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恶毒发妻后,我摆烂了 > 052 本宫是个大聪明,真的很聪明!
    起初李阁老等人还不明白凤曦那句话的用意,直到一炷香之后,士兵们见势不对,赶忙将林千等人从人群里扒拉出来。

    被围住时林千等人虽面色惊恐,却还是个人,可等他们从难民堆里被扒出来时,身上别说值钱的东西了,竟连快好肉都已经没有了。

    对一众饥寒交迫,几乎瞧不见明天的难民来说,朝廷的救济就是最后的希望。

    谁也不想死,大家都想活……

    可林千等人却不想让他们活。

    这些难民直到此刻都清清楚楚的记得,记得那位公主说谁想看就站出来,站出来的就都得喝西北风。

    而事实证明那车上就是粮食,还是高官富贾才能吃得起的精米……

    若他们当时真的听了这些人的话,真的被这狗官拖下了水,他们简直不敢想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要怎么过。

    所以林千等人谁也没想到,方才越是被他们煽动上前,想要对辎重车动手的人,此刻下手便越是狠毒。

    男人们用脚踢,女人们用手抓,就是孩子都会捡起路边的石头,不管不顾的朝他们身上砸。

    若非凤曦特意打过招呼,士兵们足够放在心上,恐怕最后拖出来的就不是十多个面目全非的血人,而是十多具支离破碎的尸体了。

    “公主,林千等人想求见您。”

    府衙大堂内,凤曦以自己累了需要休息,暂时不想规整府中事务为由,让李阁老等人全权接手。

    自己则又拿出了一颗小苹果,安安静静的啃着。

    说实话,饶是暮天等人也很好奇,这马上就是腊月了,北地更是比盛京城冷上一倍有余,怎么公主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吃果子呢?

    而且这果子又是从哪儿来的?

    盛京带的?

    那她到底带哪儿了?怎么就能跟那些变戏法儿的人似的,一下子就变出来了呢?

    但暮天等人也不会问,更不会胡乱往外说,因为主子在出京前就打过招呼,让他们把公主当成主子,主子的事他们少管。

    “你问问他们,他们想好见到本宫时要说什么了么?若是没想好,本宫可不建议他们现在进来。”

    凤曦懒洋洋的坐在属于知府的官椅上,语气不咸不淡:

    “毕竟本宫脾气差,心思毒,他们说的东西要是不能让本宫满意,本宫可就真要把他们交给外面的难民了。毕竟大冬天的,尸体多难处理啊~”

    暮天:“……”

    昨儿个就发现公主是个狠人,如今看来简直就是个狼人。

    难怪这两年连他们主子都打。

    暮天如实将话带给了林千等人,顿时吓得这群人畏畏缩缩,一叠儿声说他们再想想,等想好了再叫他。

    大概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些人方才说自己想好了,然后被暮天带进了大堂。

    扑通一声跪在凤曦面前,这些人张口就是他们鬼迷心窍,要么就是被逼无奈,又或者上有老下有小。

    凤曦微笑:

    “说重点,不说丢出去!”

    见凤曦果真铁石心肠,林千等人是说什么都不敢有所隐瞒了。

    毕竟外面那群疯了一样的难民,实在比眼前的凤曦可怕多了。

    “所以,你表面是太子一党的人,实际上则在为四皇子办事?”

    听完林千长长的讲述,暮天直接就帮凤曦提炼出了重点。

    “是,虽说,虽说小人有两层身份在,可两边让小人做的是其实是一样的,而且,而且他们应该是合作了……”

    林千虽官居户部侍郎之位,可到底也是两方势力的一颗棋子。

    说白了,他也算个聪明人,一个靠着在朝中三方势力里周旋,从而为自己谋求福利的俗人。

    “其实在今年以前,小人也是个纯臣,是,是效忠于皇上的。可是,可是……”

    林千说到这里,似乎也有些说不下去了,但凤曦却悠然接话道:

    “可是你发现父皇命不久矣,做个纯臣定不如那些有从龙之功的人在新帝面前得脸。加之你以前就是三头吃,虽没明确偏向太子和老四,但只要你想立刻就可以,对吗?”

    “小人,小人……”

    林千有些惊恐的看着凤曦,而凤曦甚至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继续道:

    “在太子和老四的夺位之争里,这次赈灾至关重要。你就想啊,是不是你林千的造化到了,肯定是的吧?而后呢?太子给的少,老四给的多,其目的不过是让本宫这个废物公主身败名裂加消失罢了。对你而言,这是件多么简单的事啊~”

    凤曦越说,林千身体抖得越厉害。

    在没有直面凤曦,不,在今日之前,他一直觉得这昭明公主就是个草包,她一个草包懂什么?

    甚至就在刚刚,他都还觉得自己今日的失败是巧合,是昭明走了大运……

    只要他进来后老实交代一部分,隐去对对方不利的大部分,再狠狠卖一卖惨,以他的实力肯定能将对方给糊弄过去。

    直到此刻……

    “一个宁可忤逆公主,也要为民说话的绝世好官,若是成了,封侯拜相指日可待了吧?”

    “公主,公主饶命公主,小人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林千还在发抖,可凤曦却已将目光投向了在场的其他人。

    根本不需要她询问,那些乌合之众便纷纷指认了之前被凤曦踹了好几脚的男人。

    据他们说他们也就是普通难民,只不过以前就游手好闲,如今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口吃的罢了。

    “嗯,可以,都是鬼话。”

    凤曦微笑,这些人要么蠢要么坏,跟她这种铁石心肠的人卖惨大可不必。

    而那男人都被这么多人指认了,自然乖乖交代了自己是知府刘全平的心腹,刘全平则是方首辅的学生。

    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就是太子党的两手准备。

    如果入城的是昭明公主,他们就使劲儿的抹黑诋毁,争取让难民集体暴动,公主最好也死在这次暴动里。

    但如果入城的是太子党,他们便走街串巷的说好话,为太子此次的赈灾造势,趁机收复北地的民心。

    毕竟北地的百姓太爱戴祁家人了,如今祁帅和两个儿子都没了,时间又过了两年,眼下不正是人心涣散,可以让太子取而代之的时候么?

    凤曦挑眉,难怪原著里祁霄后期花了那么多时间打点北地……

    原来问题竟出在这里。

    但这关她凤曦什么事呢?

    “行了,都关起来,等祁霄那个死骗子回来自己处理。”

    刚进门就听见这话的死骗子祁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