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红尘道尊 > 第四十二章:我还活着
    陈长生,宋青云相互对立,陈长生紧锁着眉头问出了自己的问题:“灵诀,这种东西还分品级的吗?”

    “直接的来说,这东西统一叫做术法,而根据难易程度和威力大小,分为凡诀,法诀,灵诀,仙诀。”

    “哦。”将手中的书籍收回了储物袋中,陈长生眼神机敏的看向四周,最后视线汇聚在了宋青云的身上:“你留下来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东西吧。”

    “晚辈是怕回东胜的路途凶险,所以想请前辈护行。”看着悄然来到了跟前的陈长生,宋青云硬着头皮对视继续道:“我可以出钱。”

    此话一出,青年见陈长生后退了几步,心中知晓嫣然的推测并没有出错,心下胆子大了些:“前辈意下如何?”

    远处陈长生阴沉着脸,眼神晦暗,正在思考些什么。

    从猥琐大叔的话语中来说是逆道派的高层要活捉两人。

    可是从之前的种种事情来看逆道派就是一个疯子的宗门,杀人不眨眼。

    能让这样的宗门选择活捉,那么就只可能是活人的利益远大于死人的利益。

    既然这样在猥琐大叔死后,一定会有更多逆道派的修士前来,同时也会引来固道派的修士。

    正好这两大派别都间接或直接参与了白若清的死,与自己有着莫大的仇恨。

    “可以,事成之后我要黄金千两和五件宝物。”陈长生脸上的阴郁消散,看向宋青云说道:“你带路。”

    陈长生的条件对宋青云来说算不得什么,也是怕惹怒了陈长生,便没有还价,对着嫣然一挥手,领着陈长生向着北方的山脉处遁去。

    一路上,陈长生沉默不言,眼神不时观察着四周,倒真像是护法一般。

    “前辈,你姓什么?”宋青云和嫣然之间因为有陈长生的跟随气氛也有些冷淡,年轻的宋青云压不住心中的浮躁,寻找着话题。

    “我姓陈,全名陈长生,既然你付我钱财,你也算是我的雇主,不必叫我前辈,若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陈大哥。”陈长生不咸不淡的说着,看着放缓了步伐的宋青云,陈述着事实。

    听着陈长生的话语,宋青云只觉得周围都开始压抑了起来,正要想什么什么话题,心中梗一塞,到了嘴巴的话语猛然消失。

    “陈大哥!”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小路,宋青云放声喊道,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手中运起术法,警惕的看着四周。

    “来人了吗?”陈长生警觉的望着四周,体内的灵气开始流转。

    “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突兀的声音在后背响起,全身紧绷的陈长生猛的扭身一拳打去。

    地上的尘土飞溅,远处的树木开裂,扭过头的陈长生却没有看见一人。

    “陈大哥。”清脆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脚拖在地上发出的踢踏声不断传来。

    “怎么可能!”看着树林中走出来的人,惊诧在陈长生的眼中一闪而逝,旋即吼道:“出来,拿死人出来当挡箭牌算什么!”

    “你在和谁说话,你是不认识我了吗?”白若清看着满脸愤怒的陈长生,弱弱的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她。”瞧着白若清满脸温情递过来的手掌,陈长生脸上有瞬间的沉沦,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挡开了手掌。

    陈长生这时已是仙人,轻轻的一推,白若清便踉跄的倒在了地上,看着对着空气吼叫的陈长生,眼角不禁落下了几滴眼泪。

    “我没有被他们玷污,你当时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凄厉的哭声夹着在风声中,如同一柄柄重剑刺入了陈长生的心头。

    “是你死了……死……”即使知道是幻境,低下头的陈长生还是流露出了温情,耐心的解释着,头上的青筋却不自觉的暴起,一股不属于陈长生的记忆直往脑中钻去。

    “陈大哥救我!”白若清被猥琐男压倒在地上,眼神中满是希望的看着被两人夹在中间的陈长生。

    “山羊胡老道你在哪里?”捏着手中破碎的玉佩,任由碎片划伤了手掌,陈长生的眼神愤慨却无力的回应着白若清。

    “我很快就来。”无色的灵光从破碎的玉佩中钻入了陈长生的脑海,山羊胡老道的声音平静的安慰着陈长生。

    “啪!”粗大的手掌甩在了白若清的脸上,猥琐男用手指扣住了白若清下巴,恶狠狠的说道:“想要自杀。”

    说着,猥琐男的手指发力,直接将白若清的下巴拽成了脱臼。

    “看好了!”猥琐男用灵气控制住了白若清的四肢,一把撕去了白若清身上所有衣物,同时挑衅的看向陈长生。

    猥琐男挑衅的眼神刺激着陈长生的神经,低头看着眼中喊泪,因下巴脱臼只能发出呜咽声的白若清,陈长生顿时红了眼睛,就要发力挣脱身旁两人的钳制。

    “冷静点陈长生,活了这么久要在这送命吗?”

    “你的冷静,莫不关心呢!”

    “山羊胡马上就来了没必要白白丢了自己性命!”

    心底响起了无数的声音劝着自己苟活下去,陈长生犹豫了,手上的动作一轻,错过了最佳的挣脱机会。

    也就是因为这样,陈长生眼睁睁的看着猥琐男在自己面前侵犯了白若清。

    “呜呜呜!”白若清不断呜咽着,眼神中闪动着害怕和痴傻,眼泪从眼角不自觉的滑落,活脱脱变成了一个傻子。

    而猥琐男则一脸满意的从白若清的身上爬了起来,身上还冒气了阵阵白烟,高声喊道:“我突破了,这鼎炉好用,兄弟们该你们了。”

    “废物。”穿戴整齐的猥琐男挡住了陈长生的视线,用手拍打着陈长生的脸颊,一字一顿的骂道,发出了阵阵怪笑。

    “为什么,这个世道被欺负了叫做活该,软弱,施暴者还可以变强,嘲笑那些被欺负的人!”陈长生扬起了布满血丝的双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猥琐男,自嘲的说道:“你觉得荒诞吗?”

    “没办法,这就是世道,你还要亲眼看着却无能为力。”猥琐男根本没有听陈长生的说得话,继续自顾自的嘲讽道,就要接替一旁的大汉,压住陈长生的手臂。

    “世道,狗屁的世道,山羊胡你到底在哪!”充满怒气的吼声回荡在整片树林,陈长生自觉的自己的意识仿佛身处沼泽中不断的下沉,神智一点点迷糊。

    “轰!”意识被沼泽完全吞没,那身高两米多五大三粗的壮汉,直接被陈长生单手扬起,反绞住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