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逍遥小儒仙 > 第698章:无敌晋帝
    整座京城仿佛被掐住了咽喉。

    所有人,上到三品大儒,下到普通百姓,都惊恐地看向天空。

    仿佛在高天之上,有一尊足以镇压世间的恐怖存在,即将出现。

    皇宫中,

    皇后独孤曌的面色,霎时间变得惨白,眼神中满是凄苦之意。

    逃不掉。

    真的逃不掉了。

    哪怕她机关算计,挣扎了十几年,可是在如此实力面前,一切的谋略,都变得无比可笑。

    除了认命,没有第二种选择。

    四院一监,

    刚要去进行备战的三品大儒们,一个个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每一位三品大儒的心,都在剧烈地跳动,头皮一阵发麻。

    为什么会那么强!?

    国子监,

    独孤卿跌坐在地,俏脸煞白,看向皇宫,丹凤眸子里溢出凄苦之意。

    怎么办?

    面对如此强敌,李长安挡得住吗?

    白鹿书院,

    王天罡、顾卫道,还有李长安,全都坐镇在李家小院内。

    柳知音、柳玲珑以及安南栀,站在风雨连廊下,都感受到了一股几欲摧毁心智的磅礴压力。

    王天罡布下一道气运屏障,这才将这些压力抵消掉一部分。

    “太强了,毫无掩饰的强势。”顾卫道感受着天地间回荡的帝王之气,心神都在震颤。

    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如此强大的气息。

    强大到让他没有半点反抗的心思。

    为何会如此可怕?

    那真的是晋帝吗?

    一想到,他们甚至还想过和晋帝对峙。

    顾卫道都不寒而栗。

    和如此强大的存在硬碰硬,简直就是在找死!

    谁能挡得住?

    王天罡面色肃然,看向李长安,“文武双二品,而且不是初入二品这么简单。”

    “如果只是文道二品,我还能抗几招,可对方还是武道二品,全方面压制我。”

    “他真要动起手来,我很可能连一招都抗不下来。”

    “你何时回来?要不先暂时退避,等到实力足够了,再回京城。”

    此话一出,院子里的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李长安。

    即便都在期望李长安回归。

    但大家都知道,这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晋帝刚刚出世,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没有人认为,有谁能挡得住这样的存在。

    “白鹿书院和嵩岳书院,都有二品文正境,能不能挡得住?”李长安反问道。

    王天罡沉思片刻,随后只能摇头,“文武同修的力量,绝非单独的一道所能比拟。”

    “尤其是武道修成金身后,可以抵挡绝大部分文法。”

    “除非是气运文法,但问题对方也是二品文士。”

    “二品文正境,也许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想要获胜,几乎不可能。”

    “文武双二品,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李长安盘算着自己的实力,再对比现在晋帝散发出来的气息,心里也有些摸不准。

    他仅仅只淬炼了四条地境领域规则,和这种文武双二品打起来,并不稳妥。

    很可能是旗鼓相当的局面。

    要是淬炼的地境领域规则超过九条,才能有压制对方的底气。

    难。

    很难。

    李长安轻舒一口气,“我会尽快赶回来。”

    “家人都在京城,随时可能面临危险,我不可能一个人在外逗留。”

    旁人都在焦急,想要劝阻李长安。

    但王天罡却听出了弦外之音。

    “你是说……?”

    李长安点了点头,“不一定打得过,但对方想要胜我,也很难。”

    这话一说出口。

    王天罡和顾卫道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柳知音三女也是心头一紧,满是不敢相信。

    长安……已经这么强大了吗?

    李长安微微点头,“弟子还没有和师公师父说,在弟子回来之前,亲手将一个二品巫尊斩杀。”

    “之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正是因为此。”

    这是在说什么天书呢?

    王天罡和顾卫道面面相觑。

    明明每个字都能听得清,为何他们却感觉压根没听懂呢?

    什么意思?

    斩杀了一个二品?

    开什么玩笑!?

    二品!

    已经是最顶尖的存在了。

    而他们的徒弟(徒孙),竟然能击杀二品?

    王天罡和顾卫道,感觉天地都崩塌了一样。

    哪怕李长安说的郑重其事,可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相信。

    就在此时,

    两道恢弘文气,从白鹿书院和嵩岳书院冲天而起,将那股威压天下的狂霸之气冲开。

    所有京城中人,皆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

    天空中,文气犹如漫天飞雪,飘洒而下。

    将京城变作了一方仙境。

    “你们……守了朕二十年,现在也是时候清算了。”一条五爪金龙从皇宫中升空而起。

    犹如神话现世。

    随后一道身影,好似一杆长枪,钉在了虚空之中。

    天地在他身周臣服,无数规则在其脚下扭曲。

    自称为朕!

    京城之中,无数人哗然一片。

    整个大晋,可以自称为朕的,只有一人!

    那便是晋帝!

    当年执意修道,被天下人耻笑的晋帝。

    晋帝中年男子模样,但皮肉却好似孩童一般娇嫩,一双眼眸宛如星空,囊括万物,一袭紫金龙袍,贵不可言,帝气煌煌。

    他俯瞰着下方的京城,眼中流露出丝丝回忆神色。

    从白鹿书院和嵩岳书院,分别走出了一道苍老身影。

    他们仿佛刚从书山之中走出,文气滔天如浪潮,虚空中似有无数人在吟诵着先贤圣人的经典之作。

    天地间光明大放,难以言表。

    “晋帝,二十年未见,你果然还是走上了那条路。”

    嵩岳书院的二品文正,一袭灰色长袍,看起来就像是个尘世间再普通不过的教谕。

    他瘦骨嶙峋,双颊凹陷,但双目却分外明亮。

    晋帝微微一笑,带着掌控一切的气势说道,“朕乃天地至尊,万法皆在朕之掌握。”

    “朱松濂,你盯了朕二十年,可曾想到今日?”

    白鹿书院走出的夫子,一身漂染的白色麻衣袍子,手中拄着一根竹杖,

    “晋帝,如今人族大难临头,若你放弃那条路,我等自当继续尊你为帝。”

    “你也依然有统领一国之力,率领大晋反攻妖族。”

    “否则,我等绝不可能让你离开京城。”

    “一旦让你被妖族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话,并未传出,盖因秘密太过惊世骇俗,他们谁也不敢泄露出去。

    一旦被普通人得知,恐怕整个大晋的士气都要受到重大打击。

    晋帝张开双手,“朕以天下气运日日冲刷,妖族之法早已被朕掌握。”

    “朕身上并无任何妖族之气。”

    “朕乃晋帝,九五之尊,岂会被妖族侵染?”

    “程树,你这二十年也一直盯着朕,但你还有一个功绩。”

    “那就是发掘并保护了李长安这样的能臣。”

    “朕会酌情赦免你的罪孽。”

    晋帝说着,朝二人走去。

    “人族孱弱已久,如今四族即将来犯。”

    “朕欲一统天下,将整个人族皆纳入朕之麾下。”

    “同时奋起人族之力,横扫四族,将人族带上举世之巅!”

    “你们挡不住朕,这天下没人可以挡得住朕。”

    “今日朕不杀你们,你们就好好看着,朕是如何带领人族,灭绝一切来犯之敌!”

    话音落,晋帝伸手抓向虚空。

    程树和朱松濂立刻出手。

    然而,下一刻,他们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绝望神色。

    他们的气运文法,竟然全部失效了。

    “这么长时间的闭关修炼,你们竟然只熔炼了两条第二层天地规则,真让朕失望。”

    “人族弱,是有道理的,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腐儒庸才!”

    “从朕开始,这一切都将彻底改变!”

    “你们两个庸才,擦亮眼睛好好看着,朕将扫清寰宇,成就古往今来,第一尊圣人皇帝!”

    晋帝的大手越来越庞大,最后好似一座大山,将两名二品文正境大能,镇压在京城之外。

    仅仅只是一招,便将两大二品直接镇压。

    如此变故,惊得京城内的所有人,浑身都在战栗。

    太强了。

    强的让人窒息。

    在这等存在面前,三品大儒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区别。

    晋帝对此结果,早有预料。

    他负手站在虚空,冷冽开口道,

    “所有三品大儒听令,立刻集结四院一监文士大军,前往北境四府。”

    “所有战场安排,会有宗人府三品大儒前去指挥。”

    “任何不听朕令者,杀无赦!”

    一番命令,杀气腾腾,震的所有三品大儒心神震颤,难以自持。

    而后又听到晋帝略显柔和的声音,传遍了京城,

    “百姓不必惊慌。”

    “朕出关,便是为了解决大晋之危。”

    “城中灭门之事,皆奉朕之旨意执行。”

    “只斩贪官污吏,为民除害!”

    “普通百姓,定不会受到侵扰。”

    “今日,北境气运屏障消散,妖族即将大举入侵我大晋。”

    “朕不日便会率军御驾亲征,北伐妖族,护我河山!”

    晋帝的声音,在京城中回荡。

    随后,晋帝便消失在高空之上。

    皇宫,御书房,

    晋帝闲庭信步走入其中,看着面色惨白的独孤曌,

    “皇后为何如此憔悴?”

    “朕从太庙出关,皇后不高兴?”

    独孤曌脸上露出惨笑,“陛下出关,自当无敌天下,大晋有救,臣妾又怎会不高兴?”

    晋帝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么些年来做的事,朕一直都看在眼里。”

    “说实话做的不错,朕很欣慰。”

    “只是,你忘了一件事。”

    他俯瞰着还保有一丝倔强的独孤曌,“你的一切,都是朕给的。”

    “朕不想给,你也休想拿。”

    “妄想挣脱朕的掌控,你以为朕会让你如愿?”

    “不仅是你,还有你的胞妹,都会是朕的。”

    独孤曌靠坐在书桌旁,眼中流露出丝丝嘲弄之意,

    “陛下一直都想要成为千古一帝,圣人皇帝。”

    “可陛下真的做到了吗?”

    “人族的文道,陛下嫌不够;又盯上了妖族的修行之法,修炼妖族武道。”

    “这二十年,陛下可曾处理过一件国事?这二十年,陛下配得上皇帝二字吗?”

    “若天下人得知,堂堂晋国皇帝,竟然同修人族和妖族之法,天下百姓,还会认你这个皇帝吗?”

    晋帝摇了摇头,往御书房外走去,“所以你们终究只是棋子。”

    “朕驾驭天下气运,你真以为妖族之法,能影响到朕?”

    “朕以气运蛟龙为引,修炼妖族之法,任何妖族气息都被气运蛟龙清洗过数遍,成为我晋国皇室的独有法门。”

    “你们……太弱了。”

    “也太过短视……孱弱短视到,让朕觉得可笑,都不忍心嘲笑你们。”

    “皇后就好好留在皇宫,待你跨入三品,助朕成就文武双一品。”

    “这才会是你此生,最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