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被退婚后,我读书成圣了! > 第七十三章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而此刻的府衙内,张府尹身着官服,在他身后跟着的是青云府一众行政官员,他们一个个也都身着官服,面色肃然凝重。

    张府尹盯着空中的域外天魔看了片刻,这才一挥衣袖,淡然道:“出发!”

    话音落下,整个府衙内青光四射,一行官员腾空而起直奔廖府。

    青云城东十里,青云山。

    刘怀宽盘坐在山巅青石上,目光如炬盯着十里外被风雨笼罩的青云府城。

    “院正,可要立刻出发?”

    薛南亭一身白衣,脸上带着难得的冷凝神色,在他身后是五百名白衣飘飘的身影。

    这些都是青云书院的学生,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肃然。往日里最喜争论的学子们,此刻汇聚在一起,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刘怀宽缓缓道:“不急,再等等。”

    “是。”

    薛南亭退后了两步,回到了队列中。

    沈浪盘坐在院子茶几前,他的身体已经形如枯槁,握着笔的手不断颤抖。他书写的速度已经缓慢到了极点,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勉强落下一笔。

    在他内心地,此刻也是一阵绝望。

    怎么会这么难?!

    要放弃吗?

    不可能成功的……

    放弃吧……

    耳边不断响起那轻柔的呢喃声,温暖祥和,仿佛是母亲在他耳边低语。

    沈浪神色不变微变,他不知道这声音是什么,但隐约能察觉到其中的大恐怖。

    不能停,停下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他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

    但是,就算如此又能怎样?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握笔的手也越来越重。

    终于,就在写下“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中的极字后,他的眼前彻底一黑,握笔的手缓缓松开了……

    终于是失败了……

    沈浪心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忽然感到有一只温暖的手将他的手握住了,连带着也再次抓紧了那将要滑落的翠芒笔。

    他勉力抬起头,就见到了一张年轻到有些稚嫩的脸庞。

    “为什么不写了呢?”

    “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了。”

    沈浪意识有些模糊,他想起来了,这个少年人他见过。

    在那幅画卷中,他背着行囊站在高岗上,大声说着“我儒道当为天下先”。

    “我认识你。”沈浪喃喃道。

    少年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也认识你……读书人。”

    沈浪深吸一口气,刚想说什么。

    忽然间手上一沉,似乎又有一只手抓住了他。

    抬眼看去,就看到了一名中年文士,他神色冷峻气质凛冽,只是抬手握住沈浪的手,冷声说道:“继续。”

    恍然间,又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文士,他低头看了看宣纸上的文章,眼中满是赞许与笑意。

    “如此文章怎可止步于此?少年郎,我岐山方仲允助你一臂之力!”

    虚影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他们中有形若枯槁的八十老者,也有那少年一般年不及弱冠的读书郎。

    但相同的是,他们每一个眼中都充满着激励与希望。

    “读书人,我等来助你!”

    恍然间,仿佛无数双手握住了沈浪执笔的右手,带着他一字一句的写下去。

    沈浪双目刺痛,他分不清是鲜血还是眼泪,顺着脸庞奔涌而下。

    他笔下不断,甚至每一个字相比前一个字,都更加坚定!

    颜体本就是以结构方正气势庄严雄浑而著称,此刻写下,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韵味在其中。

    悠悠我心悲,

    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

    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

    古道照颜色!

    当最后一个“色”字落下,一道声势震天的金色雷霆轰然响起。

    那金芒仿佛是将整个天空劈开了一道口子。

    沈浪迷雾世界中的九个小世界轰然而出,直接具现在现世。

    它们如同卫星一样,悬浮在沈浪四周。

    宣纸上的文字仿佛脱离了宣纸,化作无数道金芒,闪烁不断注入到九个小世界里。

    沈浪能感觉到,那些小世界比以前,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仿佛是一种气韵……

    没错,正是气韵……浩然正气的韵味!

    遮蔽在府城上方的域外天魔,它的神色终于变了。

    原本冰冷的脸色变得怨毒森冷,它仰头发出一阵刺耳尖叫。它举起一只触手,朝着廖府就猛然拍下。

    巨大的触手落下,仿佛排山倒海!

    而就在接近廖府的那一瞬间,廖府中青光大盛,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在了上空。

    这正是廖家的天河大阵!

    “轰!”

    整个府城都在这撞击中颤抖悲鸣,无数楼房城墙坍塌。

    天魔的触手微微弹起,之后又一次猛然落下。

    “大胆!”

    一声厉喝在夜空中响起。

    张府尹带着府衙一众官员悬浮于空中,他们浑身青光缭绕,每一名至少都有着八品以上的实力。

    眼看域外天魔的触手落下,张府尹头顶出现了一座宏伟宫殿。

    在他身后的官员们,同时抬手指向宫殿,无数的浩然正气灌入其中。

    这一刻,宫殿泛起一阵刺目光华,化作一颗流星就朝那域外天魔的脸部撞去。

    域外天魔脸上露出一抹怒意,它没想到这些蝼蚁般的东西竟然真敢对它触手。

    哪怕这只是它的一缕分神降临,但也绝不是这些蝼蚁可以抗衡的!

    它拥揽着府城的触手中再次抽出了两条,一条朝着那宫殿拍去,而另一条则是直奔张府尹一行人。

    张府尹脸色微变,坐到他这个位置上,自然明白域外天魔的恐怖。

    这一击若是拍实了,别说是他了,连同他身后的人恐怕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抹森然白光照亮了天地。

    天地间多了一抹深红色,那是血色,也是武道的颜色。

    李怀仁带着无尽刀芒破空而来。

    “轰!”

    三条触手与三方力量几乎是同时接触。

    那拍向廖府的触手再次被弹开,但廖家的天河大阵也在这一击中轰然崩碎。

    张府尹也是口吐鲜血,那宫殿正是他的文宫显化,用文宫撞击域外天魔的触手,他收受到的伤害可想而知!

    而那一抹刀光也瞬间崩碎,李怀仁的身形如同一颗炮弹,被从空中重重砸落。

    青云府城方面虽然遭受重创,但那域外天魔也不好受。

    它哪怕在强大,也只是一缕神念。

    对方悍不畏死的撞击,让它也神魂颤动。

    它心头狂怒,若不是要留着五条触手镇压府城的护城大阵,它轻易就可将这些蝼蚁碾成粉末!

    “都要死!”

    域外天魔第一次发出了类似人类语言的声音。

    三条触手合二为一,朝着廖府的方向拍去。

    “住手!”

    张府尹又惊又怒,他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召出文宫轰向域外天魔。

    但是文宫刚一出现,他就心头一沉。

    他意识到,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行金色大字: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