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路人的我加载了女主修仙系统 > 33、等我金丹,你应该筑基上境了,我很欣慰
    “倒阳泉下,竟然藏有能驾驭天地之风的生灵?难怪前一阵子,突然出现了倒卷苍天的风云异象,门内老祖都被惊动,却也不明其因,哪成想竟是倒阳泉!”

    许剑生就是如单恒宇说的那样,与自家师门长辈来的那一类筑基境修士。

    而在知道了倒阳泉长脚跑了一事后,虽然许剑生不怎么信,但事关重大,他连忙带着萧清沛去见云霄宫的金丹境大修士。

    这位金丹境姓冯。

    正是当初找上刘昊行、林纯毅两人,让他们去传话,叫萧清沛去云泥城的修行院,担任剑道授课一职的那位金丹境大修士。

    这位是出了名的“滑不溜秋”,之前算是间接得罪了许家,但眼下看其能带着许剑生外出,显然是把那一件事给揭过去了。

    而对于萧清沛的那一个“长脚跑了”的说法,这位冯姓金丹境仔细问了几句当时的情况后,便没有怀疑萧清沛。

    “萧师侄运道可真好,被那生灵带上了九天罡风,反倒是因祸得福,修行大进。看萧师侄这个样子,应当是快要筑基下境三层了吧?”

    一听冯姓金丹境这么说,许剑生便是忍不住震惊道:“你的修为竟要到下境三层了?”

    这才过了多久啊!

    “许师兄不是快要突破筑基上境了吗?上境和下境,那可是一个天,一個地啊!”萧清沛眯着双眼如此说道。

    这才一两月没见,许剑生这厮身上的气势,明显较之当初第一次见时,变强了些许。

    许剑生之前便是筑基下境六层修为,达到了下境的极限,此时气势有所增强,但也还没有增强太多,这明显是这厮摸到了突破的契机,不过还没到突破的时候。

    而一听萧清沛这么说,许剑生心中难免有几分得意。

    因为正如萧清沛说得这样,一个境界中的上境和下境,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并且,有太多的修士,在下境时突飞猛进,但在下境突破到上境时,往往会被一下子给卡住,自此一卡就是好几年。

    有些筑基下境六层修为的修士,甚至直到寿元耗尽,都没有摸到突破的契机。

    但凡能修炼到筑基上境,亦或者摸到突破契机的修士,都可以说是天赋异禀,资质灵根上乘之列。

    “萧师弟过奖了!我也只是稍稍摸到突破契机而已。”许剑生虽然是说着谦虚的话,但语气中的自得和喜意,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那么想来等我修炼到金丹境,许师兄应该已经修炼到筑基上境六层了。”萧清沛接着说道。

    顿时,许剑生的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而瞧着这针锋相对的一幕,那冯姓金丹境确实没说什么,只是道:“倒阳泉一事,我需要立即通禀一声老祖!许师侄,你代我向孙老致歉一二。”

    说完这话,这冯姓金丹境就匆匆离去。

    毕竟倒阳泉跑了这件事,意味着他们云霄宫的十大迷藏之地,一下子变成了九大秘藏之地。

    这可是一件大事!

    而这位云霄宫的金丹境一走,萧清沛自然是与许剑生没什么话可说了,两人极有默契的转头就走,连多一句场面话的心思都没有。

    也因此,萧清沛很快就后悔了,他后悔忘记问一问许剑生,他们特意从云霄宫不远万里赶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后悔是没用的。

    所以萧清沛仔细思索了起来。

    首先是云霄宫的金丹境大修士冯师叔,在离去前特意让许剑生代为向一个叫做“孙老”的人致歉,其次是这座城里的凡人,在面对修仙者时,神情都很自然,即便是身边突然落下一位筑基境修士,也最多只是一惊,然后便是恭敬的行礼。

    “难道是这里有什么大人物,要举办什么宴会吗?”萧清沛不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因为修仙者寿命上的问题,导致很多筑基境修士,都与凡间权贵保持密切联络,好为自己谋取锦衣玉食、华服美人的享受。

    淡薄名利的清修,大多只见于练气境。

    到了筑基境后,很多修士都会随之性情大变。原本不好酒色的,会一下子痴迷起酒色。原本不喜欢穿华服,吃山珍海味的,也都在意起了吃穿上的讲究。

    大抵相当于练气境是艰苦创业阶段,而筑基境就是创业成功,得好好享受一下创业果实为自己带来的好处了。

    所以,如果真有一位凡人中的超级大人物,设宴请云霄宫的修士前来赴宴的话,还真能请来不少修仙者的。

    这时,萧清沛忽然觉察到有人在暗中打量自己,于是他直接看了过去。

    见是几个少年人。

    不过,虽然这几个人的年纪都不大,一副还没弱冠的样子,但是这几人的修为,却都是筑基境!

    而随着萧清沛的目光看过去,这几个少年立马明白,自己刚才的举动被萧清沛发现了,于是他们便大步来到了萧清沛跟前。

    “听人说,你和许剑生师兄弟相称?他喊你萧清沛,对吗?”一个少年看着萧清沛就是如此问道。

    “我就是许剑生,几位找我有何事?”但萧清沛却是完全不按套路来回答。

    “你是许剑生?”

    问话的少年,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不由看向了自己身后。

    因为他身后站着的那个少年,才是他们几个人中做主的那一个。

    不过,这也让站在其身后,是真正为首之人的那个少年,一下子脸色有些阴冷:“蠢货,你被骗了!他就是萧清沛!”

    “这位既然是来找我的,又何必躲在人后,莫非是有什么特殊嗜好不成?”萧清沛看着这少年说道,而说这话的时候,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对方。

    所以哪来的仇怨?

    萧清沛未免有些困惑。

    却是在这少年靠近时,萧清沛身上的剑丸法宝,便立即就有了反应。

    向萧清沛传递了此人对他的恶意!

    “我躲?伱哪只眼睛看到我躲了!我只是不想让人误会而已!毕竟,你只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剑修!”这少年一听这话,却是莫名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而萧清沛则是心中不由一惊,这小子是怎么知道他是个冒牌剑修这件事的?

    然后,萧清沛就明白是自己想多了。

    因为这少年说道:“你不配与我大哥相提并论!”

    但萧清沛还是很困惑,于是他认真且友好地请教道:“你哥……是哪头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