学少年”

    通过会议,我提议,做一面墙,墙上挂上学生时代工作后的照片,可以附加履历和感言,大家纷纷拍手叫好。

    晚餐时,所有客人都在餐厅用餐,纷纷竖起大拇指,我们将刘师傅请出来,陈通向客人介绍道“希望大家用餐愉快,这是今天为大家炒菜的的特级厨师,刘一勺!”

    客人们有人开始交头接耳,居然有不少人走到刘师傅面前合照留念,没多久客人们纷纷找到陈通,问是否以后可以直接来用餐,陈通则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客人们有的直接预定了明天全天的餐饮,本来只能摆放五张大桌的餐厅,被两位客人直接就定出去了,居然还不够,客人们和我们商议道,可否在餐厅外摆放,我询问一下刘一勺的意见。

    刘一勺说道“来多少客人都没问题,准备好配菜师傅就行!”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商议,明早做餐厅延展垫台,彻底解决餐厅用餐的问题!凌老师看着餐厅热闹的场景,感慨的说道“看来王牌是刘一勺啊!”

    第二天刘一勺在“同学少年”做主厨的消息传的飞快,电话居然打爆了,但我担心老爷子身体吃不消,大家齐上阵帮忙,我找到刘老爷子,建议找两个副厨帮忙。

    刘一勺很是激动答到“好,我明天就把人叫过来,用着顺手,没想到我这糟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有这么多人爱吃我做的菜!也感谢樵老板给我这个机会!”

    我赶忙说道“刘师傅!以后这个山庄就是自己家,刘老爷子!我彻底相信什么叫酒香不怕巷子深了!我们商量并且决定了这里将给您让出股份!希望您不要推辞!”

    刘一勺道“股不股份无所谓,关键是我听说了你们的故事,我老头子也很感动,我很愿意和你们这帮有血有肉的家伙们在一起!”说完拍拍我的肩,自顾自的忙去了。

    婆婆,狐仙儿,小乔,霄霄一个上午都在做早课,我赶忙将饭菜送了过去。凌老师还在琢磨那些铭文,他告诉我,这有可能是一串坐标,并非铭文,我跟诧异,坐标?

    凌老师说道“有可能是这边的!我需要再确认一下!”说完接着在那翻阅资料,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不可思议,这代表什么呢?或者藏着什么秘密?我懒得去想。

    看着生意这么好,陈通一直眉开眼笑“朗子!这样发展下去可了不得了!”

    我笑到“你小子掉钱眼去了吧!”

    陈通笑道“可不,谁不见钱眼开啊!”

    我找到周芳雨询问了下稚子上学的事,周芳雨说到“问题不大!走借读路线,正好镇子上有一所不错的小学,基本都是开发商高标准打造的学校,因为好多都是上海那边过来买房子的人,子女上学自然都在这边上,都是借读方式!”

    我说那就好,麻烦她赶紧落实,周芳雨笑道“你以为就你关心稚子啊!我比你还喜欢呢!”

    我说“稚子不能老是和我们待在一起,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我看着心疼!”

    周芳雨说下午那边给出借读事宜的答复!

    实在是没事我跑去看小乔,饭倒是吃过了,人却被狐仙儿带到她房间去了,我收拾碗筷,狐仙儿见我进来,示意我不要打扰,我看到小乔进入冥想状态,头顶微微有白色雾气缠绕。

    我竖起拇指退出房间,郭栋打来了电话,我到外面接起“朗子!李硕找到了!”

    我说“抓到了?”

    郭栋沉默了一会“他疯了!”

    下午周芳雨得到通知,稚子可以去上学了,我赶忙找到婆婆,稚子在旁边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婆婆,婆婆笑着说“那就赶紧去!”

    稚子欢呼雀跃起来,赶紧收拾书包,我摇摇头,今天不上课,稚子执意带着书包,这小丫头估计都憋坏了。

    带着稚子去学校先报道再说,来到佟校长办公室,是个女校长,我大概讲了一下情况,佟校长估计看我头发有点长不像好人,有点不大爱搭理我。

    佟校长倒是盯着稚子看了半天,很是喜欢,稚子说道“老师,我可以去上学了么?”结果校长直接领着稚子到了班级,算是正式入学了。

    我则到教务处将手续补齐,佟校长亲自将书本包好,送到了稚子身边,我看我左右无事,就到镇上逛了逛,等着稚子放学接她,镇上倒是什么都有,毕竟是旅游胜地,大型超市一应俱全,我买了些文具和读书用品。

    口渴难耐,买了颗冰棒放嘴巴里面含着,或者是头发长的缘故,好多人都奇怪的看着我,我也懒得理睬,自顾自的咬着冰棍在那吸吮。

    好几个女孩从对面经过看着我抿着嘴看着我笑,我一阵纳闷,我很奇怪吗?“喂,你是稚子的爸爸?”我回头一看。

    这不正是那佟校长么“哦!我我是稚子的叔叔!”

    佟校长冷冷的看着我,我一阵发怵!“你衣服穿反啦!稚子怎么有个吊儿郎当的大叔!?”

    说着从我面前走了过去,我一看,哟,乖乖不得了,真的穿反了,当时下车时来不及多想。披上衣服就去追稚子了。

    我赶紧穿了回去,刚一抬头,却见李硕衣衫褴褛,到我旁边指了指我,“嘿嘿”两声!接下来手拿着一根棒子边走边唱,

    璧月小红楼。听得吹箫忆旧游。霜冷阑干天似水,扬州。薄幸声名总是愁。

    尘暗鹔鹴裘。针线曾劳玉指柔。一梦觉来三十载,休休。空为梅花白了头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中说不出的味道那同学少年,你真的疯了么?

    同学少年,不也包含他么?或许现在的他,才是真我!?

    李硕!真的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