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长生从狗官开始 > 第201章 棋高一着?天命在身!
    “您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为了自己寻找出路,对么?”

    楼有知淡淡的笑着问道。

    话音刚落,殿内的气氛陡然一沉。

    “哦?”

    永泰帝轻咦一声,眯起双眼,“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身外化身,没有分身和本体的区别,两者共享实力、手段。”

    说着,楼有知看了一眼窦天渊,“陛下分身的肉身强度,顶多只有金身一转,但同时,他在击穿陛下心口的时候,感觉到了大概有法相一品层次的黄庭道种。”

    “这不合理。”

    “乾王曾告诉我,如果他完全不在乎寿元,早就可以突破到法相九品。”

    “而乾王之所以是乾王,陛下之所以是陛下,是因为陛下的资质比乾王更高。”

    楼有知缓缓说道:“所以,臣觉得不合理。”

    “法相金身双种道三境,纵然比单独的法相七品差,差的也不算太多。”

    永泰帝不置可否,“朕位居世界之巅,实力并不重要,就算懈怠一下也无可厚非,这能说明什么吗?”

    “当然,单看这一点,的确没有什么问题。”

    楼有知点了点头,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林狂呢?”

    “林狂?”

    永泰帝面色微动。

    “二十多年前,林狂被陛下设计擒拿。”

    楼有知回答道,“当时他并不认得陛下,但陛下的强大,让他仅仅是看一眼,就完全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林狂是紫府种道,神魂感知最为敏锐,而能让阳神九转的境界也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无论是法相一品还是金身一转都不够,除非……两者兼具。”

    “换句话说,早在二十多年前,陛下就已经是法相一品,兼金身一转了,而这二十年里,陛下在境界上并没有任何的提升。”

    “可偏偏,窦天渊曾进过后殿面见陛下。”

    说到这里,楼有知顿了顿,意味深长道:“那时的他已然金身九转,却跟林狂一样,从陛下的身上感觉到了无法力敌。”

    “所以呢?”

    永泰帝淡淡问道。

    “所以,陛下的弱小,应该是本身拥有的力量,而陛下的强大,应该是后殿的规则,或者说天玄界的规则所赋予。”

    楼有知笑了笑,“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陛下的生活范围一直在逐渐的缩小,最终自囚于后殿,因为一旦离开规则的范围,陛下就不再那么强大了。”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结合乾王的法相七品都能活到现在,甚至本可以活的更久……”

    楼有知的目中闪过一道精光,“陛下,您哪怕不以心魔吞噬那些皇族子弟,也应该还剩有不少寿元吧?”

    啪、啪、啪。

    永泰帝突然鼓起掌来,摇头失笑:“楼有知啊楼有知,你的头脑,实在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朕刮目相看。”

    “微臣惶恐。”

    楼有知微微颔首,不卑不亢。

    “可就算如此,又能说明什么呢?”

    永泰帝话锋一转,“朕放弃修炼,保留寿元,难道就不能是为了替天玄界寻找出路吗?”

    “陛下说过,天玄界可以看做是一个洞天。”

    楼有知似笑非笑,“这个洞天的规则,可以让您瞬间变的强大无比。”

    “而您此时又已经修补好了紫府。”

    “如果您在界外,也可以利用这个规则的话……”

    说到这里,楼有知突然顿了顿,颇为感慨道:“紫府种道的不灭神境,应该足够陛下在界外畅游无碍了吧?”

    不灭神?

    窦天渊愕然。

    刚刚修补好紫府,就能立即突破到不灭神?

    这……

    还真有可能!

    窦天渊看永泰帝的眼神,已经带上了震撼。

    刚刚,他的心神并没有完全放在永泰帝身上,更多的是在关注世界缺口,以及楼有知跟永泰帝的交谈。

    直到现在回过神,他才又一次从永泰帝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

    比上一次入后殿觐见之时,还要浓烈许多的危机!

    要知道,他虽然用了天魔解体,可损伤的只有血肉之躯,道种还是完好的。

    只要道种完好,哪怕实力大损,属于高手的感应还在。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永泰帝在修补好紫府后,身处于后殿,已经比曾经更为强大了。

    而这种强大的增幅,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刚修补好的紫府所能提供。

    唯一的解释,就是永泰帝此时,已经突破到了不灭神!

    只用了区区半天……

    “果然,哪怕朕已经精心准备了,在你这种真正的聪明人眼里,还是有不少破绽。”

    永泰帝叹了口气,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天玄界的规则,叫言出法随。”

    “跟长生天的规则一样,从一开始,就只能有一个人享受这个规则。”

    “说言出法随有点夸张,因为规则的生效,要建立在一定的真实依凭之上。”

    “这一点,跟幻真天的幻假为真还是有所区别的。”

    “比如,以朕的资质,理论上可以修成金身九转以及法相九品,那么在规则笼罩之内,朕瞬间就可以成就金身九转和法相九品。”

    “比如,以朕的悟性,修行几门旁术也是没问题的,所以在这里,朕会的东西很多……包括只手破天。”

    “再比如,此前朕的紫府有所残缺,这个规则便无法让朕紫府种道,甚至连阴神一变都不行。”

    “当然,离开规则笼罩之地,朕原本该是什么境界,就会是什么境界,朕原本拥有什么手段,就只剩下什么手段。”

    “除了界外。”

    “先帝曾冒死尝试过踏足界外。”

    “到了界外,有天命在身,便可以继续利用界内的规则……天命就是跟洞天枢纽一样的东西,只要登基,便会即刻认主。”

    “只可惜,先帝虽然活着回来了,却因不是紫府种道,没有从外获得什么信息。”

    “但朕就不一样了……”

    “朕的紫府已经修补完全,成就了不灭神九变!”

    永泰帝突然张开双手,面对着被瞬间打开的世界缺口,狂放无比道:“这个令我大庆数百代帝王辗转反侧,终生痛苦的界外,对朕来说,再没有了任何威胁!”

    话音未落,窦天渊的震撼,已经不可遏制的从眼神浮现到了面上。

    而楼有知却是一颗心跌入了谷底。

    为什么在花费了巨大代价后已经保住一命的他,非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丝毫不留余地的揭穿永泰帝?

    因为之前,永泰帝看向界外的那一抹眼神。

    渴望的眼神。

    那种渴望,带着一丝炽热,绝非是为天玄界寻找出路,所能有的炽热。

    所以楼有知认为,永泰帝是在给他自己寻找出路。

    那个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心生恐惧的界外,一定有什么东西。

    对永泰帝有着巨大吸引力的东西。

    于是,仗着对方留着自己还有用,楼有知铤而走险,当面戳破了永泰帝的谎言。

    可他万万没想到,永泰帝居然就如此直言相告,连一丁点怒意都没有。

    是豁达,还是……

    尽在掌握?

    楼有知冷静下来,开始思索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嗓音在殿外通禀。

    “陛下,宗人令求见。”

    话音刚落,楼有知和窦天渊先是一愣,接着就悚然而惊。

    宗人令?

    之前的宗人令是乾王,已然身死,尸骨被皇族收敛去了须弥天。

    而新任的,是姜星河!

    可是……

    姜星河???

    姜星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求见永泰帝?!

    他不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被皇室打造得如同铁通一般的宗人府之中,时刻戒备着永泰帝的手段吗?

    怎么可能自己送上门来???

    就这样,哪怕已经看淡了生死,楼有知二人仍旧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惊慌之中。

    “呵呵。”

    永泰帝淡淡一笑,一挥手,再次隐去了世界缺口,“让他进来吧。”

    “是。”

    尖锐的嗓音回应。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跟之前乾王同样袍服的中年,从后殿的另一个出入方向缓步而来。

    正是姜星河。

    “臣,宗人令姜星河,参见陛下。”

    姜星河双手合拢,行了一礼。

    “免了。”

    永泰帝平静开口,问道:“时峥呢?”

    “已被臣修改了记忆,明日便会上书请辞。”

    姜星河直起身子回答,也不去看永泰帝背后的二人。

    “怎么,不忍心下杀手?”

    永泰帝挑了挑眉。

    “时峥错在不知真相,罪不至死。”

    姜星河不卑不亢。

    “呵,也罢。”

    永泰帝晒然一笑,转过身来,表情有些戏谑,“楼有知,朕不否认你的才智,甚至直到现在都极为叹服。”

    “可你把朕想的有些太简单了。”

    “别忘了,废太子也是有资格参加皇族大祭的。”

    “他之所以没去,难道真是朕气量狭小到了这个地步?”

    “不,不是。”

    “朕不让他去,是为了应对有可能发生的变数。”

    “果不其然,窦天渊的出手成了变数,你随后的应对,也成了变数。”

    “可惜……”

    永泰帝的嘴角微微勾起,“终究还是朕棋高一着。”

    “呵呵……”

    窦天渊惨然一笑,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姜星河,“所以,从头到尾他都是在演戏,实际上,你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嫌隙?”

    “不不不。”

    永泰帝摇了摇头,道:“废太子有资格参与皇族大祭,同样也有资格参与祈天斋。”

    “早在祈天斋之时,他就已经来过后殿了,只不过没人知道罢了。”

    “换句话说,他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更早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另外,他也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更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大义。”

    大义?

    楼有知一阵荒谬。

    窦天渊忍不住看着姜星河问道:“他是在给自己找出路,而不是在给天玄界找出路,莫非你并不知道?”

    的确。

    站在整个世界的角度上去看,江之鸿拯救雍州并非大义,杜千川撞柱而亡也并非大义,乾王覆书大诰同样并非大义。

    可至少,这些人,这些事,都是在为他人而为。

    永泰帝呢?

    雍州尽殁也好,屠戮皇室也好,更多的仍旧是为了自己一人之利。

    难道这就能算做大义了?

    窦天渊死死的盯着姜星河,想从对方脸上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表情。

    可惜,并没有。

    姜星河平静如常,淡淡开口:“我知道。”

    “你知道?!”

    窦天渊面露厉色。

    “这个问题,朕来回答吧。”

    永泰帝一拂袍袖,幽然一叹,“曾几何时,朕跟星河一般无二,从小便立志一定要效仿列位先帝。”

    “哪怕登不上皇位,也要让这天下继续繁荣昌盛下去。”

    “也是侥幸,在皇嗣大考胜过乾王,入主东宫。”

    “本以为雄心壮志终于得以施展,却因并州旱灾,得知到了世界的真相……”

    永泰帝的语气有些唏嘘,“说是万念俱灰也一点都不夸张。”

    “好在,守成的愿景没了,却多了一个更大的担子。”

    “一个匡扶天地,拯救世界的担子。”

    “只可惜……”

    说着,永泰帝摇了摇头,“当朕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找到先帝,先帝却告诉朕,天玄界是救不了的。”

    “原因很简单。”

    “就是朕之前跟你们说的,界外的环境。”

    “法相九品撑不住分毫,金身九转撑不过一天,就算是阳神,也只能活月余。”

    “整个天玄界有几个法相,有几个金身?”

    “遑论更为稀少的阳神?”

    “万万子民,离不开天玄界。”

    “只能靠着天灾血祭之法,一次又一次的拖延,让尽可能更多的人活下去。”

    “活到老死,便是他们的幸运。”

    “活到天地倾覆,有众生陪伴,也算不得悲哀。”

    “不过现在……”

    说到这里,永泰帝顿了顿,神色一正:“你说的没错,朕的确有私心。”

    “因为界外,很可能存在着其他更完整,甚至更高等的世界。”

    “譬如自古就有的,人人可得长生的仙界。”

    “可你们不妨想想,朕的私心,跟众生大义冲突吗?”

    “天玄界延续的越久,朕便可以仗着天命在身,拥有足够的实力和更多的时间,去寻找新的世界。”

    “毫不夸张的说,朕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更希望天玄界长久存在下去。”

    “所以也不怕告诉你们,长生规则……”

    永泰帝的表情突然冷下来,“朕志在必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