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五密录 > 第六章 要不我还是给工头带帽子吧
    “你渴望强大吗?”

    “你想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你想拥有无上的权力吗?”

    “停一下,我就想知道两件事。”

    “一个是我的小说什么时候能成功发表,一个是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婆娘?”

    “嗯像你一样漂亮的婆娘。”

    五仁突然捂住自己的左脸惊醒,嘴里嘟囔道:“香蕉你个西瓜,不知道就不知道,打我干嘛?”

    这是一家十分特殊店铺,开在不属于任何基地的野外,它卖酒、卖食物、卖氧气和各种补给品,同时也提供休息房间,最重要的是它卖武器,卖基地内不允许售卖的大杀伤性武器。

    它外表看来就像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木屋,不过却用了能量罩把方圆数百米的氧气锁住。

    外面的变异动物也不敢轻易靠近附件,全靠这家武器店装配了人脸识别系统,只要长得不像人,一旦靠近就会触发机关,被破甲枪射成筛子。

    基地对这些武器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赏金猎人们就是依靠这一座座普普通通的木屋立足在基地之外的荒野外,这家武器店是明力的老相识,有些压箱底的货,外面可买不到。

    “东西买完了,可以去找30号基地了。”明力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摩托车后座,好奇问道:“你刚刚做什么梦?在门外大喊大叫的,把里面的老板都吓得哆嗦。”

    “我梦到上次那个蒙面妹子,她问我要不要力量,要不要权力,我和她说我就想要个婆娘。”

    五仁端起手边(用二氧化碳生成淀粉而制作出来价值一百三十通用币)的粗啤酒一饮而尽。

    “然后呢?”

    “然后她非要我当什么守卫者,我就说我就要个和她我说我就要个婆娘,她就给了我一巴掌,娘稀皮的,真疼,现在都疼。”五仁揉了揉脸,说道:“我是喝假酒了还是想她了?咋能无缘无故梦到她?”

    “我看你就是惦记女人了,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打光棍。”

    “笑个屁,你不也一样,明眼人都知道你和纱耶香一清二白、一尘不染、干干净净”五仁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才想起来30号基地和纱耶香生死不明,这时候说她,有些不太合适。

    明力一脸无所谓,把五仁的头罩丢在他身上:“别一副死了爹的样子,你不是说我的设定是坚毅么,休息得差不多了,启程吧。”

    “后座都满了,我坐哪?”五仁戴上面罩,耸了耸肩膀。

    明力指着后座堆满包袱的最顶点,说道:“就蹲上面,抓紧就行。”

    “香蕉你个Banana,真是我的好队友。”五仁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爬了上去。

    明力一个跨步翻身上了摩托车发动引擎,把头罩戴上之后开启通话功能:“你倒是自己攒钱买一辆摩托做任务,别一有钱就送钱去出版社。”

    听到明力的话,五仁也按下了通话功能:“你变了,你以前话很少的,现在都会吐槽我了。”

    五仁倒也想不给出版社送钱,这年头纸张的原材料都要进行无辐射处理,纸张价格暴涨百倍,不是谁想出版就出版的,想要名垂千史的人有的是,不想赚钱的出版社少得可怜。

    “别恶心,抓稳。”

    “抓稳了”轰一声,摩托车越过能量罩。

    一路上他们没有再遇过恐怖的群居变异生物,偶尔一两只腰圆体胖的老虎野猪之类的,还需要费一番功(划掉)一两枪就能搞定;蹲在摩托车行李上面的五仁如是写道。

    八百多里不远不近,减去在武器店两次加油及吃喝拉撒的时间,也就跑了整整一天,精疲力尽的两人在附近寻了个武器店修整并打探一下情报。

    这家武器店的老板确实听说过30号基地要在附近驻扎的事情。

    他也劝过基地行政长官,千万不可以在山洞附近或山洞里面建立新基地。

    在这之后的事情他也不清楚,因为从那以后,他就没见过30号基地里的任何一个人。

    反而是因为其他的赏金猎人来过他这里,才让外界得知30号基地的最后行踪。

    “那个山洞到底有什么?”明力把一杯啤酒推到老板面前,又喊服务员来一杯给自己。

    老板见明力挺会做人,直起身子撑在吧台上,也不藏着掖着:“山洞里面的地下水虽然受到污染,但是啊,它直通大海,偶尔会有海怪爬上来,十分危险,至于山洞的深处,从来也没有人进去过。”

    “那没跑了,30号基地那群偏执狂一定会把基地定在那里。”五仁接过话题问道:“除了海怪之外,半年来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蒙面女子曾说过30号基地发生了异变,既然海怪透过地下水逆行爬到山洞是常事,那就不可能是异变,只有是特殊的事,才能算是异变。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这里离那边还有50里路,总不可能有事没事就跑过去看。”

    “看你们这样,是打算去里面?”

    “都进去了十支队伍了,没有人出的来,你们就两个人,就别进去了。”

    “我不是小看你们的意思,是真的很吓人,我现在晚上都不敢深睡,生怕里面跑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我这。”

    明力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酒杯,感受着冰凉的气泡在舌尖炸开。

    见两人对自己说的话没有什么动静,老板又说道:“这样,你们先在我这里住一晚,早上去总比晚上去安全,我看你们也挺有眼缘,就不收你们钱了。”

    钻钱眼里的五仁当即一拍桌子:“老板大义!来来来,我们碰一个!”

    酒过三旬,两人在老板的安排下住进了二楼的一个双人间。

    洗澡是另外的价格,所以两人都没有洗。

    正要卸下装备的五仁被明力拉住。

    “枪不离身。”

    五仁睡眼惺忪呵欠连天,口齿不清地问道:“有问题?”

    “有问题。”

    五仁爬到床上闭着眼:“是不是你又职业病犯了?我觉得老板人挺好。”

    明力把一张纸条丢在五仁脸上:“这是服务员塞在酒杯底下的。”

    把纸条展开,映入五仁眼帘的是四个大字:劫财,速跑。

    “我去,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五仁这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黑店他们遇的不多,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角色!

    别的不说,他们逃出的黑店没有五家也有三家了。

    打?

    打是打不过的。

    武器店最多的就是武器,怎么打?

    “地下室起码有三个人。”

    五仁演技浮夸地捂着嘴:“老大啊!你要救?”

    “要救。”

    “我的天啊。”五仁捂着额头,指着明力腹部还没愈合的伤口:“那你说我们这两个老弱残兵怎么搞吧?”

    五仁仿佛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了,摊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他的脑子甚至在想:要不我还是随便找个基地当苦力吧?说不定会有工头看上我,把他们家最好看的女儿送给我当婆娘,再不济给工头戴帽子他还是有点自信的,毕竟八块腹肌放在哪可不是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