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从入赘长生世家开始 > 第103章:暴殄天物
    柳玉清脚踩飞剑,一路疾驰。

    差不多过了小半个时辰,就在她穿过一条汹涌奔腾的大河,来到一片乱石岗的上空时。

    咻!

    刺耳的破空声骤然响起。

    一道灿烂如烧的剑光自一片乱石间冲起,几如一道闪电。

    “不好!”

    柳玉清瞬间脸色大变,不住地惊呼一声。

    然而,即便她奋力躲避,但依旧没能完全躲过。

    不过,好在她身上穿着明阳道人曾经为她亲手炼制的一件灵甲。

    可即便如此,灵甲崩碎,一片猩红的血花在半空中绽放开来。

    下一刻。

    柳玉清狼狈落地,口鼻中鲜血狂涌,不住地踉跄后退。

    就在这时。

    十多道身影从各处冒出,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乃是一名看起来年岁不大的男子。

    面色阴柔,气度非凡,嘴角噙着一抹玩味之色,身穿一袭金色法袍。

    与此同时。

    那道灿烂如烧的剑光凭空划出一个弧度,最后化作一柄金色长剑,出现在男子的身侧。

    柳玉清勉强止住脚步,然后摹地抬头盯向金袍男子,又扫了其余人一眼。

    “聂阳朔,想不到你天剑宗的弟子竟然会跟魔门的弟子联手。”

    柳玉清双眸布满血丝,一阵咬牙切齿道。

    闻声。

    站在不远处的一名妖娆女子,嗓音娇糯,妩媚道:“柳道友,如果真的追溯起来,青阳仙宗的柳氏一脉跟我合欢宗倒是同宗同源。”

    “你如果愿意的话,咱们也可以联手,不过前提是,你得告诉我等,你青阳仙宗到底还隐瞒了什么,否则……就怨不得我们了。”

    被称作是聂阳朔的金袍男子嗤笑道:“为了开启这仙人遗迹,你青阳仙宗不惜邀请北天域的所有魔门前来,而我们只是短暂的联手而已,相比而较,又算得了什么?”

    一名脾气暴躁的天剑宗弟子沉声道:“柳玉清,快告诉我们,你青阳仙宗到底对我们还隐瞒了什么!”

    一名花枝招展,双腿雪白而又修长的合欢宗弟子浅笑道:“玉清妹妹,你可别忘了,咱们合欢宗向来以媚术著称,你若是不愿意说的话,我们只能以媚术让你说话了。”

    “当然,姐姐得提醒你一下,你如今身遭重创,一旦施展媚术,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柳玉清眉头紧锁,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这一路走来,她从外面带进来的法宝几乎尽数被毁,甚至就是师尊为她亲手炼制的紫御灵甲,就在刚才也被毁掉。

    至于丹药、灵符也消耗巨大,如今身上也就只剩下两件保命的底牌。

    现如今,天剑宗和合欢宗的十多名弟子将她围困于此,即便动用最后的两件保命底牌,估计也很难避开他们的追杀。

    再者,出去的通道又重新封锁,据说只有得到那位红叶血祖的传承,外出的通道才会重新开启。

    “那个苏绣之前无比自负,想来身上有诸多宝物、丹药、灵符,甚至是傀儡傍身,而袁师祖也很是看好她,甚至坚信只有她才能得到红叶血祖的传承。”

    “事到如今,我身负重伤,又被两大势力的弟子围困,若是没有任何表示,必定会被合欢宗的弟子以媚术逼问,既然如此,那便让他们去针对苏绣便是了。”

    一番权衡过后。

    柳玉清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我若是说了,你们真的能留我性命?”

    聂阳朔笑了笑,保证道:“柳道友,你说的若不是假话,我可以保证我们双方绝不会伤你性命。”

    “当然,你若是骗了我等,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柳玉清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水,惨笑道:“你刚才的那一剑威力到底如何,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而你们一路将我追赶,我身上的各种宝物、丹药、灵符,几乎消耗一空。”

    “所以,你觉得我会在这个时候说假话?”

    那名合欢宗的女弟子笑道:“妹妹既然如此识趣,也省得我们麻烦,那便说吧。”

    “苏绣!”

    柳玉清对着为首的天剑宗和合欢宗弟子传音道:“此人乃是我青阳仙宗资历最老的老祖的亲传弟子,而青玄老祖自信只有苏绣才能得到红叶血祖留在这里的传承。”

    “不止如此,我们几人在进入这里后,苏绣便感应到红叶血祖的传承就在遗迹的最深处,想必你们也应该可以想到,红叶血祖的传承关系重大。”

    “既然有了接受传承的人选,那我们其他人进入遗迹的意义,也不过是混淆视听,分散你们的注意力。”

    说到这里。

    柳玉清微微耸了耸肩膀,缓缓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聂阳朔和合欢宗为首的女弟子对视了一下,然后并指如剑,丝丝缕缕的法力缠绕。

    他凭空一点,一道金光倏地朝着柳玉清爆射而来。

    柳玉清双眸猛地一缩,同时将仅剩不多的真元灌入手中的替死玉符之内,嗔道:“聂阳朔,想不到你竟然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咻!

    金光瞬间没入柳玉清的体内。

    聂阳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放心,只是一缕天心剑气,伤及不到你的性命,不过只要这一缕天心剑气留在你的体内,百里之内,我可以轻易感应到你的方位。”

    “接下来,我们会前往遗迹的最深处,倘若你说的都是真的,等到下次见面,我会亲手帮你化解天心剑气。”

    柳玉清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聂阳朔,你这个小人!”

    合欢宗为首的女弟子打趣道:“聂道友,你这是想要将青阳仙宗的这位真传弟子带回你们天剑宗呐。”

    聂阳朔毫不遮掩的阴笑道:“如此天仙一般的绝色女子谁不喜欢,只是脾性有些暴躁,等到带回天剑宗之后,定要好生调教一番。”

    这名女弟子媚眼如丝,嗓音柔媚道:“想不到聂道友竟是这般的贪恋女色,不过奴家精通我合欢宗的各种房术和双修之法,若是聂道友愿意,奴家可以随时献身。”

    聂阳朔摆手笑道:“季道友言重了,你合欢宗的女子在下真的是无福消受。”

    一名天剑宗的女弟子神情愠怒道:“聂师兄,咱们还是赶紧出发吧,若是错过红叶血祖的传承,师尊他老人家必定不会轻饶了咱们。”

    聂阳朔衣袖一挥,朗声道:“立刻前往遗迹最深处!”

    话音未落。

    一行人当即祭出各自的法器,冲天而起,朝着遗迹最深处开拔。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等到天剑宗和合欢宗的弟子走远后。

    柳玉清这才缓缓摊开手掌。

    只见,替死玉符笼罩着一片绚烂的符文,而在玉符中央悬浮着一道金色剑气。

    柳玉清撇了撇嘴角,愤愤道:“还真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