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五密录 > 第十六章 我们村终于联网了
    不见了踪影的两人,加入队伍后一直躲在最后面,感觉是新手,混经验来的。

    没想到在最后方的安全地带也能出事。

    小型的能量罩没有防护能力,只有隔绝外在辐射的技术,如同一个无形的磁场。

    刘定坤掏出通讯器,连连拨打的两人的设备,通讯器那头却一直提示忙音。

    “各位,那群新人类十分狡猾,从现在起,请保持十二分警惕,保护好工程师!拜托了。”刘定坤脸色凝重,不再把精力散漫,集中精神观察四周。

    工程师在刘定坤说话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对于工程师来说,其实自己的命并不重要,可基地里上万人的命,目前都寄托在发电站,当储蓄的两天电力耗尽,五号基地连基础的供暖都做不到,到时又会有多少人冻死?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科技或武力从来不是主旋律,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才是。

    科技再如何进步,也不过是扎根在人性之中利用的工具。

    人有人情味,科技就充满温度,提升人民的幸福度;

    人们都冷若冰霜,科技进步了又有何作用?

    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自私地只为了索取,加速世界人类世界的灭亡罢了。

    五仁说道:“新人类是个新物种,对外在事物更容易触发解锁基因锁,不过再强大的物种,只要击中致命点,也不足为惧,如果万一很不幸我们之中有人受到袭击,第一时间必须制造响动,让其他人能够及时救援。”

    明力补充道:“新人类是由海怪进化,本身并不善于发出声音,但他们之间有特殊的音波传递,这种音波人类是无法听到的,只能时刻保持警惕。”

    众人将探照灯照向四周,远处黑影闪动,两道长长地血痕从队伍的最后绕了半圈最终消失在前方。

    随着继续深入,众人都到达了控制室。

    工程师检查了一番,将整个水电站的后备电路开启,一番操作后,水电站的灯光亮了起来,监控设备也顺利开启,众人不必再担忧黑暗中被新人类偷袭。

    “看,他们都在这个寝室里!”

    众人看向监视器,细细一数,竟然多达百人!

    而那群新人类,似乎在分食着失踪的两名赏金猎人。

    整个水电站的设备并不多,主要由压力引水管、水轮机、发电机和尾水管等组成。

    而水电站横架在瀑布之上,除了长长的一条走廊,也就只有划分的三块区域,一个是控制室,一个是机房,另一个则是提供休息的寝室。

    损坏的设备是水轮机,通过监控观察,似乎是个长条形的东西卡住了,而水轮机也叶片也招受到轻微的破损。

    寝室位于机房后面,如果不惊动那群新人类,把机房的门锁死,应该可以不受影响的维修,最多只需要半天,就可以维修完成。

    到时候再把寝室的通风系统开启,让冷风倒灌进去,那群新人类应该就不会把水电站当庇护所了。

    “都说说吧,正面钢还是怂一点?”刘定坤说道:“我和五仁兄弟还有余力,但不多,如果只用破甲枪,胜算不是很大。”

    原本加上刘定坤,一共十一个战斗力量,现在只剩九个了,火力压制怕是压制不了,而对面人数众多,他需要队伍里有一个统一且一致的想法。

    “硬刚吧,我觉得我还行。”五仁说道。

    看五仁一直手抖,点不着烟,但众人感觉他的‘还行’很有水分,于是纷纷选择怂一点。

    混个饭吃而已,没必要和热血漫画、中二小说一样拼命,大家都只有一条命,没事找死干嘛?

    大家通通把监控画面接入通讯器中,实时观察着寝室里的新人类,悄咪咪地一个接着一个溜进机房。

    那样子像极了大晚上溜到客厅偷看电视,生怕被老妈子发现的情景。

    “赶紧干活吧。”刘定坤催促着工程师道。

    应下一声,工程师拿出工具,刚一抬头,就发现九双眼睛齐刷刷盯着自己。

    “我说要不你们玩玩通讯器?最近很火的那个三维短视频,里面那些小姐姐小哥哥都可水灵了,你们这样盯着我,我有些不自在。”

    “我的华夏联动卡只有基础套餐,没流量看短视频。”五仁如实说道。

    其余八人更也是如此。

    刘定坤虽然是五号基地部队里的一员,拿的却是保底工资。

    而当赏金猎人虽然看似能接到很多报酬极高的通用币,但一年算下来,几乎都存不到什么钱。

    那些基于时代带来的科技福利,对他们来说都是生存以外没什么必要的东西。

    “那我分网络给你们吧。”

    工程师链接了所有人的通讯器,当下这群人连忙蹲到角落忙起自己的事,而工程师也终于开始维修着水轮机,过程过于复杂,没人能看懂,也就没有人看了。

    御姐过年都没那么开心,拉着胖子转了一圈,嘴里还念道:我们村终于联网咯

    玩了一个钟通讯器,五仁无聊地放下,两只眼睛开始扫视全场,最终把目光停留在胖子手中的通讯器上:“胖子,这小姐姐叫什么?我关注一下先。”

    “白白有些胖。”

    “那这个又叫什么?”

    “你烦不烦,你看你的不行吗?”

    “切!小气鬼。”

    五仁转过头,却发现那御姐和明力聊到了一块。

    “喂,胖子,那女的是你谁?”

    “我妹。”

    “为什么我和你妹搭讪你阻止我,你妹找我兄弟搭讪,你又不阻止?”

    “你看着猥琐,不像好人。”

    “你们都是颜狗!”

    五仁愤愤不平的挪了挪位置,气鼓鼓地刷起视频,没多久,通讯器就提示内存不足。

    “嘀嘀嘀”明力停下了和御姐的聊天,神色凝重地看着通讯器传来的消息。

    “据本台可靠消息称,零号基地从今天上午六点陷入了暴乱,对外截断了所有官方联系;壹号基地呼吁零号基地高层,要关注底层人民的诉求,切实做好寒冬期的平稳”

    “我是驻零号基地记者张全,现在我们看到零号基地的基地行政大楼已经被暴徒包围,周边的建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关掉通讯器,明力靠在揉着太阳穴,内心开始不断地挣扎。

    最终他还是重新拿起通讯器,拨打了一个许久未打的电话。

    “喂,你好!”纱耶香的声音传来。

    “你好。”明力顿了顿说道:“我爸妈没事吧?”

    “没事。”纱耶香说道。

    “那你最近还好吗?”

    “嘟嘟嘟”

    是忙音。

    “她果然还在生气,我还是明年再给她打电话,说不定那个时候她就气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