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直播算命:十八线糊咖会亿点玄学怎么了 > 第五十章 你愿意教我吗
    “回不去了,那个人已经下战帖了。”

    陆长泽听得一头雾水,他顺着言説的目光看过去,只看见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下战帖?什么时候下的,也是道法中人”

    言説点头,“刚刚下的。”

    “是本地的玄学大师吧,这种战帖不接就是了,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我怕你会吃亏。”陆长泽很是担忧。

    “我偏要斗一斗这地头蛇,看他有几分本事,你要是担心的话可以回国去,不然殃及到你,我没法跟你的单位解释。”言説看向陆长泽说道。

    陆长泽摇头,“你如果不走,我也不会走,我们是两个人一块儿来的,怎么可能会有一人回去的道理,你不放心吧,我有枪不会拖你的后腿。”

    言説笑眯眯地走过去搭住了陆长泽的肩膀,“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看样子陆警官不是这样的人,值得我托付!”

    陆长泽浑身一震,原本他还正经的神色被言説这么一句话打破了功。

    好一阵子交警才来,那两个男人忙着跟交警交涉,言説跟陆长泽便只好卸下行李前往酒店。

    好在酒店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陆长泽跟言説各一间房,不过有意思的是房间是挨着,而且阳台仅有一扇玻璃门,两边的开关一打开,就可以随意在两间房走动。

    言説看见这个设计的时候,不禁笑出了声,她看着玻璃门那边的陆长泽,笑道:“陆警官,这是你定的房间,原本以为你是纯情,没想到……是闷骚啊。”

    “不是的言小姐,我……我定之前我也不知道有这个设计,这……”

    陆长泽回头看去,想要给自己找补。

    结果就他们这两间房是可以互通的。

    他们跟另外两间都是墙焊死的。

    看着陆长泽着急的模样,言説一副她了解的神情,“安了安了,我懂的,这种叫情调嘛,没关系的陆警官,哪怕你闷骚我也喜欢。”

    陆长泽急得脸都红了,在他眼里,言説说他闷骚就是不好的意思。

    他生怕言説误会,都准备打电话给前台问清楚。

    好在言説阻拦了下来,她看着陆长泽似乎认真的样子,没再继续开玩笑,“我说笑呢陆警官,你别急,我不是别的意思,我知道这是一个意外!”

    听到这话,陆长泽才稍稍冷静了一些,他看着言説,一副委屈的模样。

    “真的不好意思言小姐,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酒店会这么设计,我……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对不起!”

    言説脑袋抵在玻璃门上,她定定地看着陆长泽,无奈撇了撇嘴。

    她就是想调戏一下陆长泽,没想到陆长泽还真这么纯情天真,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对感情一无所知。

    但是他却又活了几百年,换做别人活几百年,早就活成了老狐狸。

    “陆警官,介意把你那边的玻璃门打开吗,两层玻璃门隔着,说话不太能听清。”

    陆长泽连忙打开了玻璃门,言説站在他跟前,收敛了些许神色。

    言説无奈叹了口气,说道:“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不该言语调戏你,是我冒犯到你了。我也没想到陆警官你这么纯情,下次说话我一定注意。”

    说罢,言説又退回了自己的房间,“陆警官休息一下吧,晚上再出去好好逛一逛。”

    言説关掉了玻璃门,朝着陆长泽挥了挥手,随后走回了房间中央躺在床上。

    陆长泽还站在原地没动弹,他神色茫然,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哪里不太对,可又半晌说不出哪里不对。

    对于言説跟他说的那些话,他觉得冒犯吗?

    好像并不,他还很喜欢言説对他说的那些话。

    陆长泽落下眸子,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他真的没办法应对,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

    因为他的至阴体质,每一个接近他的女生都会接二连三地倒霉,甚至是死亡。

    所以他会刻意疏离,除了言説。

    他总觉得言説身上有他需要的东西,那个东西使他想要靠近言説。

    想了半天,陆长泽想得头疼,他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发了一下午的呆。

    晚上,言説穿了一件露脐装,马甲线一览无余。

    长发微卷披在身后,给本优秀的模样又添几分色彩。

    言説跟陆长泽一前一后走着,走去餐厅的时候,两人都没说话。

    就算到餐厅里,言説也只是客气地将菜单递给陆长泽。

    陆长泽明显感觉得到,言説在疏远他。

    吃过晚饭,两人走在沙滩上也是一前一后,偶尔言説会回来跟陆长泽闲聊几句,但并不热情。

    这让陆长泽的心里如同被一只爪子紧紧抓住不放一般,极为难受。

    言説一边走,一边将口袋里的朱砂往外抖。

    她看似漫不经心在散步看夜景,其实已经将整个阿曼岛的布局都给看了个透。

    撒下的朱砂为布阵。

    其实她想用红符的,可是一共才十几张红符,她可不想为了一个斗法就用掉。

    毕竟目前还没有人会值得她用红符。

    转了一圈海边,言説就要回酒店布局。

    直接扭头往酒店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记下了这周围的八卦布局。

    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斗法,肯定得布局细密谨慎。

    而这一切在陆长泽眼里,就是言説在跟他置气,头也不回闷头就往酒店走。

    看在陆长泽心里他几近难受得想要上去拉住言説好好解释一番,可是每次想要上前的时候,又泄了气。

    就这么一路无言回到酒店里。

    两边房间因为有连接的地方,所以不算太隔音。

    陆长泽听到言説那边噼里啪啦一阵动静,弄得他越发难受了。

    他再也忍不住敲了敲玻璃门,喊道:“言小姐我有话跟你说。”

    但是言説却迟迟没出现在玻璃门前。

    陆长泽又敲了敲,“言小姐?我今天下午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并不觉得你说的那些话是冒犯,我知道我的反应……一定很讨你嫌吧,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从来没有接触女生,就连认识的大概就是抚养周仓长大的老尼姑吧……

    言小姐你在生气,但是…我想…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我会尽我的全部努力去懂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