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影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先下手为强
    之后的路径上,基本没遇到什么怪异,算是一路平坦。

    只是在一片遗迹上,又见到天罡神钉,痕不客气的上去占为已有,也没人跟他抢。

    路上还断断续续的遇到不少修士,飞过一片峡谷时,下方居然还有十余人在混战。

    那十几人正拼到关键定生死的时候,突然上方黑压压的飞过一群修士,全都惊呆的看傻了。

    谢欢往下瞄了一眼,立即认出了其中一人,居然是吕然。

    “是逼王!”

    赵水凡也发现了,惊喜的叫道。

    吕然与另外四名落霞岛修士,被八人围攻,已经陷入死地。

    突然几道强大的气息从空中闪现而下,一下就落到他身前。

    “赵水凡!”

    吕然狂喜的大叫,转而又见到谢欢、徐薇等人,一下激动的难以自持:“无恙否,众皆无恙否?!”

    “嘿嘿,蝼蚁,敢直呼本座之名?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

    赵水凡身上的气势瞬间释放出来,一道金光在他手中闪烁,直接劈向前方。

    另外那八名修士脸色大变,惊叫道:“是筑基强者!”

    急忙散开,往后面退去。

    “你,你,伱……”

    吕然瞪大眼睛,感受到赵水凡身上的气息,不知是喜是悲,还是啥心情,原本就重伤在身,突然一口血喷出来,气息跌落到极点。

    “喂,不至于把你刺激成这样吧?”

    赵水凡得意洋洋的收敛气势,上前拍了拍吕然肩膀。

    筑基以来,从未有过现在这般欢畅。

    吕然则是满眼复杂,嘴唇动了几下:“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哈哈,你小子怎么感觉比死在这还难受?接受不了?没关系,慢慢就习惯了,我以后会提携你这个小辈的。”

    赵水凡大笑着说道。

    和吕然一起战斗的另外四人,又惊又喜,急忙上前作揖拜下,齐声道:“见过前辈。”

    吕然更是一口血上涌,然后强行咽下去,伤势又重了几分。

    “走吧,徐薇,你带下他。”

    谢欢查看了下吕然的伤势,虽然严重,但不危及性命,有丹药,能调理,就能好。

    “这点小事,哪需要麻烦徐薇,我来带。”

    赵水凡立即放出一艘袖珍的灵舟,将吕然就架上去。

    吕然那脸色,比死还难看,一双眼睛就像死鱼凸着,紧紧盯着赵水凡,到现在他还不肯相信赵水凡筑基了。

    谢欢看了下另外几人,说道:“愿意的话,就一起走吧。”

    那几人都是落霞岛修士,大喜之下,千恩万谢,跟着上了赵水凡的灵舟,对赵水凡又是一口一个前辈,态度极为谦恭尊敬,这又像是钢针一样扎在吕然的心里,剧烈咳嗽几下,又吐出几口血。

    徐薇取出一枚丹药,塞进吕然嘴里,瞪了赵水凡一眼:“你就别再刺激他了,否则真要死了。”

    “放心吧,有本筑基在,他死不了。”

    赵水凡拍着胸脯说道。

    吕然闷哼一声,嘴角又溢出鲜血。

    另外那八名围攻的修士,也加入到葛良的阵营中,双方立即从生死厮杀到和平相处。

    数日后,众人进入到一片赤红色的荒原,怪异的感觉立即传来,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浑身不适。

    谢欢只是觉察到异常,而那些炼气期修士,则是出现极度的不适反应。

    有的突然情绪暴躁,面无狰狞。

    有的冷汗淋漓,身体直接虚弱下去。

    还有的像是发癫了,大喊大叫,拼命抓着自己的身体,从空中坠落下去,摔在地上没死,还在那继续发癫,抓狂和抽搐,但没多久,终于身体一僵,领了饭盒。

    “这是什么地方?”

    葛良停下来,转身望向痕,问道。

    痕本来想怼“我怎么知道”,但被葛良的眼神一盯,想想还是算了,老实点,当即说道:“天雷子的札记中,称此地为古战场,有大量的远古强者陨落,各种意志和能量形成了这一片奇特的地带,里面规则混乱,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可能陨落。”

    “可有什么要注意的?”

    葛良又问道。

    “札记中没提。”痕回道。

    葛良点了下头,指着他说道:“你到前面带路。”

    ……痕兜帽内凶芒和怒火一起闪动,厉喝道:“凭什么?!”

    “凭你看过札记。”

    葛良和声和气的说道。

    “嘿嘿,抱歉,老子的字典里,就没有‘带路’两个字!”

    痕狞笑两声。

    之前一直妥协,一直忍气吞声,但现在让他带路,是可忍孰不可忍。

    葛良望向谢欢,冷然说道:“这次你的面子也不管用了。”

    空中的氛围立即变得肃杀。

    两派阵营的修士如履薄冰,急忙分散开,在空中形成两大阵营,彼此对峙。

    葛良正要出手,突然谢欢说道:“大师兄,你对此地可有了解?”

    一瞬间,所有目光都望向他,和一旁的琉眠。

    众人都是面色古怪,琉眠明明是个炼气期女修,怎么会是谢欢师兄?

    落霞岛阵营内更是有几名修士满脸惊愕,他们左看右看,都觉得琉眠是他们曾经帮扶过的失足女修。

    难道认错人了?

    不至于,不仅脸长得一模一样,那身材也完全一致。

    这几人内心涌起强烈的怪诞感。

    “这里最早是一片矿区,盛产血火灵石,后来成为战场,死了不少人,变成了殒墟。”

    琉眠闭上眼睛,边思索边说着,然后再缓缓睁开双眼,望向殒墟的尽头,眼中闪动着光芒:“过了殒墟,就是第三玄关。”

    “原来如此,那这殒墟内可有什么危险?”谢欢又问道。

    琉眠摇了摇头:“不知道,但这里当年被打崩了规则,各种紊乱颠倒,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众人都诧异的看着琉眠,纷纷猜测他的身份,如何会知晓这些。

    “师弟知道了。”

    谢欢唇角突然扬起一丝笑容,抱拳拱了拱手:“这一路师兄辛苦了,还受了不少委屈,接下来的路,师弟自己走便是,师兄不如在此地做个长久修士,有大量的远古大能陪伴师兄,想必也不会寂寞。”

    “你什么意思?”

    琉眠脸色微变,眼里射出两道厉芒和杀气。

    “没什么意思,只是师弟觉得,师兄再继续跟下去,对师弟有百害而无一利。

    “从第二玄关开始,师弟突然发现师兄似乎有所变化,就是给人一种平平无奇,泯然众矣的感觉,后来师弟发现这种感觉是师兄刻意营造的,就是怕引起人注意。

    “师弟略一思索,有了个大胆猜测,这上百人中,怕是还有师兄的分身,只是这些分身的力量加起来,也无法对抗所有人,所以师兄变得更加隐忍,小心和平平无奇,殊不知平平无奇才是最恐怖的。

    “所以师弟决定了,师兄的这些分身,就留在殒墟陪伴先人吧,而且过了这里就是第三玄关,师兄确实也已经没了价值。”

    谢欢不紧不慢的道来,琉眠脸孔扭曲的要炸裂,怒喝一声,就化作一道流光,往殒墟内冲去。

    谢欢既然要杀他,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身上剑意一闪,剑阵就绞杀而去。

    琉眠感受到背后的力量,自知逃不掉,“嘭”一声,王丽的身体炸裂开来,三只黑蝴蝶煽动翅膀,冲向天空。

    “这是?!”

    葛良等人无不脸色大变。

    痕更是失声叫道:“你就是那个杀我同伴的凶手!”

    这时人群中有五名修士冲出来,全都眼里透着紫色,杀向谢欢,其中一人的实力完全展现出来,居然有筑基后期之力,直接身体变得膨胀,漂浮在上空,一掌拍向下方。

    虚空上立即浮现出巨大的掌印,将谢欢完全锁定。

    另外四人都是各自施展神通,狂击而来。

    “诸位还不出手!若是此人去往第三玄关,与其它分身汇聚,到时候无人能敌,大家都得死!不如趁此刻,先灭掉他一些力量!”

    谢欢厉喝一声,全身剑意展开,攻防一体。

    再一拍储物袋,里面飞出一道金光,是那吞天蟾印,一道印力疯狂扩散,上面的金蟾更是“呱”的一声,在空中变大,拼命吞噬四方的能量。

    谢欢的话音落下,葛良、痕、绞、海姗都是瞬间出手。

    四人都知道一旦琉眠聚合成功的后果,痕和绞还与他有大仇,海姗更是惊恐万状,知道琉眠一旦实力恢复,一定不会放过她和韦大英。

    所以一出手都不留余力。

    “嘭!嘭!嘭!”

    五个分身,一个照面就被五人拍死。

    里面寄宿的蝴蝶直接引爆身体,强大的冥尸气散开,将五人震的不敢上前。

    大量蝴蝶冲出去,与王丽身上的那三只汇合,瞬间就变成一只巨大的黑蝴蝶,闪烁之下,再现出大师兄真身,脸上满是蝴蝶花纹,一双紫瞳恶狠狠的盯着谢欢,咬牙道:“你最该死!”

    他原本想牺牲王丽体内的三只蝴蝶,保留另外五人,但一想到谢欢那诡异的瞳术,顿时觉得不靠谱,还不如放手一搏,故而全部暴露出来。

    “师兄这话说得,就算我现在不留师兄,等到第三玄关后,师兄会留我吗?”

    谢欢淡淡一笑,收了剑阵,那吞天蟾印也飞下来,落入掌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