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生:我能贩卖万物 > 第95章 列子御风行
    这一天,直到戌时三刻,平澜城中大多数的街道与里坊都开始实行宵禁了,宋辞晚才与谢云祥告辞离开。

    两人分开后,宋辞晚施展遁术,很快就来到了城南方向的一座客栈旁边。

    平澜城中,客栈其实随处可见,但要说到客栈最多最平价的地方,却还是要数城南勤学坊。

    勤学坊与学书坊挨得极近,而学书坊中各类私塾极多,不远处还有一座东风书院,乃是整个苍灵郡数一数二的书院。

    有太多的读书人怀着朝圣般的心情从苍灵郡各地赶来,以学书坊中的各大私塾为起点,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才气自生,进入东风书院,从此乘着东风,平步青云!

    由此,连带着隔壁的勤学坊都形成了一个产业带。

    勤学坊中,不但客栈多,书斋也多。

    但宋辞晚选择勤学坊,最主要的原因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在勤学坊的另一边,靠近着炼妖台!

    炼妖台周边,又有一套完整的产业。

    诸如各种丹药铺子,灵材铺子,兵器铺子,衣食铺子等等。

    再往西南方向去,不远处还有凡人的坊市,以及居民住宅聚集之地。

    总之有人的地方往往就不会缺乏热闹,嗅觉敏锐的商贾们总是能将一切机会都利用起来。

    宋辞晚抱着鹅,顶着辛免的脸,选了一家客栈暂住了下来。

    她准备今夜先住客栈,明日则将大白鹅留在客栈中,自己换上凡人少女宋寻的身份,悄悄遁出客栈,再通过牙人在勤学坊西南边的善人坊租一座小院。

    此后,宋寻这个身份就会成为宋辞晚的主要身份。

    至于说大白鹅……以后辛免有鹅,宋寻也会有鹅,这是个破绽,但是无妨。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修仙者辛免和凡人武者宋寻,“他们”之间的关系外人又怎么可能猜得到呢?

    就算有人能够猜到,可宋辞晚拥有胎化易形之术,随时都能再换无数马甲。

    马甲在手,天下尽可去得,她有什么好怕的?

    至于大白鹅的问题也不急,宋辞晚每日都在进步,只要她变强的速度够快,破绽的困扰就追不上她!

    夜深了,宋辞晚在客栈中安顿了下来。

    大白鹅已陷入了梦乡,宋辞晚则服丹修炼。

    直到半夜子时一过,她打开天地秤,开始抵卖今日所得。

    这是每天最为令人期待的时刻!

    先卖得自于谢云祥的几个气团,一共有三团,初次抵卖此人气团应当能获得法术。

    【你卖出了人欲,化气中期修仙者的喜、痴、惘,一两三钱,获得了初级道术,列子御风行第一、二层。】

    是飞行类的道术,列子御风行!

    玄奥的道法口诀似流水般冲刷而至,宋辞晚盘膝趺坐,当下以最快的速度修行起了这篇道法。

    洞照术面板显示:初级道术,列子御风行(第一层入门21/100)。

    这个经验条却是在不停跳动,宋辞晚感悟的速度简直超出常理。

    列子御风行(第一层入门35/100)

    (入门56/100)

    (入门78/100)

    (入门99/100)

    ……

    时光飞逝,天将蒙蒙亮时,宋辞晚睁开眼睛,她的列子御风行经过这一夜的感悟修炼,竟已是达到了入门级的顶点位置,只差临门一脚,她就能突破入门级,进入熟练阶段!

    这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宋辞晚天然悟性顶级?

    不,诚然宋辞晚从前悟性并不差,可很明显,她也达不到此刻这般程度。

    宋辞晚的悟性分明是被增强了!

    是因为,她的修为突破到了炼气期,坐忘心经第一层的熟练度达到了掌握级,第二层也已经成功入门。

    坐忘心经,这门修行功法本身自带一种奇效,当宋辞晚神魂成型,灵觉滋生时,她的悟性自然而然地,便也得到滋养,她的领悟能力自然也就直线飙升。

    列子御风行只是初级道术,对于此刻的宋辞晚而言,要一夜之间将它修炼到入门顶峰,完全不成问题。

    宋辞晚站起身,只觉得有一缕风在身周上下轻盈流转。她伸手去捉,它调皮地从指缝间溜走,她步伐轻动,它又挨蹭过来,依依缠绵。

    一种美妙的颖悟在心间流淌,朝阳的霞光从窗外透入,更是照得宋辞晚心间仿佛通透一片。

    天地秤中还有不少收藏未曾卖出,但这个时候宋辞晚却不打算再卖了。

    天既然亮了,她就该出去先将正事忙完。

    宋辞晚换了一套利落的女装,将自己的脸捏成“宋寻”的模样。大白鹅还在呼呼大睡,宋辞晚给它度入了一缕入梦大法的气息,使它继续酣甜的美梦。

    她又拿出一个锦囊,塞了一张辟邪符挂在大白鹅的脖子上。

    随后,宋辞晚便施展列子御风行,打开客房后面的窗户,飘飘然从后方窄巷落地。

    平澜城禁飞——至少,在非战争时期,官府明令禁制化神期以下的修仙者,以及其他同等能力修士飞行。

    宋辞晚也没有得意忘形到非要飞,她只是体验了一回御风落地的感觉。

    小小窄巷,其风也善;

    飘飘乎兮,未数数然也。

    这一刻,风动了,心也动了,宋辞晚便仿佛是听到耳边有细微的风声,“噗”一下吹过。

    列子御风行,突破。

    (第一层熟练12/1000)

    宋辞晚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很快,她又收敛了这份笑容。

    她现在不再是宋辞晚“本人”,也不是脾气亲切和善的赤诚少年“辛免”,而是一心习武的女武者“宋寻”!

    宋辞晚收敛了全身气息,施展轻功草上飞,身轻如燕般出了小巷,很快便去向了今日的目的地,善人坊牙店。

    此时晨光熹微,宋辞晚在为自己的修炼与生活勤恳奔忙。

    她隐在红尘中,如同每一个身在尘世间,甘愿入樊笼的小小工蚁,如此孜孜不倦,又是如此地毫不起眼。

    她甚至不知道,与她有过一场隔空论道的段星魂因为道心受损,赶到宿阳城的时间便不由得又晚了两日。

    宿阳城已经萧条得仿佛成了一座荒城,不愿离开故土的人们虽然数目不算少,但碧波湖大乱的后遗症却终究是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创伤。

    这创伤需要时间来缓慢愈合,而非朝夕之功。

    段星魂来到宿阳城后,便直奔碧波湖地底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