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从拜师陈友开始横扫无限 > 第249章 小玲,叫声爷爷来听听……
    “……”

    跑楼顶做什么?

    这不在帮你挡着你们马家最大的“敌人”吗?这大白天的,难道还能跑楼顶来赏月不成?

    马小玲上前,这才注意到林歌身后还站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但奇怪的是,仅仅是一眼,这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就给马小玲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甚至让她有一种召唤龙神的冲动。

    这是马家对将臣特殊的“感知”,也是前几十年马丹娜能追着将臣满大街跑的原因。并非是将臣没事老喜欢跑马家面前晃悠,而是这种对将臣特殊的感知,总是能让她们精准的捕捉到将臣的位置。

    当然。

    凡事皆有例外,就比如马家某个人就把这种危险感知错认为与将臣擦出了危险的爱情火花……

    不过,马小玲从未见过将臣,甚至也是在接了“天使之泪”的任务后,才首次遇到僵尸,因此这时候也仅仅只是感到将臣身上有一股危险感而已。

    “这位是……”马小玲眉头微蹙,看向林歌问道。

    林歌上前为二人介绍道:“这位是刚和我烧黄纸拜把子的兄弟,姜真祖,阿祖。这位是驱魔龙族马氏一族第四十代传人,驱魔美少女战士,马小玲。”

    马小玲:……烧黄纸,拜把子?

    她的目光随即扫向二人身后地上那一地的香蜡纸烛,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心中不由的想到……

    姑婆的这位“朋友”,该不会脑子有点问题吧?

    算算时间,没见也就二三十分钟,不仅和一个浑身上下透着危险二字的不明身份者聊得来就罢了,竟然还烧黄纸拜把子?

    将臣微笑着看向马小玲说道:“马姑娘,幸会。不过,严格说起来,马姑娘应该是马家的第四十一代传人,对吧?”

    马小玲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将臣道:“在下曾有一位……挚友,她曾告诉在下,她是马家第四十代传人,那么按照顺序,马姑娘应该是第四十一代传人才对。”

    “胡说八道,我姑婆是第三十九代传人,接着就是我,我可不知道在我之前马家还有传人。”马小玲冷哼一声,显然认为将臣在胡诌。

    将臣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伱回去问问你姑姑马丹娜就清楚了。”

    “你也认识我姑婆?”马小玲目光惊讶的看向将臣。

    将臣笑道:“为什么要说‘也’?”

    “因为他也认识。只是无论是他还是你,从年龄来看,都不太可能是我姑婆的朋友,我相信我姑婆也没兴趣认识忘年交。啧,难怪你们聊得来,恐怕你们都是老不死的怪物,僵尸?正好,给钱,我可以顺便超度你们。”马小玲说道。

    林歌顿时有些无语:“你杀我,我还要给你钱?”

    “当然,杀僵尸可费劲了。符咒道具,哪一样不要钱?祸害苍生的僵尸该收,但我们马家的女人也是要吃饭的,对吧?”马小玲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过,她实际也是在开玩笑。

    毕竟能施展“马氏封魂术”的僵尸,这比告诉她将臣已经自杀了还离谱。

    将臣看了林歌一眼,他原本对林歌满嘴跑火车的行为,也就信了三分,而选择顺着林歌的意愿,也是被脑海中的声音影响。

    但现在通过马小玲的反馈来看,林歌的话至少能信五分。能通过马小玲说出的信息,能从侧面印证林歌“不死人”的身份。

    毕竟真和马丹娜一个年代,那确实算得上“长寿”了。

    只是让将臣比较在意的是,林歌与他脑海中的那个声音,是否有联系?这是对方布的局,还是……巧合?

    但如果是“布局”,那千万年前,他初见女娲时也产生了相同的反应,又该怎么解释?谁布局能布千万年的时间?

    马小玲看向将臣问道:“你说你的挚友是我们马家的人,还是马家第四十代传人,她是谁?”

    “马叮当。”

    “没听过。”

    “你回去问问马丹娜就知道了。”将臣依然还是那句话,显然不准备和马小玲多聊马叮当的话题。

    “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大男人说话还磨磨唧唧,藏头藏尾的,真没意思。”马小玲嘀咕了一句。

    将臣笑道:“你和马叮当的脾气真像。”

    “我不认识什么马叮当,别遇到姓马的就说是我们家的人。看你长得挺聪明的样子,该不会是被骗钱了吧?”马小玲调侃道。

    将臣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三人在楼顶聊了一会儿,在得知将臣对精灵很有了解后,马小玲也来了兴趣,问起了关于精灵的话题。

    没过多久,金正中和女仆们找了上来。

    女仆告知林歌等人,莱利为他们准备了丰富的午餐,已经在餐厅等着,特意来请他们下去。

    “师父,快啊,我都快饿死了。”金正中来到马小玲身旁催促道。

    马小玲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早上不是吃过东西吗?还因为酒店不限量供应,吃得差点撑死。”

    “嘿嘿,那不是早上嘛,现在都快一点了。”金正中尴尬的笑了笑。

    马小玲没好气的摇了摇头:“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东西最积极,什么时候把这心思用到修炼上。”

    林歌:……好家伙,你们的徒弟还真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将臣看向林歌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今天和二位聊的十分愉快,希望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

    林歌上前,搂着将臣的脖子,一副老大哥向好兄弟谈人生的口吻说道:“阿祖,这我就得说说你了,吃饭不积极,作风有问题。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什么事都比不上吃东西,再说了,咱们刚烧黄纸拜把子成了兄弟,都还没机会喝上两杯,走走走,正好喝几杯!”

    将臣笑着与林歌拉开距离,后退到城堡边缘位置,说道:“下次,一定会有机会的。今天我还有些事,就此别过。”

    说着,将臣站到阳台边,林歌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将臣就直接从几人眼前消失了。

    “我靠?大变活人?”金正中目瞪口呆的说。

    马小玲看着将臣消失的地方眉头紧皱,如果对方真的是僵尸,那么就凭这手段在,自己已经死透了。

    “糟糕!”林歌忽然出声,将陷入思索的马小玲吓了一跳。

    马小玲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忘记找阿祖要个电话了……”

    “神经。”马小玲有些无语,她本以为两人拜把子是闹着玩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当真了?

    说完,马小玲不再理会在那大感遗憾的林歌,直接随女仆去到餐厅。

    然而等林歌、马小玲和金正中随女仆指引来到餐厅时,莱利已经坐在首位,等着几人来临。

    但奇怪的是,此时的莱利不再像之前那般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绅士感,坐在主位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却给人一种如面见帝王般的压迫感。

    “啧啧。真就多重人格是吧?”林歌小声感叹了一句,即便感受到莱利身上那不怒自威,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的霸气,却也没有任何迟疑,径直朝莱利走去,坐在了他左手边的位置。

    “莱利先生,气色不错啊,看样子身体是恢复的差不多了?”林歌自来熟的和莱利聊了起来。

    莱利淡淡的一笑:“昨日与赵先生聊过之后,感悟颇多,回想这些年的沉寂,也颇感遗憾。不过,与其沉寂于过去的悲伤,不如放眼未来。毕竟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我来说,还有许多事需要去做。”

    “哈哈,你能想明白最好。”林歌笑着说道,话虽这么说,但他知道这已经不是“想明白”那么简单,很可能,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个如绅士般的莱利,见到的只会是当年威震天下的嬴政。

    马小玲坐到林歌对面,看向莱利好奇的说道:“莱利先生,你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听你刚才的话,似乎不打算请我帮忙……‘超度’你故事中的男主人了?”

    “是的。与其逃避自己犯下的错,我相信他更愿意靠自己去弥补。诗雅的事,我会去处理,希望马小姐给我个面子,天使之泪的事,就此作罢。”莱利淡淡地说道,看似在与马小玲商量,实则却是用的不容置疑的口吻。

    就这一点,此时的莱利就与昨日的莱利大不相同。

    不过,林歌觉得好笑的是,怎么堂堂始皇帝也成了面子果实者的能力者,连“给我个面子”这话都说出来了。

    马小玲顿时对莱利这种居高临下的说话态度感到不满,皱了皱眉,冷声道:“莱利先生,诗雅害了不少人,已经无可救药。如果我就这么放过她,又如何去面对马家列祖列宗?”

    “诗雅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这点不用马小姐操心。当然,我会亲自负责这件事,无需马小姐操心。”莱利淡淡的说道。

    马小玲哼道:“你说会就会?我凭什么相信……”

    “咳。”

    林歌轻咳一声,打断马小玲的话,笑着说道:“莱利先生的面子,自然要给。我相信以莱利先生的为人,必定不会做出姑息养奸、徇私枉法这种事……”

    林歌一边给莱利戴高帽子,一边朝马小玲使眼色。

    这时,莱利抬了抬手,身后的女仆拿出两个黑皮箱,分别摆在林歌和马小玲的跟前打开,里面放着满满一箱钞票。

    “这里是一百万英镑,之前答应了马小姐的价格,虽然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导致需要中断委托,但该给的钱,同样会给。”莱利说道。

    “哇!”金正中看得眼睛都直了,一百万英镑,将近一千万港币,这什么都没做都能拿一千万港币的报酬,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马小玲没想到之前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对方竟然当了真,要说这一百万英镑不动心显然不可能。

    马小玲将箱子朝前一推,面无表情的说:“无功不受禄,既然没有完成委托,这钱我也没资格拿。”

    莱利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还是以那副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马小姐你放心,从今往后,你不会再见到、或听到与诗雅相关的信息。如果马小姐觉得不够,我可以将这件东西也给你,让你回去交差,就当交个朋友。”

    说着,莱利抬了抬手,一旁候着的女仆立即上前,拿出一个小盒子摆在马小玲跟前,盒子里,放着一枚金黄的宝石项链——

    天使之泪。

    马小玲眯了眯眼,天使之泪回到了莱利的手中,那么显然诗雅也已经与莱利有过接触。

    说白了,莱利是铁了心要保诗雅。

    莱利沉声道:“我说过,马小姐以后都不会再见到、听到关于诗雅任何信息,包括……现在。”

    这话显然向马小玲挑明了,就算现在马小玲还想“除魔卫道”,对付祸害小镇的诗雅,那么她也必定找不到人。

    “哼。那就试试吧。”马小玲向来吃软不吃硬,更何况莱利还是僵尸,身为马家的人,又岂会被僵尸威胁?

    说完,直接起身朝外面走去。

    刚走两步,又回过头,一把抓起桌上盒子里的“天使之泪”,接着头也不回的朝餐厅外走去。

    “正中,我们走。”

    金正中赶紧起身,目光恋恋不舍的看向桌子上的钱箱,咽了咽口水,本想说什么,但看着马小玲没有丝毫犹豫,最终什么也没说,提起东西跟了上去。

    “哈哈,小问题,小问题……”林歌笑着起身打起圆场,说话间,将两个钱箱关上,提在手中,朝莱利说道:“马姑娘那边我去说,莱利先生你放心,诗雅的事我们不会再过问,我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哦对了,你那位朋友……姜真祖,是我拜把子的兄弟,他今天走的有些急,我呢,可能在英国待不了多久,如果你见到他,就告诉他,要找我就去港岛的嘉嘉大厦。”

    莱利听到林歌说姜真祖是他拜把子的兄弟,面色一凝,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赵先生,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如果今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可以随时找我。”莱利说道。

    林歌可不管对方是客套话还是真这么想,闻言顿时面上一喜,上前说道:“真的吗?那留个电话。哦不对,我还没有电话,既然都是朋友了……莱利先生,不如送我一个存有你电话的手机吧。”

    莱利:……

    “好。”

    莱利抬手招了招,一名女仆立即去拿了一台崭新的手机过来,莱利接过手机,在上面存了一个电话。

    林歌接过莱利递过来的翻盖手机,笑着说道:“那有事电话联系,我就先去给马姑娘做思想工作了。”

    林歌告别莱利,提着钱箱去追马小玲,结果刚一出城堡,就见马小玲站在对面的树下,抱着手盯着她。

    “拿着。”林歌将钱箱递了过去。

    马小玲果断的接了过来。

    两人一人提着一个钱箱朝前走去,金正中原本以为马小玲会拒绝林歌递过来的钱箱,又或者会义正言辞的指责林歌,却没想,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

    金正中一脸懵逼的跟上去,不解的问:“师父,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很简单,我们是马家的传人,不可能受僵尸的威胁。不过,根据那些女仆和诗雅的情况推断,莱利至少也是四代僵尸,要想杀死四代僵尸,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完成我们原本的目标,把天使之泪带回去,剩下的……等我和姑婆商量之后再做决定。”马小玲说道。

    金正中恍然大悟道:“哦——所以,你们俩一开始就串通好了?”

    “算不上串通,我只是觉得以他的为人,必不可能就这么放弃那两箱钱。”马小玲说道。

    “喂喂喂,什么叫以我的为人,我可以告你毁谤的好吧!”林歌道。

    马小玲道:“一百万是我提的,你不过是帮忙拿一下钱箱就分走五十万,你好意思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这是我应得的。”

    “瞧瞧,这不就是你的行事作风。”

    “回去准备收我的律师函吧。”

    “哦,你还知道律师函,那我更加肯定你和我姑婆绝不会是‘朋友’,也不知道从哪听来我姑婆的名字,就开始招摇撞骗。”

    “呵呵,希望到时候你姑婆让你叫我林爷爷的时候,你别不好意思。”

    “呵呵,现在又姓林了,一天之内出现三个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吕布有什么渊源。”

    “呵呵,小丫头牙尖嘴利,挺能说啊。”

    “谢谢夸奖。”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上了,而一旁的金正中越听越心惊,先不说以他的了解,敢这样和他师父说话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就说林歌言语间透露出,马丹娜似乎还是他的“后辈”,这家伙搞半天还是自己祖师爷辈的?

    路上随便捡个迷路的人就是自己的祖师爷,这说出谁信啊!

    骗子,这人肯定是骗子!

    ……

    三人回到酒店,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退房时,马小玲看向办退房手续的孔雀问道:“孔雀大师,你大老远的跑到小镇,一待就是好几年……该不会,是来守着那些僵尸的吧?”

    孔雀大师并没有回答,抬头将东西递给马小玲:“手续办好了,我建议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座小镇。”

    马小玲笑了笑,拿起东西朝门口走去,出门时回头看向柜台后孔雀说道:“孔雀大师,那些僵尸不容易对付,你有这份觉悟我很佩服,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回去搬救兵。”

    一旁的金正中惊讶的说:“啊?师父,我们还要回来?”

    “别忘了马家祖训。”说完,离开了酒店。

    孔雀大师看着马小玲三人离开的背影,长叹一口气……大师,你给我的任务,可能没那么容易完成啊!

    ……

    ……

    嘉嘉大厦。

    马小玲拿着钥匙站在家门口,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男人,心情微妙,表情也略显古怪。

    她是真没想到,林歌真的敢跟着她回来“验明正身”,毕竟在她眼里,林歌是骗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你真要跟我回去?你已经拿了五十万英镑,对普通人来说,一辈子都花不完……等等,你该不会是打我这箱钱的主意吧?”马小玲问道。

    林歌道:“我一个需要验明正身的都没说什么,你这验人的怎么先怂了。放心,见到你姑婆,一切就清楚了,正好,我也想见见这位‘老朋友’。”

    “我看你一会儿怎么演!”马小玲打开门走进屋,她就想瞧瞧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演出八十几岁老人“老朋友”的感觉。

    马小玲将行李和钱箱放进自己的卧室后,来到客厅打开书桌前的电脑,接通了马丹娜那边的视频。

    很快,视频接通,画面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轮椅上盯着屏幕问道:“小玲,你不是去英国出差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姑婆,还记得我给你说的在时装展上见到的僵尸吗?我一路追到英国,没想到……一个古堡里,全都是僵尸。”马小玲说道。

    画面中的白发老人惊讶道:“什么?一古堡全是僵尸?那你没受伤吧?”

    “没有。不过,遇到一个自称你‘老朋友’的年轻人,本来我以为他是骗子,但是……他会我们马家的封魂术,说是你教的。”马小玲道。

    马丹娜皱起眉头:“老朋友?年轻人?小玲,你到底在说什么。”

    这时,马丹娜注意到画面中走进一个男人,俯下身子,笑着朝摄像头挥手:“马姑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马丹娜看着林歌,眼里先是疑惑,紧接着就被震惊取代:“你……这,怎么可能,林师傅?”

    “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这位老朋友。”林歌笑道。

    马丹娜惊讶的说:“林道长,你怎么会……我记得当初毛道长说你不是,不是……不是。”

    “师兄说我怎么了?”林歌问。

    马丹娜道:“毛道长说你……回了天庭。我以为是与血魔一战你不幸殒命,毛道长伤心过度……难道。”

    “没错,我是回了天庭,师兄有告诉你我是为何下来的吗?”

    马丹娜想了想,虽然过去了六十几年,记忆有些久远,但血魔那一战是她一生中最惊险的一次战斗,总会不自觉的回忆起来,因此就连毛小方当年的那些话,她也记得一清二楚。

    “毛道长说,你算到他有一劫,特意下凡来帮他渡劫……渡了那劫,你就先回天庭了。”

    林歌闻言,点了点头:“没错。而我这次下来,是算到你们马家有一大劫,想当初我们并肩作战,与血魔、邪龙战得昏天暗地,早已是出生入死的挚友,我又岂能看到马家的劫难不管,所以毅然决然的再次下凡。”

    “劫难?林道长,你说我们马家有一大劫?”马丹娜急道。

    林歌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没错,是影响马家存续,甚至影响世界存亡的劫难。不过没关系,我会出手。”

    马丹娜追问道:“林道长,莫非你所说的劫难,是和小玲有关?”

    “唉,果然还是瞒不了你。小玲,叫声爷爷来听听……放心,爷爷在此,你的劫难必定能轻松化解。”林歌一本正经的说道。

    然而马小玲此时……脸都绿了。

    “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