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五密录 > 第二十五章 女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明力拿出手帕擦去血迹,丝毫没有对五仁吐露出他进行怎样的残酷训练,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是在训练中收的伤。

    这口血是暗血,倒是和明力说的一样,死不了,吐出来之后反而使明力的神色没有那么紧绷。

    探视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富家千金还想续钟呸还想用金钱买时间(整段划掉)。

    曾海燕在五仁无奈的摇头下,依依不舍地对安德烈回眸。

    “你等我,不会很久的。”

    忠诚安德烈的官员都已被关押,原本他已万念俱灰。

    可偏偏,曾海燕的到来,让他重新点燃了活下去的欲望。

    自己为了打破阶级奋斗了半辈子,怎么能认输?

    “我还有暗手!一切,都能翻盘!”安德烈摸了摸埋在手肘皮肤下的一颗胶囊,那是基因改造药剂。

    某个神秘女人曾说过:如果不是因为逆转基因太累,我就直接改变你的基因了,毕竟你也有成龙之资,可我又怕你反悔,就像之前那两个不知好歹的傻子算了我和你说那么多干嘛,总之有一天你活不下去,或者真的想要成为世间最强,就按下它!但我告诉你,一旦按下,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了,我也不会为你的行为买单。

    脑子里回想到这语速极快的一段话时,安德烈都想把这段魔性的话按下慢速播放。

    只因为这女人说话不仅快,动作也像是排练过一样。

    在十数秒的时间内,把在明力和五仁面前演示过的神异、链接地球磁场的异象,像走过场一样演示了一遍,显得十分急不可耐,似乎下一秒就要拉一个路人,把说过的话,做过的动作再演示一遍。

    广撒网的海王看到了都得说一句:懂行!

    总之那颗胶囊有逆天改命的本事。

    因为它就叫:改命丹。

    它来自远古,却比现代任何基因药剂都要先进的科学技术。

    人类其实并不缺乏逆天改命的机遇。

    只要穷尽办法,总可以发家致富;只要用尽一切,也能百丈竿头更进一尺。

    哪怕是现在完全不依赖外物的情况下,安德烈也可以单凭自己越狱,甚至成就更伟大的基业。

    可人类总是喜欢相信外物的,比如幸运、金手指、老爷爷什么的,有了这些仿佛就能无脑开挂,实际上只是让自己的行为更偏激罢了。

    依靠外物成长,于某方面来说终归是不长久的,更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的底蕴。

    按下改命丹的一刻,药物并未通过静脉传输全身,而是攀延着血管及周遭的细胞向外蔓延。

    由于长时间被关押在拘留所,身体营养极其缺乏。

    改造完安德烈整条右臂之后,药效就蛰伏了起来。

    而这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若是他身体能量足够,说不定能超越明力和五仁的记录。

    也难怪姬弃会选择他作为神族的一员。

    虽说药效没有作用全身,不过安德烈轻轻撰起右拳头,就已经引动了爆裂声,足够他逃离这处拘留所了。

    正当他想要掰断牢门走出去,却想到外面的警察手中的破甲枪,于是转身摸了摸墙壁,感受着传达到右手的质感。

    “嘭!”

    一声炸裂,墙壁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是你们把我逼向零号基地的对立面,等着吧!你们这群嗜血的贵族!”

    安德烈抢夺了一个路人的通讯器,拨打了一个长串的加密账号。

    那利用零号基地行政长官身份赚取的黑色巨额资产开始了它的转移。

    于之同时,安德烈在地下发展起来的各个民间势力,也响应着他的号召,从零号基地撤出。

    做完也一切,安德烈将路人的通讯器还了回去:“你的账户里多了一万通用币,是我给你的谢礼。”

    路人看着安德烈渐行渐远,迷茫的小眼神终于把蓬头垢面的男人和前行政长官英俊帅气的脸庞重叠在了一起。

    在明知安德烈越狱的情况下,这位路人却选择假装没有见过安德烈。

    那场暴乱是针对基地各项权贵的制裁,是造福平民百姓的一场美好幻想的序幕。

    虽然如泡影破裂,各个党派为首的高官及安德烈都被捕。

    但这场暴乱却唤醒了平民百姓沉睡的血性。

    安德烈是个男人!好样的!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若基地时代不由权贵掌控,安德烈肯定能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而不是当一名傀儡

    零号基地外。

    “时间比我预料地快。”五仁把一辆摩托让给安德烈,示意他和曾海燕坐同一辆,而他则没办法,只能和钢镚坐一辆:“欢迎金主们加入404基地,你们可以在我的基地施展才华,我绝不干预。”

    这一切在五仁得知曾海燕相见的是安德烈的时候,他已经心里起了小算盘。

    而对于五仁在零号基地想要招募人手,明力则是很隐晦的说道:有人愿意的话,就随便。

    兄弟之间有些话不用说得很明白,但五仁也知道这对明力来说,需要顶着多大的风险。

    “对了,后续有多少人加入?”五仁问道。

    “两千人,都是干实事的小老百姓,被剥削地食不果腹。”

    安德烈差不多把家底都掏光了,只够买两千人的头罩和路上食用的纯净水和粮食。

    想到这些人要徒步一个月,不知道会死掉多少人,安德烈的心就直拔凉。

    可是继续留在零号基地,这些人虽然不会死得那么快,但显然都活不长。

    “做事但求问心无愧,走吧!”

    五仁开动摩托,排气管的轰鸣声似在挑衅着零号基地的威严。

    回应着轰鸣的却只有无尽的沉默。

    扶着曾海燕上车,安德烈也跟着五仁的身影疾驰而去。

    这时才有一批批人,在明力的默许下从基地门口走出。

    “就这样资助一个注定与零号基地站在对立面的人,对你有什么好处?”明力的母亲张晓雨抱着双臂,出现在明力身后。

    “没好处,但对全人类来说,有好处。”明力微微一笑:“再说,他和我出生入死过,帮一帮兄弟,不是应该的事吗?”

    张晓雨叹了一声,借着问道:“现在除了你父亲的暗卫,你面前的障碍基本都没了,那悬着的行政长官的位置,也该坐上去了吧?”

    “不急。”明力缓缓收起通讯器:“还差嵌合体失控,这一个契机。”

    “话说老妈女生一般多久气消?”

    想着在研究室里,纱耶香故意对自己视而不见,明力的心就像猫抓一样难受。

    女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