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五密录 > 第二十二章 睡地上不舒服
    初步建立好的第五佣兵团兼404基地战事指挥中心。

    数十名客服忙碌的操作着通讯器,生物电驱动的现实增强隐形眼镜弹出的信息,使每个人都眼花缭乱,好在作为二次进化的巫族,有足够能力从容应对。

    无视着破烂的木屋倒灌的冷风,钢镚打开通讯器的通话按钮,极为专业的接起视讯。

    “您好,这里是404下属第五佣兵团,我是001号客服,请问有什么能帮您?”

    对面的女子沉吟片刻:“请问你们这里可以帮忙找人吗?”

    “是这样子的,第五佣兵团主要承接砍人呸主要承接各大基地官方追捕的在逃嫌犯,已有数百件成功案例,找人的业务尚未开”

    “我出一千万通用币,我大概知道他在哪个基地,但是他一直躲着我。”

    “一千万稍等。”钢镚眼睛都瞪圆了,顺手修改了官网的简介,开口说道:“您好,我们刚刚开通了寻人业务,欢迎您成为寻人业务的第一位顾客。”

    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

    简而盖之就是一个富家千金爱上一个穷小子,两人在富家千金父母的逼迫下只能分开。

    十年过去了,富家千金未嫁,穷小子崛起成为一方豪强,本来两人身份地位已经匹配,富家千金的父母也就松了口。

    可不知为何,那穷小子最近却与富家千金断了联系,一直躲避着与她接触。

    涉世未深的钢镚从下午一直听到深夜,眼泪都没断过。

    当即拍板,准备自己带着五仁亲自去找那个渣男算账。

    钢镚已经脑补完了剧情,肯定是那渣男移情别恋,有了别的女人,这才不和富家千金再续前缘。

    “你之前从赏金猎人退下来,说女孩子不能打打杀杀那么粗暴。这才当客服没十天,你又要出去做任务?”五仁一边算着账,一边捏了捏鼻根:“你出去就算了,为什么要拉我去?现在我们基地里都还没有会算账的,你看你看,一个月前的账本,我到今天都没捋顺!是亏是赚我现在都不知道,基地里破破烂烂我也不敢拿钱出来修。”

    “一千万。”钢镚笑笑地说道。

    五仁依旧低着头算着账:“什么一千万?”

    “这找人的任务呀!她说给一千万,百分之五十的押金都到账了。”钢镚炫耀地把通讯器里那串数字在五仁眼前晃来晃去。

    等五仁看清楚了后,把账本直接甩到一边,牵着钢镚的手开怀大笑:“我说什么了!我们家钢镚是人才!大大滴人才!走,我们现在就出发做任务!”

    路过武器库的五仁拿了两柄枪,登记了两辆摩托的使用。

    当走出基地一屁股坐在摩托上的时候,才突然问道:“哪个基地?”

    “零号基地。”钢镚扶着摩托车的把手,笑意有些不怀好意。

    整个404基地的人都通过五仁分享出来的记忆,追了一部明力和五仁的奋斗史。

    钢镚当然也是知道明力现在就在零号基地。

    这才分别多久,两人就像是小别胜嗯哼,就可以再次聚首,简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零号基地呀,那刚好可以和明力约出来喝两杯。”

    五仁嘴角不经意留露出的微笑,让钢镚脸上的姨母笑越发浓厚。

    “为什么感觉你比我还要开心?”五仁收起笑意,皱着眉带着疑虑看向钢镚:“还不上你的车?”

    “哦哦哦,出发出发!”钢镚接过递来的枪别在腰上,帅气地翻身上车,把伪装型的头罩戴在头上,英姿飒爽。

    基地和基地之间其实并不是没有公共交通链接。

    只是地面上的变异生物太多,飞行在空中的猛兽无脑,总喜欢冲向公共交通。

    所以乘坐公共交通的死亡率极高、而费用也并不划算,赏金猎人从来都不会考虑这类工具。

    反而是摩托这种机动性极强的代步工具,给与赏金猎人安全感和饭碗。

    哪怕是最顶级,最赚钱的赏金猎人,坐骑永远都是摩托车,只是档次比五仁的坐骑高了不止一层罢了。

    花费了将近半个月不眠不休,五仁和钢镚两人从南到北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零号基地。

    当然,也顺利和发布任务的女人接上了头。

    “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曾海燕。”

    “你好,我是第五仁,这位叫钢镚,跟我一样姓第五。”

    准确来说,现在整个404基地所有巫族都姓第五。

    至于他们的名字那更是千奇百怪,此为后话。

    “我想你们都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了吧?”曾海燕说道。

    钢镚脱口就来了一句:“不就是个渣男?找到了我们帮你免费揍一顿!”

    “欸!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五仁制止后道:“在零号基地我有点人脉,就是不知道在找到他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五仁提前了许久向明力询问了那个男人的资料,直到最近几天,除去同名同姓的数十人权贵后,明力给出的答案却是有些不妙。

    原来曾海燕的情郎是安德烈,曾经的零号基地行政长官。

    不久前,安德烈因为鼓动基层官员去煽动民众暴乱,被零号基地的司法机关扣押候审,牵连了一大批势力落网,当然,这一切都是明力的父亲明乐策划的,虽然其中也有明力的母亲张晓雨在其中推波助澜。

    可作为头目,安德烈如今已经身陷囹圄。

    不是钢镚设想的狗血剧情,而是他在监狱里根本传递不了消息,致使两人情义就此中断。

    如无意外,安德烈在半个月后,将会以分裂基地罪被判处死刑,同时,明力将踏着他的鲜血成功上位。

    曾海燕把剩余尾款都发给了钢镚,声泪俱下地恳求他们两人,至少再次之前,再让她去见安德烈一眼,若是事成之后,另有佣金奉上。

    五仁心想:你男朋友真是时运不济,非是赶在明力会零号基地之前当上行政长官,如果是从零开始公平竞争,以明力的品性,安德烈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五仁十分清楚明力,他绝不会依仗父母身后的势力胡作非为,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安德烈的野心被明力父母察觉,被提前扼杀了。

    如若不然,明力肯定会和安德烈公平竞争。

    “我尽量吧,但你们能不能见上一面,我也不敢打包票。”五仁如实说道。

    天无分昼夜,依旧是漆黑无比。

    而在生物钟与闹钟的双重提醒下,华夏境内所有人都开始起床洗漱,迎接依然没有光明的新一天。

    “我去!吓我一跳,你怎么在我床上?”

    旅馆,五仁吓得弹出床外。

    钢镚揉了揉眼睛,轻描淡写地说道:“好冷,睡地上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