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三岁奶团不会种田?无所谓,奶奶会出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四哥花大钱办错事
    “就你长这样,还挑人家这个那个!脸在哪里!”朱文毅表面上看损着四弟,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心情不错。

    “二哥,你话不能这样说,我们挑人家,人家自然也挑我们,这就是单身的权利。你要是不会挑,我教教你。”朱文广眉飞色舞地说着各地的姑娘。

    最后掏出他的珍藏画册,三大本全部都是美人。

    朱芊芊越看越有兴趣,最后忍不住地问,“四哥,你这一路就没遇到点好看的男子。”

    全部都是女子,美则美矣,但是缺了点什么。

    朱文广瞟了一眼墨九麟,“有倒是有,但是都没有九麟哥俊,你想看美男子就盯着他看吧。”

    保狗命要紧,这家伙可不是表面那么简简单单。

    他就是在妹妹面前会装,实际上就是芝麻汤圆,腹中黑。

    朱芊芊转过头看着墨九麟,非常认可地点头,“晗哥哥一直都算美男子,但是我想看更多的。”

    “妹妹,你这个想法可不好,容易出问题。”朱文广赶紧打住。

    不管妹妹与墨九麟最后能不能成,这话都不能说。

    “没事,我可以陪着芊芊妹妹一起看。”墨九麟心口已经很酸,但是面上不能有。

    小姑娘居然想看更多美男子,难道每天看着他已经厌烦了吗?那他得想办法,要每天换个花样,让她有新鲜感。

    “你看,晗哥哥才没有你想得那么小气。我打算办一场时装秀,打响我们成衣铺的名声。只要是美人,男女都要。”朱芊芊将时装秀的意思,仔细地说给四哥听。

    朱文广是个天生的商人,立刻就明白过来。

    朱文毅跟墨九麟也在一边出点子,朱文辉已经跑去杨家了。

    朱家阿奶过来瞧了下,就拉着老头子饭后散步,他们两个老的锻炼身体,不给孩子们增加负担。

    朱家阿爷现在是彻底不动手了,因为他找到了合适的徒弟,三个。

    他老人家只负责指点指点,兴趣来了,就做点孙女画的新东西。

    族长的位置他一直都想推托,可是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求他,真是没办法。

    他们老两口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这些孩子们都能找到幸福。

    “老婆子,要不我们给文毅找个媳妇,说不定他就好了。”朱家阿爷不懂什么叫做心病了,他就觉得孩子这些年可能太孤单。

    “这事情,咱们两个就不要操心,让好乖乖跟文广去办。文广这孩子看起来不着调,可遇上事情,他一定能办得妥妥当当。”朱家阿奶可不想干预孩子们的婚事。

    因为两口子过日子,得先看对眼,得喜欢,日子过的才能甜。

    她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废了不提,二儿子碰个好的。三儿子差点被前面那个祸祸害了,后来紫苏就不一样。

    他们两个人看对眼后,日子就越过越好。

    “文毅每天不出门,咱们不给他找,让文辉,好乖乖,文广他们去找。”朱家阿爷嘟囔着。

    同样想到这个点子的人,还有朱文广。

    他打算明天给二哥一个惊喜,叫上几个姑娘,热热场子。

    要不然大哥跟未来大嫂,妹妹跟墨九麟,他们两个光棍,孤孤单单多无聊。

    杨雪儿自幼习武,是朱文辉的师姐,听到是朱芊芊相约,一点都不扭捏,直接答应下来。

    这一群人凑在一起,那现场是相当地炸裂。

    朱芊芊准备了骑马,打猎,烧烤,挖土豆,红薯,摘桃子,杏子等活动。

    “二哥,弟弟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当当当!”朱文广拍拍手,就有两个女子踏着小碎步,含羞带怯地看着朱文毅。

    朱文毅一眼就扫出来,这两个女子并非良家女子,“她们是花楼的人?”

    “二哥,清倌,平时就是唱曲,吟诗作对的。你们这些文人不是最喜欢……”朱文广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朱文毅打了一拳头。

    鼻血直接冒出来,他傻眼了,“朱文毅,你做什么!”

    朱芊芊赶紧让人将那两个女子带走,“四哥,你真的是会惹事。”

    “不是!你们这都是做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呀,就是增加乐趣。”朱文广捂着鼻子,他可是出大钱从府城请来的。

    因为凤山县的花楼早就关门了,是个女子都能找到赚钱的路子,谁愿意去花楼。

    就连花楼里的姑娘,也被妥善安排。这些都是朱芊芊的功劳,结果她的好四哥。

    “文广,我们三个的渣爹,当年做的那些事情,你不知道吗?别跟我说你不记得。”朱文辉抓着朱文广的衣领,直接让人扔到草地上。

    朱文毅的眼圈血红,他看着朱文广,“如果你敢跟花楼女子胡来,学朱元吉那些做派,我就跟你断绝兄弟关系。”

    “别别别,我错了!”

    “都是我的错,我洁身自好,真的。我什么都没干过,我最多就是谈生意的事情,点两个唱曲。”朱文广真怕了。

    这确实是他考虑得不周到,可是他也不认识多少良家姑娘。

    “四哥,你谈生意居然出入花楼,我要告诉二叔,让他揍你。”朱芊芊皱着眉头,为什么谈生意就一定要去那种地方。

    凤山县现在没有花楼,难不成大家就不谈生意。

    “不是我非要去,是那些老家伙就喜欢在花楼里谈。还调侃我……”朱文广低着头,完犊子,事情越说越大。

    亲爹要是知道,他这腿估计也得断一回。

    “我看你就是想去,你以为没人请我去吗?我一次都没去过,男人要以喝花酒为耻。”朱文辉冷哼着,四弟这个错误,绝对不能再犯。

    朱文广忍不住辩解一句,“翠柳已经死了十多年,再说我跟你们的爹可不一样。我不是喝花酒,我是谈生意。”

    “你是宝成县主的哥哥,朱将军跟朱翰林的弟弟,你谈生意的姿态是高高在上,完全不需要搞这一出。”墨九麟再捅一刀。

    男人嘛,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错了!现在你们想怎么罚我,我都没意见。二哥,你说这事情怎么办?”朱文广憋屈,可仔细想想好像花楼里真没意思,他也不喜欢。

    去花楼谈生意,就是因为那些人打趣他小,男人那点自尊心就上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