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毒妃又拽又茶,仇人满地找牙 > 第八十一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苟合?”沈云绾淡淡笑了笑,“这里是宸王府,我难道会在别人的府邸做出苟且之事吗?”

    她唇角的笑容愈发深了,一双明眸透出几分嘲讽:“手段还是这么没有新意。同为女子,就只能拿着女子的名节做文章,真是又蠢又坏。”

    “沈云绾,你别在这里意有所指了。你消失了这么久,谁知道你去干了什么龌龊事!”

    沈婉竹现在心神大乱。

    以往她一直躲在后面,利用别人为她冲锋陷阵,如今竟然亲自下场了。

    “我又没有指名道姓,沈小姐你是急着承认吗?”

    沈云绾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慢吞吞地说:“我还奇怪呢,沈小姐怎么突然要找我说话。还说什么你的未婚夫意志消沉,难道他是不满陛下的处置吗?”

    “我没有这么说,沈云绾,你少血口喷人了。”

    沈婉竹直到现在都没有想出来沈云绾是如何脱身的。

    她更加想不到,她的那些话原本是为了激起沈云绾的愧疚,如今反而成了沈云绾的把柄。

    可那又如何,当时在场的只有她们俩,只要自己咬死不承认就行了。

    沈婉竹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我是为楚伯母不平,她从前对你关怀备至,如今卧病在床,你却不闻不问,沈云绾,你当真没有心吗?”

    “当初我被楚明轩陷害,遭受千夫所指,你口中对我关怀备至的楚伯母为我说过一句好话吗?”

    沈云绾露出无比讽刺的笑容。

    “楚家拿我行为不端的理由退婚,陷我于不利之地,如今还想让我以怨报德?沈婉竹,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看在曾经姐妹一场的份上,我本想放过你的。”

    “沈云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婉竹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色厉内荏地质问,然而,已经晚了。

    沈云绾勾唇一笑,从袖中取出一叠帕子,朝空中一洒,一阵香味袭来,手帕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地上。

    “早在我跟楚明轩退婚之前,你跟他就已经手帕传情一年之久。在场的闺秀有不少都是你的手帕交,不如让大家来认一认,看看是不是你的字迹。”

    “不可能,你离开沈家前,我亲眼看着你把那些帕子全部销毁了。”

    沈婉竹又惊又怒,惊慌失措之下竟然当众失口。

    她连忙捂住嘴。

    “障眼法罢了,你当初急于毁灭证据,所以没有细看,我交出来的那些手帕真假参半,其实我还留了几条。”

    沈云绾看到有人已经将手帕捡起,一双明眸嘲弄地弯了弯。

    “真的是沈婉竹的字迹。”

    人群中,一个闺秀小声嘀咕。

    “还有这针法,她曾给我绣过一幅小像,连走针都是一样的。”

    “真没想到她是这种人。”

    “天啊,这么说,当初沈云绾跟小厮偷情的事也是假的了,是被人陷害的。”

    “沈云绾又不傻,未婚夫是前途无量的侯府世子,她干嘛要跟府里的小厮私通。”

    一个平时就跟沈婉竹不对付的千金小姐说道。

    “真是不要脸,抢了妹妹的未婚夫还不够,还要把悔婚的罪名扣到亲妹妹头上。”

    “够了!”沈婉竹再也听不下去了。

    她冷眼扫视了一圈众人,嘴角流露出不屑的笑容。

    “别以为我不知道,宋卿卿,姜兰心,还有你、你……”

    沈婉竹伸手指向其中几个闺秀。

    “你们哪一个没有给明轩哥哥表露过心迹。特别是你,宋卿卿!”

    沈婉竹冷笑了一声:“你暗中送给明轩哥哥的玉佩,被他随手赏给了小厮。你不就是嫉妒我能够得到明轩哥哥的真心吗?”

    “沈婉竹,你胡说!”被她点名的宋卿卿又羞又怒,一双红红的眼睛充满了恨意。

    “我没有!我没有做过这种事。”

    “哈!”沈婉竹嗤笑了一声,“非得镇北侯府的小厮把玉佩送到你府上,你才肯承认吗?”

    沈云绾没想到沈婉竹先跟其他人撕起来了。

    她在一旁大受震撼。似楚明轩这种渣男,居然会有这么多女子喜欢,她们真的不是在哄抬猪价吗?

    趁着这些人争吵的功夫,沈云绾小声去问翠屏:“里面怎么回事?宸王妃呢?”

    院子里都吵成这样了,作为主人的宸王妃却迟迟没有出现,说明还有更棘手的事需要宸王妃处理。

    闻言,翠屏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压低了声音:“郡主,刚刚您从宴会上离开后,宸王妃便带人出来寻找,结果走到这间屋子,发现里面传出奇怪的声音。”

    沈云绾皱了皱眉。

    这场宴会,自己就是这些人的目标。在自己顺利逃脱的情况下,难道还有无辜女子卷入吗?

    就在沈云绾满心不解时,翠屏继续说道:“嘉柔公主是第一个进去的,撩开纱帐后,发现宸王正跟一个男子在行房,因为场面太过吓人,嘉柔公主当场便被吓晕了。”

    “什么!”

    沈云绾的一双明眸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

    那个侍卫明明被自己锁在了屋子里,宸王也被自己迷晕,藏在湖边的巨石后。

    宸王自己根本不可能走进那间屋子。

    说实话,当时宸王对自己下手,沈云绾也动过报复回去的念头。

    可屋子里的侍卫是无辜的!如果自己利用那个侍卫去复仇,那和沈婉竹之流有什么不同。

    如今,只怕那个侍卫难逃一死。

    沈云绾闭了闭眼,睁开时,一双明眸如冰雪般清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有人在自己走后布下了这个局。

    “宸王现在清醒了吗?”

    沈云绾看向翠屏。

    她心知,这件事不是翠屏做的,因为她没有任何离席的理由。

    那会是谁呢?!

    “按说太医早该来了,可是直到现在,外面还没有动静。”翠屏也很费解。

    屋子里,宸王妃的神情逐渐转为了不耐。

    她脸色铁青:“太医怎么还没来?还有外面,嬷嬷,你出去告诉她们,谁再敢吵闹,本宫让王府侍卫把她们挨个送回去。”

    崔嬷嬷是宸王妃的陪嫁嬷嬷,一直深受她的信任,闻言,点了点头,快步出了屋子。

    “各位小姐,这里是宸王府,不是东西大街,你们若再吵闹,老奴只好让王府侍卫送你们回府了。”

    崔嬷嬷的话让吵成一团的几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若是被王府侍卫送回去,那她们各自的名声也不用要了。

    宋卿卿恶狠狠地瞪了沈婉竹一眼,只能暂时跟沈婉竹休战。

    就在这时,去请太医的王府侍卫终于回来复命了。

    “崔嬷嬷,贵妃娘娘小产,现在整个太医院的人都守在长乐宫,就连陛下也在长乐宫坐镇。”

    “什么!贵妃娘娘小产了?”崔嬷嬷没想到坏消息会一个接着一个!

    “贵妃娘娘怎么会小产的?”

    此刻,崔嬷嬷已经顾不上在场的闺秀们会不会乱传了。

    要是贵妃娘娘有个好歹,宸王殿下再传出“龙阳之好”,那就永远跟帝位无缘了!

    “不对,贵妃娘娘何时有了身孕?”

    自家王妃可是贵妃娘娘嫡亲的儿媳妇,贵妃娘娘就算要瞒着其他人,也绝不可能瞒着王妃啊……

    “崔嬷嬷,小人也不知。”

    侍卫苦笑道:“传话的人是个负责在院内洒扫的小太监,现在长乐宫已经被围了起来。陛下吩咐,所有人只许进不许出,如果不是小人拿了王府的腰牌,根本无法出宫。”

    “居然这么严重。”崔嬷嬷身体晃了晃,幸亏被她身旁的婢女扶稳了。

    如果不是贵妃娘娘情况危急,陛下绝不会下令封锁长乐宫。

    可是自家王爷要怎么办?

    崔嬷嬷只好转身回了屋子。

    见状,在场的闺秀们暗中不断交换着眼神。

    谁也没想到,一场赏花宴,意外一个接着一个。

    若是贵妃娘娘有个万一,宸王殿下还能保住他现在的地位吗?

    这是在场所有人不能宣之于口的疑问。

    “母妃小产?”

    宸王妃咬了咬唇,一颗心仿若油煎。

    “怎么会这样?王爷要怎么办?”

    本朝谁人不知,陛下的一颗心都系在陈贵妃的身上。这个时候,就是宸王这个亲儿子都要靠后。

    就是宸王妃都不敢去触陛下的霉头。

    宸王妃掐了一把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冷静。

    “去请沈婉竹,让她想办法联系她师父。”

    当初王爷的“不举之症”就是沈婉竹的师父治好的。

    请她过来,总比去请外面的大夫要安全。

    “王妃切莫忧心,王爷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崔嬷嬷匆匆安慰了宸王妃一句,再次走出了房间。

    “沈小姐,王妃有请。”

    很快,沈婉竹便被带进了屋子。

    “参见王妃。”

    沈婉竹刚要行礼,只见宸王妃站起身,亲自将她扶起。

    “婉竹妹妹,王爷如今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可有办法联系上你师父?”宸王妃柔声说道。

    宸王妃的态度看起来与平时无异,这让沈婉竹悬着的一颗心稍稍落下了几分。

    师父做事向来小心,宸王妃绝不可能猜到床上的侍卫是自己偷偷安排的。

    “王妃,我这就联系师父。”

    沈婉竹说完,从身上取出一个细长的竹筒,一只带着翅膀的虫子从竹筒里钻出,振了振翅,从半开的窗户飞了出去。

    沈婉竹并没有看到,在她低头放出虫子时,宸王妃眼底一闪而逝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