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第五密录 > 第三十六章 一夜白头
    五仁本不光滑的皮肤由于水分蒸发,略显干巴且有脱皮的迹象。

    脑电波从一开始进入虚拟训练器的剧烈波动,变得比心跳还更要缓慢一些。

    甚至于五仁身体的抽搐越来越强烈。

    制作虚拟训练器的公司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会有人不看说明书。

    但能买得起训练器的人要么是惜命到极致。

    宁愿花钱在虚拟中锻炼,也不愿意在现实中送死。

    要么另一种买训练器的人,纯属是家里有钱,买来收藏的用途远比使用重要,这群人遇上难以通过的关卡,这时早就放弃了,哪来的时间去死磕?

    好在五仁在猝死的边缘徘徊时,游戏中的失败就将他弹出到了现实。

    还想继续戴上虚拟头盔的五仁,很快就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

    连忙灌下一瓶营养液,躺在地上让身体慢慢缓过来。

    突然一行泪水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身体的虚弱,让他再次变回当初那个瘦弱无助的小男孩。

    无尽的空虚和对自身无能的痛恨很快一丝丝侵占了他的心神。

    成年人不是不会崩溃,而是不知道在哪个点才积攒到足以宣泄情感的高峰。

    “第五,今天的鱼很漂亮,是养殖场里催得最肥的一批,来,我送你一条!”

    “不要了张叔,上次我队里叫我来进货,货钱都还没结清,我都不好意思再拿您一条鱼。”

    “啊仁呀,那老小子不厚道,明知道你住宿舍,一条鱼怎么够?你陈叔我啊,给你留了两斤牛五花,那些有钱人想买,我都没给他们,来来来,快来,拿着!”

    “哎哟这,这太多了这样,我留两千通用币,算给我进货价的八折,您二老对半分,好吧?不收下我下次可绕路走了!”

    “行行行!都依你,但你一个打工的,这都你半个月工资了,这样,你下次再给!”

    “仁哥!我们好想你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这这都第不知道多少秋了。”

    “不是才过了一个星期吗?我今天才有假。我也想你们了!”

    五仁揉了揉面前孩子的头,说道:“福利院的院长说,你们最近学习成绩有点下降了,是不是又偷跑到街上捣乱了?”

    “才没有呢仁哥!”

    “那怎么回事?”

    “福利院天天吃合成肉合成菜,你看我们都快营养不良了,这学习成绩才没办法。”说话的孩子盯着五仁手上的鱼和五花肉。

    “说话不着调,行,就你了,把这些拿到厨房去,今晚给你们加餐!”

    “第五先生,我们福利院真的很感谢您一直的支持,不过您”

    “你们放心,我食宿队里都包了,除了偶尔出去和‘朋友’吃点饭,也没有用钱的地方。”

    “那就好,那就好,我代表福利院再次谢谢您。”

    “说这话就客气了,这些孩子,都是苦命人啊”

    “是啊,父母都是黑金部队出身可如今孩子却没人管”

    “这话就不聊了,明天要早起出发海上,我先回去了。”

    “儿呀!你死得冤呀!那挨千刀的海怪为什么偏偏”

    “刘婶!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来海边,马上就天黑了,我要是不转一圈过来,你又要烧香拜儿到几点?那海妖可不挑老少的!”

    “小仁啊,你就别管我了,反正死了也好,就让我下去找我儿,我一个人在世上孤孤单单也没用。”

    “行了行了,你每次都这么说,我看你可不孤单呢,那张叔和陈叔,今天又给我鱼又给我肉,我看你每天左拥右抱还差不多。”

    “你你你羞死人了!”

    “行了,你儿子都死三年了对不对,但你孙子呢现在才五岁,正是要人陪的时候,你要是死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孙子没人看着学坏了怎么办?你自己说的,儿媳妇也不着调,天天忙着生意,家也不回。”

    “”

    “你想你儿子没必要晚上过来,早上有黑金战队在海边巡逻,你早上再做这些就好了,别学文艺青年晚上才多愁善感。”

    五仁扶着刘婶的肩膀往内案走去:“别的说多了你也腻,我就不说了,现在我们就回家,洗澡,然后什么也不想,乖乖睡觉,好不好?”

    一幕幕回忆翻涌着,时隔数年,五仁才终于是把该流的眼泪流了出来。

    有时候伤心到了极致,强烈的情感在成年人内心中反而会被压入最底层。

    仿佛于此相关非常亲密的人或事,在那时,都似乎事不关己。

    可酝酿地越久,那种痛,就会变得刻骨铭心。

    在你不知不觉中,在你最脆弱的时候。

    温温柔柔的让你决堤,继而痛哭不止。

    一瓶又一瓶的营养液逐渐变成一瓶又一瓶的酒。

    身体在二阶基因锁的加持下恢复如初,可那满头银丝,却再也无法逆转。

    直到五仁被人发现躺在地上烂醉如泥的时候,已经又是一天早上了。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姬弃。

    “肝为怒,已损;脾为思,亦损。”姬弃道:“到底是什么能让你一夜白头,两脏皆损?”

    五仁没有说话,支撑着身体就想继续去训练。

    “那东西不适合你,换一个东西训练吧。”

    五仁转身看了看姬弃。

    “第一,你用错了;第二,这东西让人的思绪加速,像你这种心神不宁的人,只会让你越用越短命,哪怕你突破第三阶,最多也就拥有普通人的正常寿命而已。”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

    钢镚闻言,带着对情敌的敌意看向姬弃。

    “我是说,我在乎你未来的成长。万一你是命定的那个人,却活不到那个时间,我又要等多少年才能去看一看真正的大千世界?”

    “我都已经厚颜无耻的驻扎在你的基地,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现在看好的人是谁吗?”

    安德烈在一旁心中默默地补充道:“现在是我的基地,谢谢。”

    “随你便,我只想复仇。”

    姬弃连忙上前拉住五仁:“你再成为神族吧!你成为神族,报仇的事情就轻而易举了!”

    “我说过了,我要以人的姿态,去向那群不人不鬼的东西复仇!你再多说一句,老子现在就把你丢到基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