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林晚录 > 末章 洞房花烛
    继续婚礼,婚礼写的不好,但是真心感动了自己。

    林音牵着公西晚晚穿过大厅,进了早已布置一新的婚房内。林音将公西晚晚引到领到床上坐下,又转身关上房门。

    外面宾客喧闹依旧,房中却清净非常,一时间两位新人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林音盯着还披着盖头的公西晚晚,傻笑不语。

    “你在干嘛呢?不帮我揭盖头吗?”公西晚晚先说话。

    林音听了,问道:“现在可以揭吗?”

    公西晚晚噗嗤一笑,说道:“好像可以吧,不是要喝交杯酒吗?”这些路数,都是那些妇人宾客教给她的,林音倒没她知道的那么清楚。

    林音道:“对,那我揭啦。”公西晚晚笑了笑,不再说话。

    林音也在床边坐下,平复心神,便轻轻揭开公西晚晚顶上红盖头。红烛摇曳,美人如玉,纵使看了无数次,却怎地也看不够。

    公西晚晚见林音呆呆的望着自己,也平添几分羞涩,施施然问道:“好看么?傻瓜!”

    “晚晚,你真美。”林音目不转睛的望着媳妇。公西晚晚大方的牵起林音的手,笑道:“那你看一辈子,不许烦。就算我七老八十,不好看了,你也要看。”

    “看你、看你,这辈子我只看你,好不好。”

    公西晚晚点点头,轻轻道:“好。”

    两人挨的极近,公西晚晚身上女儿香径往林音鼻子里钻,再看着身边娇艳无比的佳人,林音终于克制不住,将公西晚晚揽入怀中。

    公西晚晚笑盈盈的偎在林音怀中,也不说话;而林音软玉在怀,又喜又甜,也忘了说话。

    两人依偎好一会,才听公西晚晚道:“我们交杯酒还没喝呢!”

    林音想起交杯酒,却不舍得放开怀中娇妻,说道:“等一会再喝吧,不想松开。”

    “哎呀,喝完再……再抱嘛。”公西晚晚说道。

    “好好好,喝完我们就睡觉好不好?”林音问道。

    “噗,你想的美,只怕一会就有人来喊你了。”新人成亲,新郎新娘在房中喝过交杯酒,新郎需再出来招待宾客,林音此时便想先渡,自然是天方夜谭。

    “喊我做什么?”林音不懂。

    “喊你出去陪客人呀,傻瓜。”

    林音想了想,也觉有理,说道:“不去是不是不大好,那我一会去了,早点回来。”

    公西晚晚点点头道:“好好好,你不许喝醉了。”林音点头答应。以他此时内力,除非寻醉,不然再多的酒也只能撑坏他,却无法灌醉他。

    “松开嘛,我们快和交杯酒。”公西晚晚抚摸着林音的后背,也是依依不舍。

    林音又将公西晚晚抱的更紧了一些,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怀抱,说道:“宝贝你坐着,我去倒酒啦。”公西晚晚却道:“我也去,我们要在桌子前喝。”林音以为又是规矩,便没有反对。

    林音倒了两杯酒,公西晚晚端起酒杯说道:“我们先喝半杯,剩下的一杯交换一起饮尽,知道了么?”林音点头。

    两人各饮半杯,又交换酒杯,再两人握杯之手交叉过去,一同饮尽。

    “喝了交杯酒,你就是我媳妇啦,嘿嘿。”林音放下酒杯,轻轻抱起公西晚晚走向花床,然后将她轻轻放下,趴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公西晚晚,笑道:“真想快些天黑。”

    公西晚晚虽早认定林音便是自己夫婿,但还是头一次被他抱上床,因此免不了羞涩,俏脸更红,看的林音有些痴了。

    林音忽然轻轻的在公西晚晚唇上亲了一下,又移了开来。公西晚晚更加害羞了,一时竟要训斥林音,却又想到自己已为他妇,被亲吻已不算越轨之举了。她睁着大眼睛看着林音,心想:“林音呀,你不负我,我必生死相依。”想到这里,她主动揽住林音脖子,将他拉了下来。林音一喜,忙贴上公西晚晚香唇,亲吻起来。

    两人亲了好一会,屋内春色渐旖旎,正快入佳境时,却听门外有人喊道:“林兄,喜宴开始啦,快出来招待客人。”喊话的正是苏泉。

    林音虽知迟早有人来唤自己,但真的听有人来叫,还是十分不舍。他又亲了公西晚晚几下,才抬起头道:“我这就来了。”

    公西晚晚松开林音,对他说道:“你快去吧,耽误太久了不好。”林音道:“好,我去啦,晚晚你等我。”公西晚晚点点头,又嘱咐道:“不许喝太多,回来时记得漱口。”林音摸了下公西晚晚朱唇,嘿嘿笑道:“我知道啦,还要亲媳妇呢。”说完再亲了公西晚晚一口,然后开门出去。公西晚晚身上还留着林音的气味,她甜笑几下,便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林音出去后自然是与一众亲朋好友,豪杰前辈们客套一番,喝酒则是免不了之事。不过他心心念着公西晚晚,旁人大多也看的出来,因此没几个人纠缠他不放,酉时刚过,便已散席。待全部宾客离堂,林音急急忙忙漱口洗脸,回到新房之中。

    公西晚晚听房门被推开,问道:“林音你回来了吗,这么快呀。”

    进来的自然是林音,他关上门,说道:“是啊,客人都散啦。”公西晚晚说道:“嗯。”

    林音听公西晚晚只说一个字,忙问道:“宝贝,你不开心啦?”他不知公西晚晚见自己越走越近,已开始紧张了。

    公西晚晚道:“傻瓜,怎么会呢。”林音道:“嘿嘿,那我来啦……”语调颇为猥琐。

    “嘻嘻,来什么来,我让你来了吗?”公西晚晚话未说完,就见林音扑了过来,半趴在她身上;没待她反应过来,嘴巴就已被林音堵上。

    一夜芙蓉并蒂开,千花万叶纷纷来。

    花好终要逊三分,窈窕佳人景中春。

    新床轻摇人娇嗔,巫山露盈盈。

    阑珊旖旎惹人醉,还教仙人羡断魂。

    ps:最后一小黄诗是自己写的,还不错吧。洞房花烛夜,真的是棒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