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带着别墅穿越后,她争霸星际 > 四十八、赐封使臣
    “姐姐,我去给他们点教训吧。”苏蕊眼眸冰冷望投影中的画面,不悦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朱青鸿吩咐高忱,“进行下一步。”

    “是。”高忱和映采领命退下。

    朱青鸿连线方又安,他们已在去友霜国的路上。

    关掉通话,她看向苏蕊。

    苏蕊点头,即刻去找赵家兄弟。严觅陪同,装得一往情深。

    “赵公子,我已告知舅舅。”苏蕊笑得纯真,“他很好说话,会答应的。”

    “多谢姑娘。”赵以阳得知消息,心情放松。苏蕊莞尔,挥手与严觅离开。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赵以阳皱眉。赵以岚轻拍他的肩:“来日方长。”

    “是啊,来日方长。”无论哪方面,赵以阳都不认为自己会输。

    他们本以为将被晾几天,没想到不久后太守驾临。

    兄弟俩疑惑,如此迅速。

    正厅。

    高忱召见赵家兄弟,屏退众人。

    他坐在主位瞥两人:“听闻你们想买粮食?”

    “是的,太守大人。”赵以阳抬头,自信而谈,“我国擅长训兽,感知象只是其一。与我国比邻而居的友霜国擅制作各种小道具。对野外生存有大作用,亦可交易。”

    “哦?”高忱露出感兴趣的神情。两国交战许久的事,倒是绝口不提。

    赵以阳拍手。

    一个仆人双手捧木案进来。

    赵以阳掀开上面覆盖的红布,一一介绍:“感知铃,妖魔靠近一定范围自行响动。防护珠,随身携带,紧要关头张开防护。”

    高忱起身,走过去仔细打量。从外面完全看不出特别,真有那般功效?

    “加速佩,佩戴后提升速度。还有很多,太守大人可找人一一查验。”赵以阳拱手,“为表达诚意,我们愿将一头感知象留下。待两国交易达成,再以相同价值的兽换回。”

    满意一笑,高忱命映采把案中的东西带下去检验。

    若果真有奇效,大可收下。

    比起直接买,他更想得知技术。晧城多匠人,有技术自能发扬光大。

    陵希郡吃过亏,明白再好的买卖不如自己制造。何况如今他们有条件和能力。

    接过木案,映采奉去给朱青鸿查探。小野扫描一番,发现物品中确实蕴含微小力量。

    【主人,物品上包含的力量并非祭司赐予。而是提炼妖魔身体得来。】

    “难怪力量微小。”朱青鸿将布盖回去,“能逆推出制作手法吗?”

    这些东西对有力量的人来说鸡肋,于百姓而言必要时能保性命。

    征战四方需要军队,除机甲军队外,普通人的军队必不可少。普通人佩戴上力量道具,性命多一道保障。

    【可以,需要时间。此物来源友霜国,情报越多,对我们越有利。】

    而且木案上的东西皆由低级妖魔身体的某部分制作,效果低微。

    他们可以猎杀力量更强的妖魔,制作出更好的道具。当然,需要繁琐的手法和更多时间。可,成果值得。

    “答应他们。”朱青鸿下令,“此次出行,挑两位杰出的匠人带上。”

    “是。”映采躬身退下。

    她将东西捧回正厅,禀报已察验完毕,他们所言属实。

    高忱大笑一拍桌子:“好。既然你们如此有诚意,本太守答应与你们交易。”

    双方签订临时契约。

    陵希郡赠粮食、种子,赵家兄弟回赠感知象和力量道具。

    以这份契约建立起信任关系,才好继续后面的交易。

    赵以阳见高忱心情好,适时提议派遣使臣与他们一同归国。

    高忱一口答应,晚上设宴招待客人。赵家兄弟松口气,第一步完成。

    晚宴上。

    高忱大声宣布赐封朱青鸿和严觅为使臣,出使迎灵国,促成两国交易。

    苏蕊不高兴,闹着也要去。

    高忱拿她没办法,允了。

    苏蕊这才展露笑颜。

    “你啊你,早去早回。”高忱一脸慈爱,“待归来,舅舅亲自为你们办喜事。”

    “舅舅。”苏蕊羞红了脸,与严觅含笑对望。严觅忍住浑身的鸡皮疙瘩,挤出笑容。

    赵以阳饮尽杯中酒,眼神晦暗不明。赵以岚微微举杯,庆贺朱青鸿达成所愿。

    朱青鸿回敬,浅酌一口。谁为猎人,谁为猎物,尘埃落定时自然揭晓。

    人手有限,赵家兄弟只能接手一车粮食,一车种子。

    他们交换马匹,用来拉车。

    明面上,使臣只十来个人。

    由朱青鸿、严觅带队。苏蕊跟去玩。戴启遇领命随行。

    实际白世奉、严缜一行十人远远跟在后面。他们皆身负携带机甲,可保自身无虞。

    使臣出城当天。

    老爷和夫人依依不舍在城门口相送。苏蕊宽慰,朱青鸿拜别,上演一出亲情戏码。队伍启程后,由朱青鸿和苏蕊坐感知象,其余人步行。

    属下赶车,走累了上车歇歇。

    一路上,严觅关怀备至,完全不给赵以阳靠近的机会。

    苏蕊骄里娇气靠在严觅肩头撒娇:“还有多久到啊?一点儿也不好玩,闷死了。”

    “很快,很快就到。”严觅身体僵硬。他嘴上说温柔深情的话,心里别提多紧张。

    乖乖,顶头上司靠在自己身上。

    还是一言不合断人子孙根的人物。不紧张才怪。

    朱青鸿看出严觅的窘迫,掩唇轻笑。赶路的日子,赵以岚有意无意接近,似乎想博取她的好感。

    朱青鸿置若罔闻,始终有礼疏离。队伍走走停停,原本七天的路程,走了半个月。

    另一边,朱青鸿等人尚在赶路之际。方又安已带人到达友霜国,一行七人分散。

    卫伯峻和卫婉结伴进城。

    九稀、袁万峥、何央、凌烽各自行动,在一家客栈碰头。

    友霜国随处可见奴隶商人的身影。他们趾高气扬招摇过市,身后打手牵着好些被锁链捆住手脚的人。

    他们是奴隶,瘦骨嶙峋,衣不蔽体,伤痕累累。他们活得麻木,绝望。

    友霜国进城盘查并不严。

    九稀等人或半路与奴隶商人扯上关系进城,或独自进城。

    方又安不急于进城,在暗处观察许久。他乃奴隶出身,看到那些被锁链拉扯的人想到自己。

    方又安等好几天,等来一个机会。一个奴隶商人的队伍,在前来友霜国的路上遭遇袭击。

    从地底钻出庞然大物,奴隶商人佩戴的那些小道具根本没用。方又安飞在半空,瞧见妖魔咆哮肆虐。

    奴隶商人、打手们哭爹喊娘,推奴隶去送死,好为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

    机甲褪去,方又安持枪一跃而下。他与妖魔战成一团,枪枪刺向要害。

    妖魔不敌欲逃,为时已晚。

    庞大的身躯豁然倒下,掀起浓浓灰尘。方又安转身就走。

    奴隶商人回过神,小跑着追上去:“壮士,壮士等一等。”

    停下脚步,方又安回头。

    年轻俊朗,实力超群。奴隶商人扬起笑脸:“敢问壮士姓名。”

    “我只是路过,无意救你们。”方又安态度高傲,“你更不配知道我的名姓。”

    “是是是。壮士说的是。”奴隶商人点头哈腰,“不瞒壮士,我们此去友霜国。只要壮士肯护送我们抵达,报酬好说。在下姓王,壮士喜欢什么尽管开口。我一定给你安排。”

    “金子。”方又安斩钉截铁道,“送你们到友霜国,我要一箱金子。”

    “没问题。”王商人笑得见牙不见眼,“壮士请。壮士一表人才,实力不凡……”

    方又安懒得听他拍马屁:“闭嘴!不想死就安静些。到地方,我们银货两讫。”

    “好好,我多嘴,我该打。”王商人笑呵呵自打嘴巴,“壮士请。”

    成功混入队伍,方又安一派高冷。夜晚降临,打手们在周边放下防护珠,支起帐篷。

    方又安一人占一个帐篷,其他人只能挤一挤。

    奴隶不配睡帐篷,蜷缩在地上。

    妖魔突袭,让王商人损失不少奴隶。但遇见力量强大的壮士,他精明打起算盘。

    帐篷里。

    方又安向朱青鸿禀报任务进程。友霜国确实出产力量道具,但技术粗糙。

    经过这段时间打听,原来曾有一队来自远方的人到友霜国。

    他们带着技术而来,久居于此。

    “九稀他们打探到的消息。这些道具的核心技术有瑕疵,无法做出蕴含更大力量的成品。”方又安双手抱抢,一五一十回禀,“传下技术的人来自更远更大的国家。乃祭司之国。”

    “祭司之国?”朱青鸿来了兴趣,“莫非此国皆由祭司组成?”

    “差不多。”方又安郑重点头,“此国九成人为祭司。剩下一成不是祭司,也能做出力量道具。那样一个国家,可想而知妖魔不敢侵扰。带技术到友霜国的人,应当是被流放的。”

    在祭司之国犯错,被逐出国家流放。辗转到达友霜国,就此住下。

    逻辑很通。

    “还有一个传闻。”方又安微微皱眉,“祭司之国最强大的祭司,力量堪比特殊类天灾级妖魔。如此强大的人,祭司之国有五个。国中发生过内乱,后来情况不得而知。”

    力量相近的人,要么互相制衡,要么互相厮杀。

    朱青鸿点头:“继续探听情报。”

    “是。”方又安沉思片刻问,“陛下。我国人手不足,那些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