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娇软师妹疯批后,全师门跪舔称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个陌生人罢了,值得吗?
    陆灵犀费尽力气才爬到山顶,眼看要摘到草药,顾不得悬崖危险,顶着狂风步履艰难地冲过去。

    可想摘到悬崖峭壁的草药哪有那么容易,眼看快摸到草药,一阵狂风袭来,陆灵犀脚下一滑,竟被吹的翻了个跟斗,身体在石头上滚动,看的光幕外的人都替她提心吊胆。

    好在陆灵犀及时稳住身形,这才避免伤更重。

    她疼的倒抽两口气,看了眼身上被石头划破的伤口,又看向悬崖边的草药,眼神坚定。

    都到这了,她不能放弃。

    见她重新站稳,顶着大风朝悬崖边走去,藏在树上的楼炎冥指尖微屈。

    他已然看不懂陆灵犀。

    一个陌生人罢了,值得她如此拼吗?

    眼看陆灵犀又要接近草药,楼炎冥锐眸微眯,手指轻轻一动,几颗石头飞起,砸向陆灵犀的膝盖。

    陆灵犀已经有了警惕,看到石头被风卷来,赶忙避开,而后一鼓作气冲向草药。

    摘到草药那一瞬间,陆灵犀脸上笑靥如花,然而下一秒,她所站悬崖处石坡突然裂开,陆灵犀还没来得及惊喜,人朝着悬崖底下跌去。

    光幕外,众人吓得屏住了呼吸。

    “楼炎冥站着作甚!快救灵犀小友啊!”有修士惊呼道。

    “楼炎冥一贯杀人不眨眼,对灵犀一直持有怀疑,怎么可能会救她。”

    众人沉默,眼看陆灵犀要跌入万丈深渊,那傻丫头竟将草药护在怀里,又是无奈又是心疼。

    就在陆灵犀快头着地时,楼炎冥蓦地从树上消失。

    一道红光快速朝陆灵犀方向飞去,不待众人看轻,陆灵犀被那红光所包裹翻了个身,而后快跌落巨石上时,被那红光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大石块上。

    看着光幕内景象,不少人有些懵。

    “这事楼炎冥出手相救了?”

    话音刚落,楼炎冥从另一侧缓缓走来,那红光就跟认得他般,飞到他身边转了一圈,而后没入他的身体。

    众人感到不可思议,惊讶楼炎冥居然真的出手了。

    年迈的老道长更是哈哈大笑,“定是灵犀小友感动了楼炎冥那,这才让此等多疑冷血之人出手。”

    众人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但楼炎冥主动出手,着实出乎他们意料。

    光幕内。

    陆灵犀安全着地,望着朝自己走来的楼炎冥,眨了下眼睛,也懵了。

    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些是梦。

    “楼兄,是你吗?”

    她迷茫的样子像是困斗的小兽,急需得到一个答案。

    楼炎冥薄唇勾起,微微颔首,嗓音低沉磁性,“是我。”

    得到答案,陆灵犀杏眸亮起,“你怎么来了?”

    楼炎冥看着她不断流血的右手臂,并未作答,皱着眉上前,拿出了一株灵药给陆灵犀疗伤。

    陆灵犀摔的有些麻木了,在加上跌落悬崖的惊恐,被处理伤口也不觉得疼,只觉得眼前一切有些不真实。

    楼炎冥中毒动弹不得,怎么可能过来救自己。

    怕不是她死前幻象罢了。

    陆灵犀抬眸望着楼炎冥精致俊美的侧脸,眼眸微黯,“楼兄,我本还想多做好事救你,可我走太远了,体力不济,终究没能把草药给你带回去。”

    楼炎冥为她包扎伤口的手一顿,不明觉厉,就听陆灵犀碎碎念道。

    “这都出现幻觉了,你身体那么虚弱,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楼炎冥微怔,差点忘了这茬,给陆灵犀包扎完伤口后,捂住胸口猛地咳嗽起来,一只手紧紧抓住陆灵犀的手腕。

    “不是梦……咳!我见你一直未归,服了点丹药出来找你……咳……”

    避免被陆灵犀怀疑,楼炎冥一鼓作气,咯出了血落在陆灵犀的衣摆上。

    陆灵犀低头看向衣摆上的血迹,又见楼炎冥苍白这脸,握住她手腕痛苦颤抖,总算回过神。

    真不是梦!

    楼炎冥拼死来救她了!

    陆灵犀又感动又愧疚,赶忙扶住楼炎冥,让他坐在地上休息。

    “楼兄先将此丹药服下去,身体能好受些。”

    陆灵犀从乾坤袋中拿出丹药,递给楼炎冥。

    楼炎冥捂着嘴巴还在咳,瞥了眼确定丹药无毒,接过去服下。

    陆灵犀紧张地盯着他,看他服用完没一会儿咳嗽停下了,紧绷的肩膀这才放松。

    头顶大风呜呜响着,想到刚才惊险一幕,陆灵犀赶紧将楼炎冥扶了起来,“楼兄离这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咱们去那休息会,继续待在这我怕悬崖又断裂了。”

    楼炎冥由着她搀扶,虚弱的弓着身体走。

    到了河边,陆灵犀给他安置在大树旁靠着,自己则卷起衣袖跳进河里抓鱼。

    楼炎冥虚弱地依靠在树上,看到陆灵犀将自己包扎的伤口打湿,隐约透出些血色,楼炎冥狭长双眸透着几分不虞。

    “别抓了,小心伤口恶化。”

    “不碍事,小伤,等会重新包扎。”

    楼兄为救她伤及了筋脉,没准压制的毒素还发作了,她虽不能根除毒药,但也得感谢人家。

    好在河中鱼群多,陆灵犀没一会儿便抓了两条鱼,从乾坤袋拿出铁锅木碗,给鱼处理后起火炖起了鱼汤。

    见她干活动作娴熟,楼炎冥饶有兴趣的问道,“你经常给人做饭?”

    陆灵犀摇头又点头,“我得给自己做吃的,否则容易饿死。”

    至于原因,楼炎冥没去深究。

    陆灵犀这会在他这,最多算个比别人有趣些,值得探究的玩具。

    楼炎冥也不说话,静静的看陆灵犀忙活,就见她将刚冒死摘到的草药放进了锅里,有拿了几样其他药材,同鱼汤一同熬制。

    很快鱼汤伴随着淡淡的草药味飘出香气,楼炎冥舔了舔干涩的唇,看着那浓白的鱼汤幽幽问道,“草药都给我喝了,你的伤怎么办?”

    “我是小伤死不了,楼兄的毒再不解,那可真没机会了。”

    陆灵犀随口说道,看鱼汤和药材融合的差不多了,将汤盛了出来,递给楼炎冥。

    “给,你快喝了补补身体。”

    楼炎冥接过热汤,垂眸望着上面漂浮的草药,认出了这是能暂且抑制毒素扩散的草药,同陆灵犀刚采的药放一块熬制,事半功倍。

    想到自己中途还给陆灵犀使绊子,陆灵犀全然为他着想,楼炎冥破天荒的心虚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