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嫂嫂别闹,小郎该吃药了 > 第149章 一人一剑一匹马
    见江无疾一脸真诚,颜莫离轻启红唇,问道:

    “你还记得柳丝丝么?”

    柳丝丝?

    江无疾微微皱眉,脑海里闪过一个妖媚的身影。

    云裳的媚属于让人欲罢不能的那种,也可以说是媚而不妖,妖而不骚……

    而当初颜莫离身旁那个叫柳丝丝的,虽然身段什么的都不错,但一看就是小浪蹄子,来之不拒的那种。

    “还有些印象,怎么了?”江无疾问。

    寒风扑面,天空飘起了细雨,还夹杂着一些冰渣子。

    长发轻束的颜莫离虽然是个面瘫,但不得不说很有江湖气息,江无疾口中的侠女并不是空穴来风。

    要是长剑换做长枪就更有味了……

    颜莫离目视前方,虽然知道江无疾反复打量了她好几次,也大概能猜到好色之徒江解元心里在想什么。

    但她并不在意。

    毕竟等丹药到手之后,自己还得履约陪对方三次,现在自己还穿着衣服,有什么可以看的?

    “上次为了隐藏圣女身份,我打晕了柳丝丝。”

    “事后虽然被我糊弄了过去,但掌教还是觉得我对寻找圣女一事不上心,因此这次只是让我找圣女,劫持叶清寒一事并未让我参与。”

    这话换做别人肯定不会相信,但作为暗莲一员,江无疾知道红莲教内部并不是那么团结。

    再加上颜莫离的确一直在帮忙隐藏嫂嫂圣女的身份,因此深信不疑。

    不过,江无疾还是不死心,问道:“有办法打听吗?”

    颜莫离秀美微微蹙起,沉吟片刻后道:“我试试吧。”

    “行。”

    “哒哒哒……”

    颜莫离拽动缰绳,从一条小路与江无疾分道扬镳。

    看那样子应该是打听消息去了,不得不说这妹子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然而,与颜莫离分开没多久,乾坤袋里的红莲玉就出现了动静。

    「戊:奉天司的千金叶清寒被红莲教劫走了,各位知道叶清寒下落吗?」

    收到戊传来的消息,马背上的江无疾眉头一皱,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确定,再看看……”

    「甲:你不是光莲的大神官么?你不知道?」

    「戊:掌教对我起疑,因此这件事我并未参与。」

    「庚:我也想知道叶清寒在哪,害……」

    「己:听说叶清寒和江无疾有一腿,是不是真的呀?」

    「庚:跟江无疾有一腿的女人多了去了。」

    「己:咦惹~渣男!」

    江无疾:“……”

    诸葛野是真的皮,真期待以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甲:好了,说正事。」

    「甲:掌教既然没让你参与,那现在你打听叶清寒的下落是为了什么?救人?」

    「己:哎呀,老五那么善良嘛~不过你是光莲大神官,要是破坏了光莲的计划,岂不是……」

    「戊:无妨,我有我的打算。」

    「甲: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我知道的消息无偿告诉你们吧,反正都是为了阻止掌教找到圣女。」

    接下来甲说了一大堆。

    然而对于江无疾来说,这些消息没什么作用,因为跟老登说的基本重叠。

    群里卧龙凤雏的看法,也觉得云京台是陷阱,属于不藏杀意的一步明棋。

    但叶清寒具体在哪,看法各持不同。

    甲认为:云京台是明棋,光莲的人会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叶清寒应该关在云京台。

    庚(诸葛野)认为:红莲教点名要在雍州望仙山换人,在知道奉天司不会相信并另有安排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上演一出计中计,局中局,叶清寒带到望仙山。

    而己认为:叶清寒在荆州,理由是荆州距离京城最远,另外荆州有很多好吃的跟好玩的……

    总结:全是废话。

    虽然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但江无疾倒是基本上确定了一件事。

    戊的身份。

    ——颜莫离。

    从之前的蛛丝马迹,结合之前颜莫离答应帮忙打听消息,戊和颜莫离极为贴切。

    如此一来,颜莫离不光是暗莲成员,还是光莲的大神官。

    之前老登说过,这次出现的大神官都是化意修士,由此可以推断,颜莫离在大神官里属于“妹妹”级别,分神圆满的大神官,实数有点掉档次了。

    ……

    正午时分,阳光揉碎冻云,风雪似乎更大了些。

    一名穿着奉天司衙服的执刀人,出现云州边界。

    虽已过数日,但厮杀时留下的痕迹仍在,一根根黑色箭羽密密麻麻到处都是。

    再加上刀斩尖刺枪劈等,各种兵器留下的痕迹,这一片地带可谓是满目疮痍。

    至于尸体什么的,已经被衙役拉回去了。

    江无疾走到一条土崩石碎的凹槽旁,眉头越皱越深。

    昨天在和老登聊完后,敲定了自己的任务。

    现在无论是云京台还是雍州荆州,都已经布置了人手。

    在得到圣女之前,红莲教撕票的可能性不高,会倾向于拉扯和制衡,慢慢磨。

    而江无疾要做的,就是从这些事里跳出来,自成一派。

    先从事发地开始,寻找蛛丝马迹。

    不能被红莲教牵着鼻子走,而是化被动为主动,找出叶清寒的位置。

    这件事很难。

    毕竟奉天司出动了那么多人手都没找到叶清寒,光凭江无疾一个人确实有些天方夜谭了。

    但在红莲教先发制人情况下,多一个办法就多一份机会。

    寒风凛冽,夹杂的冰渣子越来越多。

    随着江无疾一圈一圈仔细检查后,发现有一个地方剑痕特别多。

    而在这剑痕周围,还有几个面盆大小的泥坑,看上去应该是用类似南瓜锤一类兵器砸出来的。

    “清寒用的是软剑,薄如蝉翼。”

    “这里的剑痕相比其他地方的要细很多,所以清寒当时应该是与一个用大锤的人交战。”

    “……”

    “当时三境巅峰的吴金刀也在场。”

    “按照他的描述,红莲教有两个三境巅峰修士,他一人难敌,这才没能保住清寒。”

    “其他回来的执刀人也都是这个说法。”

    “但如果有两名三境巅峰修士,清寒还需要跟这抡大锤的人如此恶战?”

    “……”

    安静江无疾的想法,有两位跟永安级别的修士在,出去吴金刀之外,其他执刀人应该都蹦跶不了才对。

    但从现场的痕迹来推断,跟吴金刀说的有很大出入……

    江无疾反复检查。

    尽可能在脑海里恢复当时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