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家神台店 > 第二卷背面的浮沉 第七十一章 出人意料的月考
    周玮珉意志有些消沉的坐在春风楼的雅间里。

    和尚走了,他只说,让周玮珉抓紧时间养伤,快速的成长起来,他要回去找师傅,然后再去找道爷的踪迹。

    没有了道爷在,就算依旧是在天字房里,周玮珉也觉得索然无味。

    所以,这几天,他什么都没做,除了在春风楼里养伤,之外,就是等着今天,也就是城隍月考截止日期的到来。

    晚上,谢绝了赵大家遣人扶送的好意,周玮珉穿着缝制好的官服,慢悠悠的走回了城隍庙。

    站在门口,今晚的城隍庙显得格外的灯火辉煌,往日里人影稀疏的大街,彻底失去了人迹。

    推门而入,这间房子桌案两侧,竟然多了几张凳子,只是凳子上头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多余。

    周玮珉心底并不疑惑,他霎那间就想到了被外婆除去的那一群她的下属,或许那些人原本应该坐在这间房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只剩他一个人的原因,当他随意找了个位置站稳后,整个城隍庙的氛围都开始肃穆起来,连四周点燃的烛光都被冻结住了。

    那道至高处的视线再一次的扫过了这里,不过也仅仅只是扫过,没有太多的停留。

    周玮珉不禁想到了,大学时期,在操场上,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在聚集列队,等着主席台上的校长训话。

    一种晦涩、繁冗、特别拗口的语言在周玮珉的脑海中响起,他一个音节都没听说过,但他惊讶的发现,这并不妨碍他能听懂。

    “阴暗给了我力量,”

    “而我用它来守护光明”

    “光明灼伤了我的双眼,”

    “那我则会唾弃祂的垂怜,”

    “站起来吧,阴暗的子民们,”

    “席卷祂,撕裂祂,超越祂,成为祂。”

    这段话,是周玮珉第二次听见,但这一次显得肃穆得多,尤其是当他也抑制不住冲动,张口跟着复述的时候,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狂热的情绪。

    甚至,他还能感受得到,不仅仅只是这里,只是岳州府,在炁界之中,有成千上万人在跟自己做着同样的事情。

    他们的声音汇聚在一起,不断的向上,再向上,一直到了那至高无上的耳边。

    似乎是很满意这种效果,那道目光里略微有了一丝的神采,不再是那么的淡漠。

    “唱诵我的名,遵循我的规条,成为我的力量”

    随着那位至高无上的回音,一点点的星辉从极高远处不断的飘下,那是无上的恩赐,朝着炁界中所有的城隍庙洒了下来。

    当星辉降临到头顶的时候,原本细小如星辉的光点,已是大到双眼都看不到边沿。

    属于岳州府的这一朵,直接将整个城隍庙包裹起来,然后无数根触手探了出来,朝着那些空悬的位置刺去。

    可是,那些原本应该有人占据的位置,现在空空荡荡,直接导致那一份力量无法输送。

    唯一刺上周玮珉胸口的那一根触须,结结实实的扎进了他的胸膛里。

    当冥冥之中的那道目光彻底消失不见之后,星辉之中的力量开始灌输。

    或许是外婆特意留下的后手,总之周玮珉一个人笑纳了原本该由一府之人共享的恩赐。

    膨胀!

    这不只是周玮珉肉体上的表现,更是直接作用在了灵魂上。

    一股灼热的感觉从眉心直接炸开,下一刻,就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充气娃娃,被超强功率的气泵在疯狂的灌入空气。

    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极速生长,头顶的屋顶离自己越来越近,当他抬起手护住脑袋的瞬间,整个人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屋顶。

    他远远的就看到了春风楼,那栋楼的一切还在不断的变小,变得更近。

    魂体越来越高大,下一刻,他整个岳州府就像一个沙盘似的呈现在他脚下,而头顶的月亮,似乎也变得唾手可及。

    环顾四周,他惊讶的发现,极远处有一些朦朦胧胧的魂体,都在好奇的打量着他,毕竟周玮珉比那些魂体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邻居?”周玮珉不由得发散着思维。

    这种异样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或许是一分钟,或许是五分钟,当他沉醉在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时候,下方猛地传来了一股吸力。

    他整个魂体就被重新吸入了肉身里。

    还没来得及打量这份灌输的力量给他带来什么改变,一股无上的威严再次降临了,把他死死的压住。

    不需要提醒,周玮珉老老实实的跪了下去。

    桌案上的红色功绩簿无风漂浮起来。

    “奉无上律令,行功绩月考,达者攫升,缺者视功绩、排名予以惩处”

    “岳州府城隍,已立五千年有余,能者倍出,庸者少有,当秉先辈遗志,奋发争上”

    “岳州府城隍胡蝶,本月功绩无,本月百柱香火俸禄,罚没,刑殿九日。”

    “岳州文判官姜赢,本月功绩无,本月五十柱香火俸禄,罚没,刑殿八日。”

    “岳州文判官赵奢,本月功绩无,本月五十柱香火俸禄,罚没,刑殿八日。”

    “岳州武判官宁凝,本月功绩无,本月五十柱香火俸禄,罚没,刑殿八日。”

    周玮珉跪地听着,只听到了一连串的功绩无和刑殿领罚,目前为止就有四十多位了,可想而知,外婆在位的时候,岳州府城隍庙是一股多大的力量。

    而外婆为了给自己扫清障碍,到底又杀了多少人?

    往下又念了十几号人的名字,才终于到了士卒这一位格。

    又是二十多号人的名字后,终于到了周玮珉。

    “岳州士卒周玮珉,本月功绩两件,赐本月十柱香火俸禄,高居士卒首列,予以攫升赐日游神一职。”

    “此番月考,达者自勉,缺者自检。”

    最后,仿若是惊堂木拍击桌面似的,发出了一阵脆响。

    周玮珉勉强抬头一看,原来是城隍大印重重的盖在了功绩名册簿上。

    等红色簿子与官印再次飘飞到桌案上,周玮珉不由自主的口呼‘无上玄黄承天鉴国升福灵佑王’。

    下一刻,异象再显。

    十柱线香自周玮珉的身前浮现出来,第一根无火自燃。

    线香的氤氲烟气顺着他的鼻孔直接涌了进去,独属于线香的芬芳让他不由得有些迷醉。

    他甚至还看到了一阵来自进香者的幻象。

    那是一个女人,她虔诚的跪在城隍庙的蒲团上,双手夹着线香,合十祷告。

    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但是周玮珉隐约听到了她的自称。

    “张静?”周玮珉记到了心里。

    一柱接一柱的线香不断的燃烧,等到所有的线香全部燃烧完毕,他的脑子里多出了十字名字,那些名字就像是一粒粒闪光的砂砾,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旋转。

    “城隍日游神:周玮珉,遵令巡查内外两界,除奸邪、荡乾坤。赐功绩笔一只,可月享城隍香火十五柱,月考功绩五件可评甲等,三件可评乙等,一件可评丁等,其后皆论渎职,自投刑殿六日。”

    脑海里声音再次响起,提醒着周玮珉他新的职务。

    “特赐日游神周玮珉入藏库一次,可取非禁之物十件,以资嘉奖。”

    周玮珉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这一条,算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里头不但有外婆留给他的东西,甚至也是黄道爷之前念念不忘的事情。

    “谢无上玄黄承天鉴国升福灵佑王赏,卑下定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这一次的道谢,周玮珉诚心实意。

    月考,似乎就这么结束了,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周玮珉慢悠悠的站起身的时候,整间屋子也已经恢复了常态,显得安静又空荡。

    等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左侧那条连接外部的通道,已经变了模样,不再是往日里看到的被烟雾笼罩的样子,而是有光线照了进来。

    毫不犹豫,周玮珉抬脚就朝着那条通道走了进去。

    门外的世界,就像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庭院,小湖、假山、庭院应有尽有,但是走廊的两侧全都被不可见的阻隔拦住了,就连手指头都伸不出去,唯一能前进的方向只有顺着走廊往前走。

    按捺下四处打量的心思,周玮珉疾步往前走。

    走廊分了好几条支路,但能走的永远只有一条,毫无迷路的风险。

    走到了尽头,一间木质的三层阁楼就四平八稳的立在了那里,上面挂着一块木匾额,上书《藏库》两个气势恢宏、龙飞凤舞的大字。

    毫不迟疑的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空间不大的房子,四面都是木质的栅格货架,正对着门是一个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

    略微扫视了一眼,看了看满满登登的货架,周玮珉也没有停下脚步,径直朝着二楼就上去了。

    二楼,跟一楼的格局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是那些栅格货架大了好几圈,里面放置的东西也大了许多,当然数量上来说也少了不少。

    他抬头,还有一截楼梯通往了三楼,想了想,周玮珉继续朝着三楼走了上去。

    三楼显得非常的空荡,四面墙壁上只有居中的一排货架,上面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东西,而一封书信居中摆着,格外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